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七二章 天太冷标题想不出来

第二七二章 天太冷标题想不出来

    一列车身上镶嵌着远月茶寮委托中国大师精心制作的掐丝珐琅校徽的列车于漫天飞雪中疾驰在轨道上。极致奢华的单人休息室内褪去臃肿大衣的薙切绘里奈一袭远月制服靠坐在舒适的天鹅绒面料沙发上细细品味着手里典藏版《恋爱节拍器》,身侧还整齐摆放着余下的几册,每一本的扉页上都有著名轻小说作家霞诗子的亲笔签名。

    桌面上敞开的笔记本电脑响起信息提示,意犹未尽的薙切绘里奈只得恋恋不舍的放下手中的书本,握住鼠标点开网页。函馆的门户网站上正在循环播放着告白大会的视频录像,不过冠军情侣的长相经过了马赛克处理。

    ‘告白朴实而直接,好像是友人间不经意的寒暄。却包含着一个男人能对他心爱的女人给出的最郑重的承诺,岂可修~~你们一定要幸福呀!’

    ‘这份狗粮塞得真叫人触不及防,当我反应过来是才发觉自己已经吃撑了。’

    仔细去阅读视频下方留言栏中网友们的吐槽,薙切绘里奈不禁笑出声来。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浏览,急忙关闭门户网站,说道“请进。”

    门被人轻柔的推开,“薙切~是我。有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呀。”榊凉子先探个脑袋进来观察一下后笑道。

    “榊……喔~凉子,没事!进来吧。”薙切绘里奈不露声色的端正自己的坐姿,显得更为优雅得体。

    “没有打扰到你真的太好了~。”得到首肯后榊凉子高兴的走进休息间,随手将门关上说道“休闲车厢的全套按摩仪器真的超赞呀!本来今天肩膀有点酸痛,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去看一下,没想到全套做下来全身心都舒服多了。”

    “是吗?”

    “薙切,这几天你也挺累的了,不如也去试一下吧。好好缓解一下疲劳,在这紧张的晋级考核过程中是难得的放松。”

    “好的,稍后我会去试一下的。”

    同学们突如其来的热情与关切让习惯高高在上,和人们仰慕、崇拜、敬畏的眼光的薙切绘里奈一时难以适应。见薙切绘里奈惜字如金的回答,急切想寻找话题打破僵局的榊凉子瞥见桌上电脑旁有一只用暧昧的粉红色包装纸精心包裹起来的物体,看上去像是精致的小礼品便指着到“这是什么?喔~~我懂了,一定又是哪位贵公子送给你的礼物吧,方便打开吗?也让我见识一下。”

    经榊凉子这么一说,薙切绘里奈才想起连同全套《恋爱节拍器》一起带回来的还有主委会精心为冠军准备的别致小礼品。适才太过于专注阅读轻小说,故而才忽略了这个东西。微笑道“一点小礼品而已,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说罢便伸手拿过来,取出小刀开始拆解包装。

    榊凉子也兴奋的凑过来“会是项链吗?不过看着盒子的大小很有可能是钻戒哟!”

    “凉子,你少女漫画看多了吧。”薙切绘里奈难道吐槽,撕开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包装纸,小盒状物体终于显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两位妙龄美少女看后都同时陷入沉默,俏脸蹭一下通红。薙切绘里奈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因为此刻她手里握着的是一盒被透明塑料薄膜紧紧封住印okamoto 0.01(冈本0.01)商标粉红色纸盒,落款香型还是自己最喜欢的水蜜桃。只能说缘~妙不可言。

    拜日本从幼儿园就开始的生理卫生课程的教育,两位少女一眼就认出这盒东西是干什么用的。挑起话题的榊凉子连忙捡起洒落在沙发上的小说,转移话题“薙切你也看《恋爱节拍器》呀,还是霞诗子老师亲笔签名的典藏版。”

    薙切绘里奈将手里的冈本0.01从新包好放下,答道“对,我很喜欢……”

    再次陷入尴尬,而尬聊的榊凉子再也忍受不了着压抑的气氛,留下一句“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后匆匆离开。

    薙切绘里奈泄气般的瘫坐在沙发上,目光再次投向那个粉红色的东西。虽然以前在生理卫生课本上看到过,老师也拿来实物做过详细的介绍和使用方法,但还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实物。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薙切绘里奈不断的对自己说“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拆开盒子取出一只,急匆匆的就跑进洗手间。

    关上洗手间门后薙切绘里奈剧烈的喘息着,心跳的次数从刚刚握住包装袋是的每分钟60多下瞬间飙升到120多下。忍住快要跳出体外的悸动,用激动的颤抖不已的双手捏住锯齿开口轻轻撕开,取出一只带有淡淡粉极致超薄的乳胶制品。一股暧昧的水蜜桃味弥漫在狭小的洗手间内。

    “也没有特殊的地方,就是特别的薄。”越玩越起劲的薙切绘里奈,忘记了最初的羞涩。将手里的乳胶制品完全展开,还套到水龙头上装满水后提起,尖端竟然像花洒一样漏水。仔细一看上面布满了用针扎出的细小孔洞,薙切绘里奈这才理解主持人把这盒东西交到自己手上的时候为何脸上带着那么诡异的笑容,尼玛~用这样经过加工的东西是会搞出人命的!!

    洗手间外再次传来敲门声,薙切绘里奈惊慌的放干净乳胶制品内的水,抽出几张卫生纸将其团团包裹,投入马桶中‘毁尸灭迹’。再对着梳妆镜整理自己的妆容,确定无异样后才快步离开洗手间,回到沙发上将拆开的粉红色盒子藏好后才靠口说道“请进!”

    “那个……我能进来吗?”田所惠也像先前的榊凉子一样,先探头进来询问。

    又来一个,今晚这些人到底怎么了?一个个的都轮流来找自己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薙切绘里奈暗自腹诽,不过脸上还是带着温婉的笑容“田所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从餐车的工作人员那里要来一些玄米煎茶,不嫌弃的话请喝一些。玄米茶不含咖啡因,不会让精神兴奋。最适合晚上睡前饮用,清新的米香和茶香,能让人精神放轻松。一杯热茶也能使身体暖起来,有助于睡眠。”田所惠将一杯玄米茶递过去说道“这杯是新户同学亲自试过毒的,可以放心喝。”

    “试毒?”薙切绘里奈接过茶杯好奇的反问道。

    “没错,新户同学就像家臣一样,亲身试毒呢。说是为了防止中了【中枢美食机关】的阴谋。”

    “简直是胡闹!万一里面真的放了什么东西该怎么办?”薙切绘里奈抿了一口清香的玄米茶,见田所惠手里还捧着一杯便问“田所,你不喝吗?”

    田所惠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手里另一杯玄米茶,答道“这是我帮江君要的,他好像从上火车开始就很不舒服,一直躺在休闲车厢过道的拐角沙发上。连工作人员送来的夜宵一口也没动。”说着脸上还带着关切的神情。

    “那个笨蛋是不是病了?下午掉进冰水打湿全身,晚上又穿着单薄的衣服在零下的十几度的低温里乱跑,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薙切绘里奈听到田所惠说江云枫不舒服,就忍不住抱怨。

    “或许吧,总之我见江君的表情好痛苦的样子。”

    “带我去看一下,有必要的话直接送医务室。”

    在田所惠的带领下薙切绘里奈很快就接近江云枫所在的车厢,刚踏上连接通道就听到江云枫那痛苦的呕吐声和哀嚎。二女一惊连忙加快脚步,一路小跑到洗手间门前,只见江云枫双膝跪在地板上,抱着马桶狂吐,许久后才扶着墙壁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薙切绘里奈与同样听到呕吐声从新户绯沙子的补习课堂上赶来的幸平创真一道将四肢瘫软的江云枫扶到躺椅上,回头对田所惠急道“赶紧去叫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