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六五章 奔赴战场

第二六五章 奔赴战场

    北海道,札幌。

    天气阴转小雪,气温-10度。

    远月茶寮承包了全日空最大的客机,空客A380载着全部一年级生从东京出发,降落在北海道札幌国际机场。“雪呀!!好厚的积雪呀!!”吉野悠姬与幸平创真刚离开航站楼就一个飞身扑到路边洁白的积雪上,砸出两个人形的巨坑。

    田所惠恬静的站在一旁,微笑的注视着在雪地里像脱缰野马一样撒欢的幸平创真。好不容易才崩塌的雪坑中爬起身的吉野悠姬跑过来,拉着在一旁观看的田所惠,二人合力推动一个巨大的雪球,看这架势是打算堆雪人。

    江云枫把大家的行李全部搬到指定的大巴车,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对还在路边玩雪的三人喊道“你们三个别玩了,赶紧回来。马上就要发车赶往下榻的酒店了!”

    一个雪球带着破空的呼啸声,结结实实的糊在他脸上。江云枫抹去脸上的冰渣,忍着心头的无名怒火再次喊道“不要闹了!!快回来~别让整车人都在等我们……”话还没说完,幸平创真就又把一个雪球糊到他脸上。

    这回任由脸上的冰渣滑落,江云枫脸色阴沉的可怕,气的用粤语破口大骂“幸平创真你个麻甩佬!仆街仔!!寿星公吊颈——嫌命长!!我顶你个肺呀~~~别跑!~~给大爷站住!!”撸起衣袖,朝还在那嘚瑟的幸平创真发足狂奔。

    “八嘎才会听你的话,站住不动呢~”虽然听不懂广东俚语,但看到江云枫那副怒气冲冲的面容,不用想都知道是骂人的句子。于是幸平创真放了个嘲讽后转身就跑。江云枫岂能入他所愿,一个急加速拉进两人的距离。纵身飞扑抱住在前面奔跑的幸平创真的腿,二人一同摔倒在雪地里。

    江云枫率先起身,手脚并用的幸平创真压制在自己身下的雪地里,腾出一只手,抓一把积雪一边高喊“仆街啦你!”一边把积雪塞进幸平创真的裤裆和内衣里。大量的积雪涌入,刺激的幸平创真惨叫连连,奋力挣扎推开骑在自己身上的江云枫,爬起来飞快的伸手掏出那些还没有完全融化的雪块。而被幸平创真情急之下爆发的巨大力量推得后退几步的江云枫,双腿被一旁的水池边挡住,中心不稳后仰掉落到水池中。

    围观的田所惠急忙上前帮着幸平创真清理被塞进衣物中的雪块。而吉野悠姬着跑到水池边探头查看,见江云枫翻了几个跟头,顺着冰面滑到靠近中央的位置,一时心急便想翻越护栏跳进水池。

    “悠姬,别下来!!”爬起身的江云枫看见手撑着的冰面上出现龟裂,很显然冰面的厚度不足以支撑起一个人的体重。急忙抬手阻止想跳下来帮忙的吉野悠姬“冰面厚度不够,你这样直接跳下来很有可能直接砸碎冰层,掉进冰冷刺骨的水里。”

    “啊?那现在怎么办?”岸上的吉野悠姬心急如焚,不远处的大巴车已经按响了催促几人上车的喇叭。“悠姬,你就站在那不要动,冰面离岸上有点高,一会你拉我一把。”江云枫整个人都爬下,增大自己身体与冰面的接触面积,缓缓爬到岸边,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握住吉野悠姬伸来的手,脚蹬着池边墙壁准备借力离开水池。

    大巴车屡次催促无果,同车薙切绘里奈黑着脸,下车跑过来质问“你们几个到底想干嘛?全车人都在等你们呀!!!”经过一周的补习,吉野悠姬深刻的感受到薙切绘里奈女教师的威严。此刻本能的撒开手站定朗声回答“报告绘里奈老师,江君他掉到水池里了!”

    “唉?……啊呀呀~~~~”吉野悠姬身后传来江云枫惊呼,随后就是重物掉落砸裂冰层落水的声音。

    薙切绘里奈听到落水声,吓得不轻。急忙跑到水池边探头朝下看,一个穿着羽绒服的少年背朝天飘在浮满碎冰水面上,不断冒着气泡……

    行驶在车队末尾的大巴上,同学们都对坐在车尾的两个男生指指点点,时不时还发出压抑不住的笑声。坐在前排的薙切绘里奈回头望了一眼后揉着眉心低声娇嗔一句“笨蛋,活该受罪。”

    “啊……啊……嚏!!”江云枫狠狠的吸了一下喷出的鼻涕,湿透的羽绒服和衣物都已经换下,此刻他身上穿着的是单薄的远月秋装。蹲在座位上包裹着毛毯瑟瑟发抖,冻得脸色铁青嘴唇发紫。身边幸平创真的情况相较起来就乐观多了,虽然内衣湿透了,但好歹保暖的羽绒服外套还是干爽的。所以还有心情拿着本次晋级考核的宣传资料给江云枫扇风。

    “今天的……遭遇,我记下了!创真……你……你等着!……总……又有一天,我会……双倍奉还!!”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尽然敢把雪块塞到我裤子里~岂可修!!按照阿枫你以前说的,这叫乘你病要你命!”幸平创真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创真君!江君掉进冰水里浑身湿透了,你就别在扇风添乱,江君会感冒的!”田所惠夺过幸平创真手里的宣传资料,温柔的斥责一番。随后从随身携带的保温壶里倒了一杯热乎乎的牛蒡姜茶递给江云枫,说道“江君,喝一点热饮去去寒气吧。”

    “谢谢,还是小惠最好了。”江云枫接过热茶,饮了一口再看看田所惠那温柔的笑脸。不止身体开始回暖,连心都暖了。

    幸平创真见田所惠对江云枫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没来由的觉得心里一阵不爽。撇嘴道“只不过是掉进冰水里就生病,那只能说他的身体素质太差!你看像我就从来不感冒。”

    “笨蛋当然不会感冒。”

    “你说什么!!”幸平创真又拿起宣传资料开始扇风。“岂可修~混蛋!我和你拼了!!”江云枫把喝干的杯子递还给田所惠,抖落披在身上的毛毯和幸平创真扭打在一起。车后部传来的嬉闹声让前排的薙切绘里奈额头布满跳动的青筋,忍无可忍爆发出她这一生到此为止最大声的怒吼“够了!!你们两个给我安静点!!尤其是你!!江云枫!!都快冻成冰坨了不好好蹲着恢复体温,居然还蹦蹦哒哒去和幸平打闹,是不是不想活了!!”……

    长长的大巴车队井然有序的停放在第一场考核进行的饭店停车场。早已等候多时的接待人员,手持扩音喇叭高喊“大家把自己的行李交给酒店的服务生,他们会按照事先的安排送达各位的房间。第一场考核分为几个会场,学院事先已经分好班组,大家按照名单找到相应的组员,按照工作人员的指引赶往相应的考核会场。今天的考核五人为一组,共同完成一道菜品,一旦菜品不被主考讲师认可,即刻被判定为不合格,那么相应的同组的五人都会被退学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