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六二章 目标:北海道

第二六二章 目标:北海道

    “什么嘛~还以为能一步到位直接向第一席发起挑战。结果到头来还是一场闹剧,亏我兴奋这么久,连对接的菜谱都想好了。”幸平创真双手把刀匣和书包背在背后,嘴里叼着根路边花坛中拔来的狗尾巴草,一路上边用脚踢开小石子边嘟囔。

    “其实我觉得司瑛士学长和创真你的食戟没有进行反而还好。”江云枫那手肘顶了一下身边的幸平创真,戏谑道“因为无论如何你都是会输的,按照约定创真要加入【中枢美食机关】成为司瑛士学长的左膀右臂,以后万一在食戟上你我站在对立面,到是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哟。”

    幸平创真不以为然“说的你好像很厉害一样,别忘了我也是在‘阳泉酒家’修炼过的。真要是正面硬刚起来,还真不虚你!”

    “可以呀,创真。连正面硬刚这个词都学会了,中文发音还挺标准的嘛。”

    “行了,别废话了。赶紧回去吧,不然一会就天黑了。”幸平创真把书包和刀匣发到小摩托脚踏板上,用手拍了拍座椅“你走不走?”

    “走走走~可走了。”江云枫咧嘴一下,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座在后排。幸平创真发动摩托,载着二人摇摇晃晃的背着夕阳远去……

    狩猎残党第二轮食戟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其他会场【中枢美食机关】还是延续着第一轮是迅猛的势头,纷纷大比分完封对手,捷报频传。但B会场机关所属的精英们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麻烦。

    “再来一碗!!”评委们纷纷递上自己早已吃得干干净净的空碗,田所惠虽然已是满头汗水,但任然开心的接过评委们的空碗,盛上自己所做的‘野菜杂煮’。而机关所属的熊井除了只能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可恶’之外,别无他法。

    会场另一侧,盖饭研究会主将水户郁魅也把评委们要的第二碗‘海鲜盖饭’端上餐桌。看台上,江云枫褪去制服上衣,撸起衬衫衣袖。露出精壮的手臂奋力挥舞着印有一个大大的繁体‘极’字的大旗,嘶吼着“加油~!!!小惠,肉魅。干掉那两个小瘪三!!”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脸不爽的幸平创真,此刻只是蹲在过道台阶上象征性的挥动手里的小彩旗。一旁加油打气的榊凉子注意到幸平创真的异样后问道“创真君这几天到底这么了?心情好像一直都不是很好。”

    “没什么~只是期盼已久的对决被人放了鸽子。单纯的发小孩子脾气而已。不用去管他,再过几天这股气噎下去就好了。”

    会场上方的荧幕显示出评委打分的接过,三比零。司仪兴奋的大叫起来“乡土料理研究会获胜,保留社团!!!盖饭研究会获胜,社团继续保留!!”

    满头大汗的田所惠和一脸惬意的水户郁魅相视一笑。“太棒了!!你们干得漂亮!!”社团成员率先从观众席跑下来,冲进会场。把二人抬起来,高高抛向天空,大家肆意的欢呼,放纵的呼喊,连眼角落下的泪水都没时间去擦拭,尽情的享受着劫后余生的幸福感。

    庆祝好一会两个社团的成员们才恋恋不舍的把拯救社团的英雄放下,被抛的有些头晕的田所惠在乡土料理研究会同学的搀扶下才能勉强站稳,一会缓过神来,微笑着推开同学搀扶的双手。步伐轻快的来到扛着极星寮大旗的江云枫身边,与之击掌庆贺后便从身边绕过,径直走到后来的幸平创真身边。带着一脸兴奋的红晕,不断的拍击着幸平创真的手掌。

    “没了?”原先以为还要有个拥抱什么的,江云枫都摆好姿势,只等着软妹子主动投怀送抱。没成想软妹子直接走了个弧线,弧度不大,但完美的绕过了他,去往其他男生身边。只留下摆好造型,好不尴尬的江云枫独自吹着冷飕飕的空调。

    摸摸鼻子,江云枫转而向水户郁魅竖起大拇指“漂亮,水户同学。你那一碗‘海鲜盖饭’的确是神来之笔呀。”

    水户郁魅有些腼腆的回答“那里,多亏了这几天江同学和幸平同学还有绘里奈大人的指点与帮助。”

    “哪里的话,大家毕竟是同学,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这时,幸平创真也走过来说道“肉魅,干得漂亮啊~”

    “当然了!”水户郁魅转过身去,神态扭捏的答道“毕竟……当初让我加入盖饭研究会的人……是你呀,所以……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盖饭研究会就这样……轻易地的被拆解废除……”

    与此同时,高处的贵宾包厢内,第一席司瑛士慵懒的瘫坐在沙发上,单手搭在窗台上支着自己的下巴,看着下面欢呼的人群,懒散的说“和我相信的一样,今年的一年级新生和往年比起来……的确有些不一样。不论是料理技术还是食材的搭配都有相当高的水准。”

    “喔?”坐在对面的总帅薙切蓟优雅的晃动手里装有红酒的高脚杯,伸到鼻尖轻轻感受红酒的芬芳,说道“那你认为谁是这群一年级新生中的灵魂人物?”

    司瑛士扯松领口的领带,搭上肩头。答道“我认为应该是幸平创真!他对料理充满热情,对权威无所畏惧,敢于挑战。”

    “你只说对一半。”薙切蓟饮了一口红酒,站起身来到窗前,俯视会场说“幸平创真的实力的确在这一届的新生中算得上顶尖的存在,但他年轻气盛,性格鲁莽冲动,做事往往不计后果。”

    “的确。”司瑛士整个人都蜷缩到沙发上“前几天,我帮讲师代课的时见识了幸平创真的料理水准,爱才心切,想通过食戟把他收入麾下,现在回想起来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坚持,不然我可能要一直帮他把闯出来的祸善后。总帅说我只说对一半,那另一半呢?”

    薙切蓟的目光定格在扛着大旗的江云枫身上,平静的说道“是一直隐藏在幸平创真身后的,充当幕后操盘手的江云枫。虽然不像幸平创真那样到处去找人比试,但其本身的料理水平大家都是有目共睹。这小子背后的势力大得惊人,从进入远月以来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直到睿山利用卑劣手段开始肢解学院内部的社团时,其背后的势力才展露出来。”

    司瑛士立刻正经起来“此事我到是略有耳闻,睿山为了废除极星寮使用不正当手段,拉拢评委,照理说那场食戟胜负应该是毫无悬念可言,可为何结果却是极星寮得以继续存在?”

    薙切蓟回到沙发就做,高脚杯也放回小桌。淡然笑道“睿山的设下的局布置精密,在远月校内想反抗是绝不可能。那小子也很清楚,所以他抓住了一个寻常学生根本不会注意的细节,就连睿山都没有意料到。说服日本的四大黑道组织出面干预。不过不必担心,我已经想好应对措施,就算他们不同意我的理念也无所谓,因为我已经准备好几个战场,全面击溃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