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五三章 鬼父登门 下

第二五三章 鬼父登门 下

    急促的门铃不停地响起,门口的访客看来心情很是着急。“来了,来了~”江云枫快步跑过玄关,拉开大门“这么晚了,请问是哪位?……”屋内的灯光透过开启的门缝照亮了薙切蓟半张阴郁的脸。

    “总帅深夜造访,有何贵干?”江云枫没有继续开门,而是微微移动身躯挡住其想要强行闯入的道路。

    “江云枫同学不必如此紧张,我只是碰巧来到附近。听说绘里奈也在这里,身为父亲知道自己可爱女儿的所在,难道不该第一时间噶过来查看情况吗?”薙切蓟并没有因为江云枫的提防和警惕而生气,反而很心平气和。

    “大小姐她很好,在极星寮生活的很开心。夜深了,恐怕已经休息了。所以,总帅还是请回吧。”江云枫不想继续就纠缠,打算直接关门送客。可没成想薙切蓟斜后方突然伸出一只手臂,按在门板上掌力一吐。震的极星寮厚实的木门脱离江云枫的掌控,撞击到墙上发出激烈的响动。

    同样被这股巨大的爆发力震得后退的江云枫目光一凝,右脚跟使力稳住摇晃的身体重心。眼前一黑,从敞开的大门外闪入一道身影挡住江云枫前进的道路。不好!鬼父是有备而来,想要强行把薙切绘里奈带回去。

    既然人家先动手,那自己就没有再客气的必要。江云枫直接发难,二人你来我往的在玄关里交手几回合,便被那人影一把将双手反扣摁在背后,抵到一旁的墙上。是个高手,几度挣扎都未能挣脱束缚的江云枫只得大喊提醒还在餐厅的众人,带着薙切绘里奈先行从后门离开。可那人影一根手指按住江云枫的脖子正门根部的凹陷处,疼痛和如潮水般的恶心感让江云枫即便是张开嘴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啊呀呀,伙计。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美丽又可爱,正值二八芳龄,豆蔻年华的女儿和父亲闹矛盾,离家出走这么些天。身为父亲,得到自己女儿的所在,不辞辛劳的连夜赶来。哪有将人家拒之门外的道理。”这个压制江云枫的人影正是在总帅办公室沙发上睡觉那名青年。

    “蓟先生,您先行一步,去看望您的女儿吧。这里交给我。”青年回头对门外的薙切蓟说道。

    “他已经伤的够惨了,别在让他伤上加伤。”薙切蓟走到青年人身后和声吩咐,撇了一眼江云枫憋得通红的脸,再搭上哈乌溜溜的熊猫眼,紫青的鼻子,脸颊上纤细的手掌印。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沿着玄关向极星寮的食堂走去。

    见薙切蓟消失在玄关转角,青年松开按在江云枫咽喉的手指,但依旧控制着其双手。不再受限的江云枫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抬头看清青年的脸庞后惊道“是你?!!!”

    “没错,是我。我说过我们会很快在见面的。从刚才的交手可以看得出来,老弟你不仅厨艺不错,身手也不错呀。”青年戳了戳江云枫脸色被新户绯沙子留下的巴掌印,戏虐道“从掌印的大小和手节粗细来看,是女生留下的。我说兄弟呀,你到底做了有多禽兽的事才会被女生用这么大的力道扇你耳光呀?”

    回想起下午钻薙切绘里奈裙底的事,江云枫觉得青年说的好有道理,自己无言以对。

    “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别过来!!别过来!!!”

    听到食堂方向传来惊恐的呼喊,江云枫管不了这么多。一跺脚施展绷劲,挣脱青年的控制,跟进铁山靠接里门顶肘、猛虎硬爬山。三式八极拳的杀招把青年逼退,便拔腿朝食堂跑去。

    “哎呀呀~~开门八极拳。这小子下手没轻没重的,顶得我肺都疼了,不过还真是刚猛呀。”青年退后几步站定身体,揉了揉被突然袭击顶到生疼的胸口,整理一下身上的西装也亦步亦趋的草食堂走去。

    江云枫冲进食堂,想象中抢人的桥段没有发生。倒反是一群人围着花容失色的薙切绘里奈在一角咋咋呜呜乱放狠话,只留下幸平创真与薙切蓟子啊食堂中央对峙。

    “新总帅日理万机,不辞辛劳,深夜来访有何贵干?”幸平创真大方又得体的询问薙切蓟的来意。

    “我有话要对绘里奈说。”

    “正如您所见。”幸平创真摊开双手,环顾一下左右“我们正在举办愉快的庆功宴会,您的到来已经影响到宴会愉快的气氛。所以您还是请回吧。”

    薙切蓟不屑的撇撇嘴,微微转头注视着墙角的人堆。冷冷的说“绘里奈,到我身边来。”

    冷如冰窟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让薙切绘里奈娇躯一颤,伸手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群,缓缓向父亲走去。

    “薙切同学别去!”

    “小绘里奈,你不能过去呀!!”

    薙切绘里奈对呼喊自己的吉野悠姬与榊凉子惨笑摇摇头,还是乖乖的走到自己父亲身前。

    薙切蓟看到像鹌鹑一样唯唯诺诺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儿,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让本来阴郁的面容显得格外狰狞,抬起右手。薙切绘里奈吓得赶紧闭上双眼,双手握拳护于胸前,娇躯颤抖的更加厉害。

    门口的江云枫见到这一幕也也无可奈何,只能别过头去,不忍再看。毕竟人家是父女,父亲管教离家出走的女儿无可厚非。

    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薙切绘里奈会被父亲责罚,意料中的耳光声没有响起。倒反是薙切蓟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的秀发,温柔的声音中充满了慈爱“太好了,看到你这么有精神,爸爸也就放心了。没有给宿舍里其他的同学添麻烦吧?毕竟绘里奈你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又不懂人情世故。你看看你,都瘦了~一定没好好吃饭吧,这里不同在家,不可以挑食知道吗?爸爸会慢慢变老,不可能永远陪在你身边,绘里奈你要学会独立生活。”

    薙切绘里奈抬起头,愣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眼前这位一脸温情的父亲和记忆里那位冰冷无情的父亲有着天壤之别。但还是呆呆的点头答应。

    “好了,快回到同学们身边去吧,好好开心的庆祝,但是别玩得太晚了。”

    薙切蓟突然朝着墙角的众人微微躬了躬身子,说道“绘里奈先前给大家带来的麻烦,我这身为父亲的先在这里向大家赔个不是。她从小在衣来张口饭来伸手的环境下长大,周围的人都宠着,惯着。我这个父亲也因为一些特殊原因疏于管教,才养成绘里奈这目空一切的性格。希望大家看在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的面子上,原谅她。”

    面对身为总帅的薙切蓟放低身段,低声下气的为绘里奈之前的过失鞠躬道歉,请求原谅。众人是还没适应薙切蓟从总帅道父亲身份的转换。

    “其实也没什么了,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那就好,谢谢大家了。我最近还有很多工作要去完成,没有时间照顾绘里奈。在此,我希望诸位同学能代为照顾我女儿。”

    “您……不是来带绘里奈同学离开的吗?”田所惠担忧的发问。

    薙切蓟笑了笑答道“我一开始就说了,我这次只是专门一父亲的身份来看看绘里奈。至于绘里奈选择住在极星寮,那就让她继续住下去吧,总比一个人待在冷冷清清的主宅要好得多。”

    “我……我说你呀,小时候对绘里奈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先前还要废除极星寮。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还能厚着脸皮出现在我们面前!!”反应过来的青木大吾出声痛斥。

    薙切蓟则对青木大吾的咆哮置若罔闻。

    “老太婆我还在想怎么回事,小的们如此喧哗。原来有稀客登门呀。”大御堂文绪握着饭勺从厨房里走出来,当面就下逐客令“既然食戟我们赢了,废除极星寮的决定作废,那我就还是这里的管理员,这里不是你能踏入的地方。你突然出现在远月我还纳闷到底怎么回事,没想到你居然如此肆意妄为。还真是把我这老太婆吓一跳呢,中村!”

    “哎……中村?”大家对从文绪太太嘴里冒出来的新名字好奇不已。

    “哎呀,还这是讨厌呢,文绪太太。我现在姓薙切了。”薙切蓟无奈的摊着双手“而且,我今天来看望自己的女儿,顺道也故地重游一下。您对在这里生活的学生这么冷酷无情好吗?”

    “哎!!!极星寮的宿舍前辈?!!”薙切蓟爆出的猛料瞬间就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你们是在食戟中赢了睿山,守住了极星寮。”薙切蓟双手插兜,打量着挂在墙上写着‘极星寮永生不灭’的横幅。冷笑道“你们可以肆意的庆祝,大摆筵席,但是且没有赢得最后的胜利。现在的远月就像一盘相持的国际象棋,你们是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我精心挑选的‘士兵’会在其他的方向上把远月其他反对我改革的势力全部剪除。最后,你们会被逼到角落,将军!!”

    伸手捏起桌面上那盘还冒着热气的道口烧鸡吃下,薙切蓟一脸享受的说“不愧是67年的卤水,天下第一果然名不虚传,睿山输得不冤。办公室里还有堆积如山的文件等着我去审批,那就先告辞了。再见了,绘里奈,要照顾好自己哟。对了,江云枫同学,能跟我出去聊聊吗?以一个父亲是身份。”

    “好吧,请。”在大家担心的目光中,江云枫跟着薙切蓟离开极星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