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五二章 鬼父上门 中

第二五二章 鬼父上门 中

    幸平创真背着自己的刀匣出现在极星寮大门口,对出门迎接的好友们大喊“我回来啦~!”。众人皆围上来,七嘴八舌的指责说教。全是责怪幸平创真做事不经大脑,鲁莽冲动。实则却都是关心之言。

    不再担心极星寮被拆除的吉野悠姬终于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扑上前抱住幸平创真的脖子,使劲摇晃“笨蛋!!居然自己一个人擅自去找睿山学长发动食戟。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极星寮不用被拆除,大家又可以在一起了,呜呜呜~~”说完,再也压抑不住盈眶的热泪,扑倒到幸平创真的怀里肆意的宣泄。

    “呀~~悠姬!别把鼻涕也抹在我衣服上呀!!”

    “实在太乱来了,知道大家有多担心你吗?”见到幸平创真平安归来,田所惠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眼角湿润的温柔说道“创真君,欢迎回来!”

    屋檐下,薙切绘里奈与下午从自家赶回来的新户绯沙子站在台阶上看着眼前温馨的一幕,不自觉也露出笑容。不过很快薙切绘里奈就发现少了什么。出声询问“幸平君,那家伙人呢?”

    因为幸平创真归来而激动不已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本次食戟的最大功臣还没出现,也纷纷担心的询问。幸平创真笑了笑“不用担心,阿枫好得很,而且和我一起回来的。”

    “人呢?怎么没看到人?”

    幸平创真转身向着门口一指,众人也朝着所指的方向伸长脖子,翘首眺望。只见一个年轻人撅着屁股在大门外的主干道上,俯下身子仔细的找寻什么。薙切绘里奈莲步轻移,走下台阶。大家自觉分开,然后紧随其后。

    “就应该在这附近呀,我不可能记错的。怎么就找不着了呢?哎哟~~”几经搜寻都毫无结果的江云枫正着急的刷耳挠腮。突然被人从后面狠狠的踹了一脚屁股,巨大的前推力让江云枫不由自主的向前扑倒,并且滑行一段距离后才停下来。

    “谁呀!!是不是皮痒了?欠揍是吗?”爬起身,江云枫顾不得拍去身上的灰尘,急忙转过身声色俱厉的威胁。可看清出脚之人后,嚣张的气焰顿时弱了三分。

    “是我踢得,怎么~你还想对我动粗不成?”薙切绘里奈抱住玉臂矗立,如严冬里丝毫不惧漫天风霜的傲雪寒梅。

    “岂敢岂敢~大小姐言重了,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呀。”在薙切绘里奈‘女王的蔑视’下,江云枫姿态变得越来越低。

    突然,在薙切绘里奈莲足所穿的拖鞋下,露出半拉蓝色的类似记忆卡的物体。再仔细一看,露出的半边上面正好印着128G的字样,这不就是自己苦苦找寻的,记录有运动美少女精彩瞬间的,单反相机记忆卡。

    蹲下身子,伸手捏住记忆卡边缘,拉了拉,没动~再用力,依旧没动。“那个~大小姐,能不能劳烦您高抬贵足,让小的把这张记忆卡取出来。”江云枫谄媚抬起头,却见一个珠圆玉润的膝盖逐渐在眼前放大,沿着紧致圆润的大腿向上望去,还隐隐约约在扬起的睡裙下有一抹温暖的粉红色。

    多么美丽的膝盖呀,圆润紧致的大腿与修长笔直的小腿弯曲的结合部,线条优美而流畅。虽说是经常活动摩擦的部位,但被其主人保养的非常好。肌若凝脂,肤似冰晶。白皙无暇胜过羊脂白玉,可就算再怎么纤细娇嫩的膝盖也能敲断鼻梁。

    “呀!!~~~”

    “喔吼!!!”

    两声喊叫同时响起,第一声的是薙切绘里奈惊声尖叫,此时她正双手捂住短短的睡裙下摆,疾步后撤。第二声是江云枫被膝盖狠狠撞击鼻梁后发出的惨叫。

    那一膝盖正正撞在鼻子上,撞得是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江云枫的鼻腔里好似打翻了个调味料仓库,咸的、酸的、辣的一下全搅和到一起。还没缓过神来,就又被新户绯沙子一拳砸在眼眶眉梢处,打得眼棱愈裂,乌珠突出,眼睛好像被塞进万花筒,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末了新户绯沙子还上补了一耳光,这下可好。脑袋里就像推倒个放满餐具的橱柜,盘子、叉子、筷子、勺子一齐摔下碎裂一地。

    江云枫伏倒在地,四肢抽搐,出气多进气少——

    “干杯!!!”夜已深,但极星寮食堂内却灯火通明,桌上摆满了各自擅长的菜肴。众人皆举杯痛饮,庆贺食戟胜利。“江君!烧鸡好了没有?大家都在等着品尝天下第一呢!”吉野悠姬拍着桌子催促。

    “马上就来!”守在汤锅前的江云枫回头答应。原先阳刚帅气的脸庞此刻鼻子紫红肿大,鼻梁乌黑,鼻孔里还塞着泛红的纱布。顶着一个乌青的熊猫眼,脸颊上还有一个纤细但通红的手掌印久久不曾消散,十分喜感。

    “噗~~~哈哈哈~~江君的造型太好笑了!!”吉野悠姬与榊凉子笑作一团。田所惠则别过头去,浑身颤抖一看就知道忍得很辛苦。男生们可就没这么多掩饰。

    “不行了~哈哈哈~~不行了!哈哈,阿枫的造型~哈哈,我都要笑出腹肌了~~”幸平创真此刻已经笑趴到地上,一边捂着自己笑到酸疼的肚子,一边拍打着地板。

    江云枫冷着脸,把卤好的烧鸡从汤锅里取出,趁热用手拆去鸡骨头,撕成鸡丝,拌上事先就准备好的红油。将一盘摆到桌上。朝着还在地上打滚的幸平创真冷哼“笑吧~总有一天笑死你个混蛋!”末了还不忘轻轻补上一脚。端着另一盘走到薙切绘里奈身边放下,不好意是的说道“那个,今天下午的事,是我考虑不周。才会冒犯了大小姐。不过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还说!”薙切绘里奈俏脸登时通红,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一眼。

    原来身为保卫极星寮最重要功臣的江云枫下午之所以会被如此惨无人道的对待,全因为他太过专注的去寻找那张丢失的记忆卡,看见被薙切绘里奈踩在脚下后全然不顾就往上扑过去,扯不动抬头向让薙切绘里奈抬脚时才发现自己的脸已经快要贴到人家的大腿上,脑袋也钻进了人家的睡裙里面。

    “喔嚯!好吃呀!!不愧是陈年老汤卤出来的烧鸡,不过也得益于我精心培育的极星鸡!才能有如此美味呀!!”吃着道口烧鸡的吉野悠姬大言不惭。

    “是是是,多亏了悠姬培育出来优良极星鸡,我才能把如此完美的道口烧鸡呈现给大家。”江云枫毫不介意,反而帮衬着吉野悠姬。毕竟在这次废宿风波里,属她受到的打击最大。

    就在此时,门铃响了。见大家都忙着吃鸡,江云枫撩起围裙擦擦手,说道“应该是其他社团的人来求我们传授击败十杰的经验,你们吃,我去开门。”

    舍妹比在下小8岁,今年刚好21。2015年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选修临床医学。16年通过留学测试,17年开始日本庆应义塾大学医学部留学。小妹可是全家的宝贝疙瘩,爷爷奶奶罩着,父皇母后宠着。为了减轻父母的压力,去年开始,妹妹留学的一切费用全部由我这个不成器的哥哥全部承担。小妹孤身一人远赴东瀛求学,母后不放心,时常拆迁在下东渡去查看情况。单单17年一年,在下就4度前往日本,借着便利当然也入手不少圣物。全程都有小妹陪同,和谐物看都不敢都看一眼,更别说去红灯区潇洒一番。要是被小妹参一本,少不了要被父皇母后说教一番。什么都30岁的人了,自己的老大难问题不去考虑,尽想些不着调的事,然后又是谁谁谁家的今年结婚了,谁又升级当奶奶了。烦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