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五零 天下第一鸡

第二五零 天下第一鸡

    时间到!睿山枝津也原本冷冽的脸庞泛起一丝狂傲的笑容,把在盆中静置的土鸡取出。手起刀落,寒芒闪烁中斩成小块,与此同时,电饭煲也发出煮饭完成的提示音。按下开启键,电饭煲锅盖自行抬起。浓密的水蒸气散尽后,吸饱鸡汤精华微微泛黄,油光发亮的米饭展现在众人面前。

    小碗盛装定型,反扣与于盘上。一旁整齐的码放着细嫩透着淡淡粉红的鸡肉,淋上事先准备好的酱料。搭配一碗炖鸡原汤与蔬菜,睿山枝津也将自己的料理率先摆到评委们面前。骄傲的说“虽然计划被人破坏,但还是要谢谢你们被窝演完这场闹剧。来!真是谢礼,快吃吧!”语气透露着极度的骄傲和自负,同时也对自己的料理拥有绝对的自信。

    “喔~~海南鸡饭!!”年长的评委情不自禁的赞美“这是一道起源于中国海南省,但是流行在东南亚已经中南半岛的美味佳肴。被新加坡已经个别东南亚国家奉为‘国菜’。虽说起源在中国,但现今一般美食家都认为新加坡的海南鸡饭为正宗。”

    “各地做法大致一样,唯独所选用的鸡不同,海南本地多用产至文昌的文昌鸡。但如今除了在原产地,其他地方想要得到纯种的文昌鸡基本都是一鸡难求。故而,新加坡和东南亚被迫做出改良,选用肉质同样鲜嫩的三黄鸡做为代替。不知睿山九席用萨摩土鸡做出来的味道如何?”

    “不必多言了!我们开始吧!!”

    不再理会化身饿狗的评委,睿山枝津也回到料理区,端起最后一盘。走到盯着火苗,百无聊赖到打着哈欠的江云枫面前,递过去说道“这是你的份,吃吧!感受一下那令人绝望的差距!”

    “正好,没吃早餐又经过剧烈运动。我早就饿的快受不了了!”江云枫也不客气,接过餐盘直接舀起一块鸡肉带着米饭就往嘴里塞。既细嫩又鲜美的鸡肉和Q弹的鸡皮。煮制的时间恰到好处,在保证鸡肉细嫩的同时仿佛每一丝肉中都饱含挤不尽的汁水,一直萦绕于舌尖。米饭所用的米是产自泰国的特级香米,米粒修长而饱满。先用鸡油煸炒激发出米香,再用饱含萨摩土鸡上品鲜美的原汤作为水源将米饭煮熟。米香、肉香、葱香、蒜香不断的冲刷着江云枫的味蕾,用一句很污的话来形容他现在的感受也不为过。

    江云枫,湿了!!

    “好吃~~太好吃了~~呜呜呜~~”江云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断往自己嘴里塞着鸡肉和米饭,还口齿不清的嘟囔“为什么要不计成本的来制作这样一道美味。睿山枝津也学长为什么要做的这么好吃,要我以后如何面对其他的海南鸡饭?都是你的错!!”

    评委席旁的小林龙胆暗暗担心,睿山枝津也不计成本完成的料理有何等的威力。她最为清楚。小林龙胆清晰的记得,睿山枝津也进入远月初中部第一年就通过为餐饮公司做商业咨询错赚取的利润,轻易就超越了该学年全体学生入学的学费总额。初次展示其高明的商业手腕后,便彻底灵活运用远月的日本乃至亚洲的影响力与关系网。,全部获得了超乎想象的完美接亲手处理了不下500起的经营案例,不同领域,不同条件。全部获得了超乎想象的完美结果。

    若不是精通各种料理种类和味觉上的超人感知力与卓越天分,是绝对不可能取的如此成就。成为十杰也是得到全员的一致认可。“炼金术士……这个绰号现在听起来和你还真是相称呀,把自己的料理天赋转换为金钱给学院带来庞大利益的睿山枝津也。”小林龙胆暗道“加油呀,学弟。认真起来的睿山枝津也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同样,极星寮客厅内。吉野悠姬指着电视屏幕渣渣呜呜“小绘里奈,江君除了给萨摩土鸡耍了一层蜂蜜水,晾干油炸一下就塞进那一锅黑乎乎的老汤里。连一点盐都没放,更别说料酒和其他调味料了。这也太随便了吧?为什么这样幸平君还同意换他上场呀!!!极星寮怕是在劫难逃了……”说完扑到好姬友,田所惠的怀里哭了起来。

    吉野悠姬的哭泣也引起了其他人的忧虑,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集中到正中间的薙切绘里奈身上。放下咖啡杯,薙切绘里奈抬起头温柔的说道“大家不用慌,幸平把那锅汤安全送到。远月食品监察部的人检验过,认定可以使用后结局就已经注定。至于幸平为什么同意换人上阵……大家还是安心看看吧,时间差不多了,这场食戟的结果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说完给大家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薙切绘里奈和幸平创真都在北京见证过那锅老汤的威力,品尝起来的确和泔水差不多,但是用它卤出来的食物可都是吸收了一甲子精华的极品。

    恋恋不舍的放下舔得都反光的盘子,扯下一张厨房纸一抹嘴。江云枫心满意足的拍拍肚皮“吃饱喝足~~该干活了!!”起火热芝麻油,干辣椒先干炒去除潮气,换成石臼捣成细末。小碗里加入葱末、姜末、蒜米、花生碎,再把捣碎的辣椒粉混合均匀。端起冒烟的芝麻油徐徐倒入,边倒还边用筷子搅动。末了放盐提味,点入陈醋增香。一碗精彩的油泼辣子拌料就算完成了。

    掀开砂锅的盖子,浓浓的中药材香气慢慢扩散,闻起来让人心情平和愉悦。江云枫操起前端带有勾子的肉爪子,伸到砂锅中搅动,不一会便提溜出一只表皮呈现淡红色略透微黄的整鸡。

    趁着热乎劲,江云枫带着塑料手套。在一阵络绎不绝的惨叫,数次痛苦的挥舞着被烫到通红的双手,终于徒手将炖煮到肉酥骨烂的整鸡拆解。骨头全部挑出,鸡肉也撕成小条。装在一个盆里,将那碗拌料倒入搅匀后呈盘。

    摘到手套,江云枫左右打量一下自己的作品,满意后撒上一撮香菜便端起走到评委席前“手撕道口烧鸡,请品尝!”

    看着眼前这盘冒着热气的料理,经过长时间炖煮萨摩土鸡的肉特有的淡粉色被那锅黑乎乎的老汤染成淡棕色,还被撕扯一丝丝,看上去很柴。滴落的红油拌料倒能让人提起几分食欲。奈何那锅黑乎乎的老汤严重影响了已经被海南鸡饭所满足的评委们品尝的欲望。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愿第一个尝。

    睿山枝津也擦拭了一下眼镜后带上,冷笑道“抱歉咯,学弟。不是我不给公平竞争的机会,评委们没有偏袒任何一方,只是不愿意品尝你用泔水煮出来的料理。食戟到此正式结束了,结束了。浪费我这么多精力……”话还没说完,比分显示器上就弹出比赛结果,三比零。

    不过这次得到三分的并不是睿山枝津也,而是江云枫。厨房陷入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这样?”睿山枝津也呆滞的看着显示屏,脸上的表情从呆滞转变为茫然,然后变成愤怒。跑上评委席,猛地拍击桌面,喊道“你们难道惧怕黑道威胁,转而偏袒他吗?说呀!!你们倒是说话呀!!!”

    两位年轻一些评委们,缓缓放下手里的筷子,平静的对暴怒的睿山枝津也说“第九席,这是我们一致的决定,并非来至黑道的威胁。”

    “我不信!!我不信!!!用一锅又苦又涩的泔水卤出来的鸡肉会比我全力完成的海南鸡饭好吃?”结局的逆转让睿山枝津也一时无法接受,心态也到达崩溃的边缘。

    就坐与中央的年长评审,再次夹起一捋鸡丝,送到嘴里闭眼拒绝片刻后咽下一脸享受,然后拿起一双干净的筷子递给睿山枝津也,微笑说“第九席,如果对我们的决定有疑虑,你可以尝一尝。”

    夺过筷子,睿山枝津也发疯似得夹起一大坨鸡丝就往自己嘴里塞,入口之后筷子便掉落到地上。脸上因为愤怒而凸起的青筋慢慢平复。表情也随之缓和,从愤怒过度到平静,然后变为享受。

    绵长醇厚的中药材芳香轻轻的安抚的那颗暴怒的心,每一丝肉间都含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异香。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炖煮,萨摩土鸡的肉质一点也没有变柴。一样是鲜嫩多汁,而且在这么浓厚的老汤中土鸡的风味一点都没有被掩盖,反而被升华到极致。

    活的,仿佛有一只鲜活的萨摩土鸡在舌尖直接转化为无上的鲜味,流淌在自己的味蕾间。

    “喔!!!!”小林龙胆一边尖叫,一边吃着盘子里的鸡丝。问道“学弟,你是怎么做到的,料理全过程我都看见了,你除了刷过蜂蜜水,就是下锅油炸,完事就直接把土鸡塞进那锅黑乎乎的汤里。难道……”

    “没错!龙胆学姐猜对了。关键就在这锅老汤,别看它黑乎乎的,这可是经过无数次添加香料,清水、卤制浓缩、过滤、冷却再沸腾,到现在已经67年了。”江云枫关掉灶台的炉火,咧嘴一笑“道口烧鸡还有一个别名,叫天下第一鸡。”

    开心兄弟,绘里奈的抱枕,这样的圣物国内没有厂家吧,反正我找不到。最近没有前往日本的打算,所以我没办法满足你的愿望。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