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四五章 谁是鸡,谁是猴 三

第二四五章 谁是鸡,谁是猴 三

    错愕,愤怒,但又无能为力的情绪在远月其他社团内蔓延。远月茶寮传统而又神圣的食戟制度就像一个柔弱无助的小姑娘,被化身为臭流氓的睿山枝津也堵在黑暗的小巷子里是以玩弄,侵犯。所有人都对这样卑劣至极的手段感到离奇的愤怒,但正如睿山枝津也刚才所说的,现在远月从上到下都是他们的人,就算摆明耍人。这些社团又能怎么办?颓丧的气氛想挥之不去的乌云笼罩在整个远月上空。所有社团的成员都在睿山枝津也那嘚瑟又欠揍的讥讽笑容下瑟瑟发抖,对社团的未来感到无助,对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

    “怎么可以这样,一口都没吃就判定第九席睿山枝津也获胜。这分明就是作弊!!”吉野悠姬指着电视屏幕发出自己最严厉的控诉,然后抓住薙切绘里奈的手臂,满怀期待的哀求“小绘里奈,你也是十杰。出面指责睿山学长这种不道德的行为,反正是全校直播,大家都是证人。只要说清楚食戟管理局一定会对这次食戟的公正性做出裁决的。”

    薙切绘里奈看着满脸期颐的吉野悠姬,无奈的摇摇头。“怎么会这样……”吉野悠姬缓缓跌坐在客厅地板上,脸上的神情从原先期颐的色彩变转化成无助,最后变成绝望。

    “起来,悠姬。”榊凉子温柔的把吉野悠姬扶起来。“凉子,像这样的食戟根本没有胜算,我们该怎么办?”吉野悠姬趴在榊凉子的怀里,带着哭腔问道。

    “抱歉,悠姬。我也不知道……”榊凉子苦笑着回答。

    哀伤和绝望的气息也笼罩着整个极星寮。田所惠迷茫不知所措,男生们虽然愤怒离奇,但却没处发泄。“好了!别哭哭啼啼的,都给我抬起头来!!!”管理员大御堂文绪站在二楼回廊的楼梯口大吼一声,然后在台阶上坐下,从身上摸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根叼在嘴上点燃,自顾自的开始吞云吐雾,一切都显得这么镇定自若,但大家口看见文绪太太握着黄铜Zippo打火机的手一直在颤抖。

    熄灭烟蒂,丢到墙边的垃圾桶中。大御堂文绪缓缓站起来说道“能和你们在极星寮相遇,是我的荣幸。明天去食戟管理局把申请注销了吧,没必要去做那些无谓的牺牲。”说完便下楼走回管理员室。背影显得十分苍老萧索,步履也变得蹒跚。

    “大小姐,真的没办法吗?”江云枫走到薙切绘里奈低声问。薙切绘里奈抬头看了一眼江云枫后便咬住下嘴唇摇摇头。“还真是欠揍呀,那表情。睿山枝津也学长这段话不是对别人说的,而是针对我。他是想告诉我就算我们再怎么强悍在他面前也只是一只待宰的鸡。”江云枫盯着电视屏幕戏虐不已,回头对着幸平创真道“创真,你也看见了,这家伙压根就没想过公平竞争,摆明就是耍人。还是我上吧,至少他不敢这么明目张胆。”

    “不用。”江云枫还是第一次见到幸平创真脸上露出这么严肃的神情“食戟是我发动的,那么后果就让我一个人承担。而且不一定会输,只要做出让他们无法按下按钮的料理不就行了。”

    “那好吧,兄弟挺你。”

    这时,有人的手机响了,铃声居然是薙切绘里奈的歌声。不出所料新户绯沙子红着脸说了声抱歉,便走到一旁接听。不一会就返回薙切绘里奈身边,说道“刚才食戟管理局的景蒲久尚局长通知说,其他社团的人已经把食戟申请取消了,只剩下我们极星寮了,问要不要一起取消?”

    幸平创真眼里闪过一丝精光,答道“不用!”

    夕阳缓缓落到山脉后面,余晖也消散之留下天边一道艳丽的火烧云。阴暗的房间内一袭绸缎睡裙的薙切绘里奈孤独的坐在床边,望着天边的火烧云出神。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

    ‘吱’一声,房门被推开。江云枫走了进来环顾一下四周,按下墙边的开关打开房间的灯光。笑道“天都黑了也不开灯,大小姐打算扮鬼吓我吗?那就抱歉咯,我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半夜三更去墓地散步都不怕。秘书子没有陪着您吗?”

    揉搓着被灯光刺激的发痒的双眼,薙切绘里奈答道“绯沙子不叫秘书子!都说多少遍了,算了。绯沙子回家去了,找我有什么事?”

    “距离吃晚饭还有一点时间,不建议去阳台吹吹风吧?”

    薙切绘里奈略微犹豫一下后还是点点头。

    “大小姐以您的权力想来调出今天那三位评委的资料应该不难吧?”江云枫双手撑着阳台栏杆,故作轻松的说道。

    “你想干什么?可别乱来呀!”薙切绘里奈一惊,以为江云枫要夜闯评委的家连忙说道“而且幸平代表极星寮出战的那天不一定还着这三位呀。”

    江云枫摇了摇手指,说道“拉拢收买一位评委是要花很大代价的,更何况这三位与睿山枝津也学长已经配合过一次。以我对睿山枝津也学长的了解,他是不会跟换评委的。放心了~大小姐,我不会私闯民宅的。”

    薙切绘里奈狐疑的盯着江云枫,见到他一副笑嘻嘻的样子,眼睛一片清明不像是那种有歹心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说道“晚上我让绯沙子把评委的资料发到你手机里。”

    “那谢谢了。”江云枫望着天边的晚霞,突然说道“对了,说回来我还没当面谢谢大小姐呢,帮我购买这么名贵的单反相机和大师级的镜头。”

    “谁会帮你买相机呀,别自作多情了。”

    “原来不是大小姐呀,怪不得,那台佳能单反是老款的,和那个镜头的卡口不配合。真是浪费了,找个机会把它们转手卖了,换点钱我再去买一台自己喜欢的。”江云枫捏着下巴自顾自的盘算着。

    “不可能!!我是按照网上最新款式买的,怎么可能装不上!”薙切绘里奈脱口而出见江云枫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套路了,小脸刷一下比天边的晚霞还要红,鼓起腮帮子娇嗔道“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去吃饭了!”

    江云枫看着薙切绘里奈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摸出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后放到耳边。

    短暂的忙音后手机里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慈祥男声“世侄,这么晚找我这个老头子有什么事呀?”

    晚霞也被夜幕所代替,皎洁的月光照在江云枫那刚毅的脸上“刑部老爷子,我想拜托您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