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二九章 村宴 中

第二二九章 村宴 中

    三轮车轻巧的穿行在乡间小路上,微风吹扶起薙切绘里奈鬓角的秀发。虽然没有了大都市的繁华喧嚣,但恬静的田园风光依旧让这位生长于名门望族的世家大小姐流露出真挚的笑容,主动和路过的人们打着招呼,热情好客的顺德人当然报以最为真诚的回应。

    欧阳兴盛在一位路过的老者身边停下三轮车,笑道“叔公,今晚记得准时赴宴哟。别打牌忘记时间了。”老者笑呵呵的望了一眼后车厢里的江云枫和薙切绘里奈,答道“知道了,你爸爸做的菜,老头子我这么可能会缺席呢?你小子也真是的明明这么有厨师的天份,却去北大读什么光华管理学院。你爸爸这么好的手艺不继承就这么失传了,多可惜呀。对了,这两位就是代替小明(陆明的小名)回来的后生吗?”

    “陆明小舅是今年这次高级厨师测试的执行委员,实在太忙分身乏术。”欧阳兴盛指了指自己身后的江云枫接着说“不信叔公可以问一下这位。至于为什么不继承老爸的手艺,我实在不喜欢厨房的油烟。”

    “哎,算了,强扭的瓜不甜。兴盛你未来的路终究要自己去走,既然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事就去做吧。”老者无奈的摇摇头,问江云枫“后生,小明他真的没时间吗?”

    “陆师傅真的很忙,所以他才让我代表他回来给各位老爷爷祝寿。还特别嘱咐我将他从北京捎回来的礼品也一同带来。”江云枫如实回答,并且把包装精美的大礼盒展示给老者看。

    “年轻人应该以以事业为重,我们这些老头子不怪你们,只希望你们有时间多回来看看。”老者说着摆摆手做驱赶状“还不赶紧回去,你爸爸一个人都快忙不过来了。”

    “唉~”欧阳兴盛从新发动三轮车,驶出一段距离还不忘回头再次叮嘱“叔公,记得一定要按时呀!!”

    “知道了~你小子赶紧把人给你爸爸送去!”老者望着三轮车消失在小路的拐角,仰天长叹一声“时代变了,有些东西终将成为历史。”说完背着双手慢慢消失在小路的另一头。

    三轮车最终在村头广场边停下,欧阳兴盛跳下车,笑道“到了,下车我带你们去找我老爸。小心!”上前打算去扶准备从三轮车后箱上跳下来的薙切绘里奈。

    但薙切绘里奈很巧妙的先一步用江云枫的肩膀作为支撑点,一跃下车。这让欧阳兴盛的眼里流出一丝失落。“这边走,我老爸就在那礼堂前面。”很快掩饰掉失落,欧阳兴盛带领着江云枫和薙切绘里奈穿过小孩子们玩闹的篮球场,径直走到正在忙碌的一堆人身旁,高声道“老爸,小舅的代表我接来了。”

    一位正在指挥帮手用拖拉机卸下的砖块搭砌灶台的中年男子转过身,啤酒肚随着动作一抖一抖。红光满面的脸庞带着慈祥的微笑“来了,哎?电话不是说只有一个吗,这回怎么变成两个了?”

    欧阳兴盛见到薙切绘里奈顿时惊为天人,一时都忘记询问她与江云枫的关系,不过从表面上看,他两应该不是男女朋友。毕竟江云枫总是若有若无的和薙切绘里奈保持一定距离,除了刚才的撑肩,一路上江云枫都在扮演者薙切绘里奈跟班的角色。所以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只得尴尬的挠挠头。

    “我叫江云枫,是远月茶寮的学生,此次受陆明师傅委托,代替他前来为长辈们祝寿。这些事陆师傅特地嘱托我带来的寿礼。至于这位,她是我在远月的同学,对村宴很感兴趣,想更充分的了解村宴的内容,所以……不请自来,还望原谅。”江云枫将手里提着的寿礼递上,并且为薙切绘里奈不请自来的行为向中年男子道歉。

    “没事,没事。多一个人多热闹一分。更何况还是一位国际友人。”中年男子接过寿礼,转交帮手“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欧阳修,是陆明的姐夫。这不成器的家伙正是犬子。”说着还不忘揉了揉欧阳兴盛的头发。

    “哎呀~老爸!”欧阳兴盛厌恶的推开自己父亲的手“我都是大学生,别老这样。而且还有外人呢。”

    “欧阳修?大文豪!”江云枫听完自我介绍顿时惊了。

    欧阳修摆摆手,笑道“同名而已,我只是个乡村厨子,不是‘唐宋八大家’那样的文豪。玩菜刀溜过写字,凡是要写超过500字的东西,都要我儿子代笔,说来真是愧对我这名字呀。对了,既然这位小姐想要深入了解村宴,你们又都是远月的学生,不如一同来帮忙吧?”

    经江云枫翻译后薙切绘里奈高兴的点点头。“没问题,有什么事欧阳师傅尽管吩咐。”

    新鲜的食材陆续送达,欧阳师傅提前在村里找来十几位勤快熟练的家庭主妇负责清洗食材,切配等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炉火已经烧望,大铁锅也架到灶台上。村宴厨房正是揭开她神秘的面纱。

    “你这是在干什么?”正在用火焰喷枪燎去猪毛的江云枫闻言回头望去,只见换好围裙的薙切绘里奈俏生生的站在自己身后。日系校园风格的百褶短裙,搭配水手服式样的上衫,外套还是自己那件印有‘自由之翼’的套头衫,只不过把衣袖挽了起来。露出半截白皙的玉臂。由于南国温暖的天气,薙切绘里奈那双完美的腿型直接暴露在空气中,成功吸引了在场所有雄性的目光。不过这美好的一切搭上一件碎花围裙就显得格外的违和。

    “欧阳师傅让我把猪毛燎干净,然后剔掉除了排骨和猪蹄之外的所有骨头,应该是做‘均安蒸猪’吧。”

    “蒸猪?这么大一只直接上锅?”薙切绘里奈踩着水晶凉鞋‘噔噔’的小跑过来,打量着案台上一整只全猪问道。

    “大小姐别跑这么快,小心崴到。”江云枫连忙放下喷枪,伸出手臂让她扶着,接着说“没错,是要整只上特制的笼器蒸熟。”

    薙切绘里奈轻轻触摸一下猪皮,说道“手感很有弹性,这是今早刚宰杀的。不过这头猪最少也有50公斤要怎么才能入味?”

    “看我的。”江云枫笑了笑。二人通力协作,很快将表皮的残存猪毛烧燎干净,刮去漆黑的赃物,清水洗净表皮。江云枫抓住一侧的两腿猪腿,深吸一口气,焖喝一声,将整头猪翻面。破开的肚皮朝上,选取一把剔骨尖刀,一推一拉,顷刻间将猪排骨以下的腰椎骨起出。刀锋运转顺道也把骨盆摘除。

    一旁观看的薙切绘里奈耐不住手痒也操刀上手,但常年制作法餐和日料,没有大型牲畜剔骨的经验。所以江云枫已经把下半扇猪的骨头全部剃掉时,薙切绘里奈费了老大劲才撬出一块肩胛骨。

    “呵呵,这些体力活还是让我来吧。大小姐真想帮忙就把剔完骨的猪肉打上十字花刀。切到脂肪层就可以了,不要切透猪皮。”

    “不愧的远月的高材生,比我想象中要快呀。”欧阳修搅动着手里的大碗走过来,查看整猪处理的进度。回头大喊道“兴盛!过来帮我尝尝这酱汁还差点什么!”

    “喔!”正在不远处的篮球场上和小朋友们玩耍的欧阳兴盛听到自己老爸的呼喊,应了一声后就跑回来。见儿子回到自己身边,欧阳修把大碗递出来,笑道“你们也尝尝吧,我年纪大了,舌头对味道已经不是这么敏感了。”

    三人同时沾了一点酱汁送进自己嘴里,江云枫抿了很久,也没尝出什么不妥之处。可薙切绘里奈和欧阳兴盛同时说出豆腐乳用量过大。虽然一个说日语,一个说中文。但欧阳兴盛听得懂,薙切绘里奈也抓住几个关键字明白欧阳兴盛的意思,二人惊讶的对视。不过欧阳兴盛接过装有酱汁大大碗,闻了闻,邹着眉头说“老爸,今天的香菇不是太新鲜。”

    江云枫眉毛一挑,原来欧阳兴盛不只具备薙切绘里奈的‘神之舌’还有叶山亮的‘神之鼻’。同时具备这两样逆天的天赋却对厨艺兴致缺缺,难怪在来的路上遇上的那位老者要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