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二八章 村宴 上

第二二八章 村宴 上

    夜,有些人已经睡下。比如已经把这几天的所见所闻转发给极星寮舍友幸平创真此刻舒服的在床上摆大字,鼾声如雷。有些人正准备休息,又例如结束了与新户绯沙子将近两小时视频聊天薙切绘里奈,带着第一次在男生家过夜的兴奋缓缓睡去。当然肯定会有人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夜深人静之际总是会勾起失眠人的遐想。不知为何,只要江云枫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浮现出清晨地铁站里,薙切绘里奈那娇艳欲滴,任君采撷的模样。耳畔总是回荡着那轻声呢喃。几轮辗转和自我暗示不仅不能将薙切绘里奈的倩影驱除,反而愈发清晰真实。

    “啊~~~~~”掀开被子,江云枫坐起身懊恼的抓着头发。飞身下床,跑到窗台边,将窗户推开期待夜风能带走那烦人的思绪。几缕深吸,浮躁的心略显平静。抬头仰望窗外的夜空,月朗星稀。正待有感而发之时,薙切绘里奈的一嗔一笑有浮上心头。“一定能精力太旺盛了,必须消耗掉。只要累了就不会在胡思乱想!”江云枫强行自我解释一波,立刻爬下连做一百个俯卧撑,然后在对墙角的立式沙袋一阵猛烈的边腿拳击。浑身大汗后跑到浴室,拎一大桶冷水从头浇下。看着镜子中湿漉漉的自己,江云枫通过那和谐抱枕联想到湿身的薙切绘里奈,在粗重的呼吸声中,海绵体开始充血。

    “哎~~”叹息一声,江云枫无奈的抽出几张卫生纸后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随着动作的加快,呼吸声也变得急促。一声低沉压抑的嘶吼之后,身体一阵颤抖,世间万物都变得索然无味,云收雨歇,一切归于平静。按下冲水按钮,无私的马桶将沾满少年青春期苦恼的纸团送进下水道。朝空中喷洒一些空气清新剂掩盖掉荷尔蒙的味道。贤者状态下的江云枫这才转身离开,返回自己房间就寝。

    翌日,江云枫把幸平创真送到‘阳泉酒家’顺便从陆明手上领取今天的‘任务’物品。其实就是从北京买来为家族中长辈们祝寿的礼品。拎了巨大的礼盒。江云枫有些为难的问“陆明师傅,毕竟是您长辈大寿,您身为晚辈不出席反而让我代替真的合适吗?”

    “我这不是实在没招了吗?”陆明无奈的摊摊手“高级厨师测评过两天就要开始,我作为执委实在脱不开身。话说,我不是给你回扣了嘛,难道你小子打算拿钱不干活?”

    “怎么可能,我不是那种赖账的人。对了,陆师傅,我的那些老卤您带回来了没?”

    “带了,你有没条件保存,不如先借我用几天。到时你回远月了,我在想办法给你弄过去。”陆明趴了一下衣袖,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接着说“时间不早了,赶紧出发吧。到了那边还有帮忙做村宴菜肴。你的情况我已经电话通知老家那边了,到了会有人在车站接你。”

    “果然,回扣不好拿。还要去白打工。”

    “别嘟囔了,又不是不给你吃,赶紧滚蛋!”

    辞别陆明,江云枫对薙切绘里奈问道“大小姐您今天是打算是一个人去再刷一次西关美食,还是有别的打算?”

    薙切绘里奈没有回答,反而问道“村宴是什么?”

    “额……”江云枫组织一下语言“村宴就是指农村或者是乡镇大型宴会。通常都是有当地有名的厨师主导,菜式也多为家常菜为主,期间也会穿插厨师个人的看家菜品。由于赴宴的人数众多,所以菜式也很多,标准是18道一桌。”

    “那厨师的料理水准和厨房设施一定相当完备咯。”

    “恐怕让大小姐失望了,村宴厨师大多都没有经过专业的学校培训,都是徒弟跟师傅的模式,一代代传承下来。但是不要小看他们,单就料理的水准与四宫主厨和堂岛前辈不相上下。而且还是在不固定的露天厨房,除了制作专门菜品要用到的厨具之外,基本就只有几口巨大的铁锅。”

    听江云枫这么一解释,让薙切绘里奈对村宴的形制和村宴厨师的料理水准提起了极大的兴趣,毕竟能同时满足上千人胃口的厨师。兴奋道“我也要去!村宴我呀扼要去参加。”

    “大小姐,您也去的话可能会被要求帮忙制作料理哟。”对薙切绘里奈的出场费心知肚明的江云枫好意提醒。

    薙切绘里奈则摆摆手,说道“没事,能一次性得到上千食客的认可,对于一名厨师来说,这本身就是一种荣耀。”

    既然话都说道这份上了,江云枫还能怎么样。只得答道“那好吧……”

    8分钟左右的轻轨车程,二人就从广州来到了陆明的故乡,顺德区。刚到站前广场,江云枫的手机就响起。摸出一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片刻后还是按下接听。

    手机里传来带有浓重粤语口音的普通话让江云枫一下没反应过来,反复几次后总算是听明白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喔~您是来接我们的呀,感谢,感谢……直走……看见了,看见了!”江云枫按照手机里那人的指点带着薙切绘里奈离开轻轨站,来到大街边就看到对面有一位帅气年轻人在向自己招手。

    至稍一眼,年轻人就被绝世美人薙切绘里奈所俘虏,倾倒在她的脚下,华丽的把江云枫无视掉了。“哎哎哎~这位小哥,我在这呀!!”江云枫伸手在年轻人眼前一阵摇晃才把他的注意力从薙切绘里奈身上吸引过来。

    “咳咳。”年轻人咳嗽一声,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尴尬。很大方的承认“抱歉,适才是这位小姐太美了,我不禁看到入迷。兄弟就是我舅舅电话里提到的,代替他回来帮忙的江云枫吧?”

    “没错,我就是。”江云枫点点头。

    “可电话里说不是一位男孩吗?那这位小姐是?喔,抱歉,我叫欧阳兴盛。不知在下是否有幸听闻小姐芳名?”欧阳兴盛说话文绉绉的,尽显渊博的学识。可奈何,这种古典的说话方式只换来薙切绘里奈一头的雾水。

    短暂的冷场之后,欧阳兴盛立刻反应过来,薙切绘里奈听不懂自己的中文。不知是薙切绘里奈故意想为难他还是怎么样。欧阳兴盛换着用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都不回答,直到他换成日语后才有所反应。

    见薙切绘里奈听得懂后,欧阳兴盛松了一口气,笑道“敢问小姐芳名?”

    “薙切绘里奈。”薙切绘里奈心直口快直接报出真名。

    “哎哟,和远月茶寮的女王大人一个名字呀。”欧阳兴盛一惊,开始仔细观察绘里奈虽然化过妆但依旧国色天香的相貌。

    “巧合,只是同名而已。”薙切绘里奈推了推鼻梁上的平光眼镜,对身边的江云枫使了个眼色。

    江云枫眉毛一挑会意,挺身搁在二者之间笑道“欧阳大哥,我们还是赶紧返回村里吧,现在时间不早了。”

    欧阳兴盛也发觉自己太过急躁,招呼二人登上路边停放的三轮车,带大家都坐稳后便发动车辆离开顺德城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