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二三章 南下广州

第二二三章 南下广州

    北京西站,候车室中响起检票员悦耳的声音,提醒等候的旅客开往广州的高铁已经开始检票。“时间带了,创真已经先一步进站。大小姐我们也上车吧。”江云枫拖着行李箱提醒还在于前来送行的新户绯沙子低语的薙切绘里奈。

    “再等等。”薙切绘里奈握住新户绯沙子的手,鼓励道“绯沙子,好好进修。我们回日本在见。”

    “请您放心,绘里奈大人。要是第一个课时就被肄业,我没脸会远月见您。”新户绯沙子坚定的许下承诺,然后对一旁的江云枫微微鞠躬,说道“江君,往后的这段时间就劳你多费心照顾好绘里奈大人了。”

    “没事!”江云枫搓着鼻子笑答“还是那句话,大小姐要是少一根汗毛,绯沙子你就把我绑在复兴号车头上!”

    一同来送行的北条美代子闻言笑道“阿枫你还敢说这样的话,绯沙子真要计较起来,你早就沉在东京湾了。绘里奈大人,赶紧检票上车吧,高铁发车可是不等人的。”

    薙切绘里奈对新户绯沙子勉励的笑了笑,对北条美代子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也回去休息吧。绯沙子今后的进修就有劳美代子帮衬一下。”

    “应该的。”

    望着慢慢消失在候车室人潮之中的薙切绘里奈的背影,新户绯沙子心里泛着一股苦涩,哀叹一声。“干嘛唉声叹气的,搞得好像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一样。”北条美代子轻轻撞了一下绯沙子的肩膀。

    “美代子你不懂,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与绘里奈大人分开这么久,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不要在意了,我相信等到了广州绘里奈大人肯定第一时间视频你,就像这两天一样,哪晚上你不和绘里奈大人聊到深夜。好了,这么大个人丢不了的了,更何况身旁还跟着省厅一把手家的公子哥。没人有胆子去找他们的麻烦。我们回去吧,明天还有课呢。”

    新户绯沙子长舒一口气,释然的笑答“好,那我们回去吧。”说完便于北条美代子一道离开。

    列车沿着京九线一路朝南飞驰。已是凌晨2点,薙切绘里奈毫无睡意,独自坐在高级软卧车厢拐角沙发上,望着伸手不见五指的窗外,静静出神。“大小姐还没睡,难道是卧铺不舒适吗?”江云枫端着从餐车买来的一杯热牛奶,走到薙切绘里奈跟前笑道。

    薙切绘里奈突然没来由的问一句“父亲大人为什么要把爷爷倾尽一生守护的远月弄得分崩离析?”江云枫撇撇嘴,将热牛奶放下说“这可能是理念的不同吧。或许你父亲想建立一个他心目中完美的远月茶寮。”

    “景蒲久宏先生传来最新简讯。”幸平创真抱住平板电脑急匆匆跑出来。“不应该呀,这个时间段创真你早就开始磨牙了。”江云枫调侃道“那有什么好消息吗?”

    幸平创真举起平板,咧嘴笑道“取的绘里奈酱转让的股权,景蒲久宏先生当晚就连夜飞往江苏,与从马来西亚赶回来的总帅会和,第二天就召开紧急董事会议。借助绘里奈酱转让的股权,总帅和久宏先生加上一些倾向为总帅站队的小股东,持股已经超过50%。久宏先生立刻行使执行总裁的权力,解散重组大中华区董事局。将薙切蓟的势力彻底清除出去。”

    “也就是说大中华区现在算是牢牢掌握在总帅手里了。”前方传来‘捷报’虽说和自己没啥关系,但能恶心鬼父一下江云枫还是蛮高兴的。

    “没错!”幸平创真兴奋的说道“整个过程还真是精彩,完全就像一部商战悬疑剧。学园祭上绘里奈酱的父亲出现之后,总帅当时就料到十杰会叛变,加上阿枫你一胡闹。为总帅争取到一晚上的时间,我估计我们到主宅去接绘里奈的时候,总帅就已经完成了对度假村的人事调整。在日本本土留下一个对抗远月茶寮的桥头堡。接着就是争夺海外产业。唯一让我不解的是总帅为什么第一个要拿下的是大中华区,而不是直捣黄龙去调整欧洲分部呢?”

    经幸平创真这么一整理分析,江云枫大致摸清了薙切仙左卫门一路布置下来的脉络“因为没得选。欧洲分部和北美分部根据久宏先生的情报,已经公开表示支持薙切蓟。南美和非洲分部虽然潜力大但开发不完善,尚处于观望态度,想看谁得势就往谁那边倒。就只剩下大中华区可以经营,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总帅会出现在北京,还有新户绯沙子与北条美代子被破格录取到国家烹饪学院进修。”

    “为什么呢?”这次提问的是薙切绘里奈。

    江云枫笑了笑“因为这一切都是王占元大师在背后推动。我估计在学园祭的时候他们两个就串通好了,借着推荐制度录取新户绯沙子和北条美代子是为反击培养生力军。而总帅被十杰架空期间,由王占元大师动用行政力量在大陆地区阻挠薙切蓟势力的渗透,但这毕竟只能暂时从外部缓缓。真正的致命一击就是景蒲久宏和总帅这次配合,改组董事局。大小姐所持有的股权我想也是那天晚上总帅转出来的,比例拿捏很到位,转多了容易引来十杰和薙切蓟势力的察觉。”

    “姜还是老的辣呀。”幸平创真感叹道“就短短一个晚上,总帅就完成了这么多步骤。新总帅就这样甘心被两个老头子摆一道?”

    “肯定不甘心。”江云枫也望着漆黑的窗外,语气中流露出担心“所以他一定会动用欧洲和北美的力量来挤压和抢占亚洲区市场,而经过景蒲久宏与总帅对董事局的改组和对中高管理层的清洗,大批经验丰富倾向于薙切蓟的企业管理人员被剔除或者调离职位,内部下属企业因为清洗出现大量职位空缺。社会人脉,关系网,产业链都要从新整合。外部还有外敌来势汹汹,总帅名义上还是薙切家的家主,完成整合之后肯定不会再中国久待。到时只留下景蒲久宏先生一人独挑大梁,领导整个大中华区,一个不慎很有可能会全盘崩溃。所以我们还不能高兴太早。”

    车厢中陷入诡异的寂静。“啊啊~这些头疼的事就让那些大人们去操心吧。我们是晚上10点出发,现在是凌晨3点,按照高铁的时速,我们已经穿过河南进入湖北地界。大小姐赶紧把牛奶喝了,然后休息吧。天亮就到广州了。”江云枫这时才感觉到小孩子的优势所在,可以把烦恼的锅全部甩给大人。

    沐浴着南国冬日温暖的阳光,经过一夜疾驰。行驶了2000多公里之后复兴号高铁缓缓驶入广东省省会-‘羊城’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