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一九章 少女准备扫街

第二一九章 少女准备扫街

    “那这个和手镯一样的东西又是什么?”薙切绘里奈把泛着酸涩味的灰绿色浓稠的豆汁先晾在一边,转而对一同送来的几样搭配小吃来了兴致。拿起一个焦圈在自己的皓腕上比划比划。

    “这个叫做‘焦圈’是老北京人喝豆汁是必备的一味佐餐小食。”江云枫把另外几样也摆到三人面前,接着道“还有这些,辣咸菜丝,面茶,豌豆黄。尤其是这个豌豆黄。”

    江云枫端起一碟豌豆黄着重介绍“豌豆黄儿原为回族民间小吃,一般加有小枣制成,俗称糙豌豆黄儿,在庙会等场合,置于罩有湿蓝布的独轮车上去卖。后传入宫廷,由清宫御膳房改进,俗称细豌豆黄儿,与芸豆糕、小窝头等同称宫廷小吃。这豌豆黄制作工序相当繁琐,豌豆要事先用小苏打水浸泡6个小时以上,然后倒掉小苏打水,用大量清水反复冲洗4到5遍。大火煮开,直至豌豆表皮爆开。再将煮好的豌豆尽可能的搅碎,越碎越好。如果浆糊中有颗粒会影响最后成品的口感。”

    幸平创真捏一块丢到再将嘴里,细细评味那腻滑清新的口感,感叹“真的很顺滑,有类似土豆泥的口感。不过没有土豆泥那么稀,可惜是凉的,但已经很好吃了。要是热的或许会更好吃一些。”

    “呵呵。”江云枫呵呵一笑“豌豆黄没有热的,至少我所知道的豌豆黄没有以热点的形制上桌。因为豌豆煮烂搅碎之后还要经过多次过筛,剔除豌豆的表皮和胚芽。得到的是很稀的豌豆糊糊,添加砂糖文火翻炒水分蒸干。糊糊变得粘稠后离火倒入准备好的模具,一般都是浅口铁盘。还要冷藏定型然后才改刀切成现在这样的行状,呈盘上桌。豌豆所含的淀粉粘稠度不算太高,塑行性也不强。如果不冷藏改为热点形式。那我们见到的不会是这样嫩黄的块状,而会是一碗香甜的糊糊。”

    薙切绘里奈浏览了一圈之后又把注意力集中在那碗灰绿色的豆汁上,问道“那为什么这道‘豌豆黄’不在前面一起端来,而是等到我们最后开始喝豆汁的时候才一起送来?”

    “这可是是服务员故意为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受豆汁的那种强烈异味,但比较是老北京特色。到了北京,没看过升旗仪式,不爬八达岭长城,不游故宫,不逛王府井,国贸,世纪天街。不吃全聚德,不喝碗豆汁等于没来过北京。”江云枫一脸老江湖的表情,摇着手指“至于为什么豆汁最后才和豌豆黄还有其他几样一起端来,我估摸着服务员怕先上豆汁会毁了我们的美食体验。”

    “八达岭,故宫我都玩腻了。王府井,国贸,世纪天街等下再去,我们就先尝尝这老北京特色吧。我先干为敬!”玩心上涌的薙切绘里奈也不顾什么大小姐的修养。只想快点结束这顿已经严重‘超时’的早点,争取时间好去向全北京的店家展示自己雄厚的财力。

    “哎哎~大小姐。我劝您还是先别这么豪饮为妙。”江云枫按住薙切绘里奈端着装有豆汁的白瓷碗的玉手,好言相劝“不如就让创真君先尝尝味道如何,我们看看情况再做定夺吧?”

    “阿枫,你……”幸平创真惊恐的看向江云枫,低声道“你怎么能出卖兄弟呢?”

    “那昨晚在酒店大堂你是怎么弃我于不顾的,害我在大家面前被公开处刑,简直就是人生污点!”

    “可是当时见你不是很嗨吗?”

    觉得江云枫说道在理,薙切绘里奈把自己手里那碗灰绿色的豆汁放下,转头对幸平创真说“幸平,你先尝尝看味道如何。”

    “为什么时我?”

    “你这次旅行的一切费用都有人包办,难道帮忙尝试一些料理都不行吗?而且你经常研究黑暗料理,相对抗体比较高。”薙切绘里奈居然会占据道义的制高点,对幸平创真进行‘惨无人道’的人性质问和道德绑架。

    江云枫也配合着薙切绘里奈,殷勤的端起豆汁往幸平创真嘴边送去,还不断的催促“请吧,请吧。别客气。”

    “好,算你狠,这次我认栽。”幸平创真恶狠狠的瞪你江云枫一眼。喝了一大口豆汁含在嘴里来回转了几圈后咽下,一副发现新大陆的表情包。喜道“哎哟,不错哟。”见二人用怀疑的表情看向自己,幸平创真从江云枫手里接过白瓷碗,当着二人的面细细品味。

    “那个……创真。难喝就别逼自己咽下去,喝不了没人会嫌弃你的,毕竟很多北京人也喝不惯豆汁。”江云枫以为幸平创真坏掉了。

    “真的不错,真的。”幸平创真就这辣咸菜丝边喝边说“虽然刚入口的时候,酸涩难闻。但只要强忍一下。一股豆类的清香和咽下后的回甘,加上咸菜丝咸辣的味道真是一种很棒的体验!”

    喝光一碗后,幸平创真吧唧着嘴意犹未尽,招呼来服务员,拿着豆汁空碗比划了半天服务员才明白他的意思。微笑点头后转身匆匆离去。不一会就用托盘端来一份大碗的豆汁,上面漂着热气,碗边还堆积着些许翻搅是激起的泡沫。一看便知是刚出锅不就。

    幸平创真高兴的让出位置好让服务员把豆汁放在自己面前。豆汁摆好后,也不管幸平创真听得懂还是听不到。服务员微笑的双手反握住托盘,微微鞠躬。礼貌的说道“请慢用。”然后转身前往其他呼叫服务的桌位。

    左手捏着焦圈,右手握住汤勺。一勺辣咸菜丝撒在还冒着热气的豆汁里。幸平创真舀一勺豆汁配咸菜丝喝到嘴里在咬一口沾有豆汁的焦圈。享受着说道“这又是一种全新的味觉体验。豆汁的酸涩回甘,焦圈的香脆,咸菜丝的辣咸。综合交织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紧密相连不分彼此。原来豆汁也是一种这么包容兼蓄的食材。完了,阿枫。这东西喝了会上瘾的,我根本停不下来。豆汁是怎么做的,主要用什么原材料,等回日本后我想尝试一下看能不能复制出来。不然喝不到我会很难受的。”

    “豆汁的原材料其实就是绿豆。做法说简单也不简单。将绿豆杂质筛净,淘洗干净,放入盆内用凉水泡十几小时。待豆皮用手一捻就掉时捞出,加水磨成稀糊磨得越细越好,然后,在稀糊内加入浆水(即前一次制作豆汁、淀粉时撇出的清水)并逐次加入清水过滤,直到把粉浆和豆渣完全分离,再把粉浆倒入大缸内,经过一夜沉淀。白色的淀粉就沉淀到缸底,上面是一层灰褐色的黑粉,再上一层即是颜色灰绿、质地较浓的生豆汁,最上层是浮沫和浆水。撇去浮沫和浆水,把生豆汁舀出,在煮之前还需在沉淀一次,夏季沉淀六小时。冬季沉淀一夜。沉淀好后,撇去上面的浆水,锅内放入少许凉水,用旺火烧沸后倒入生豆汁,待豆汁逐涨并将溢出锅外时,立即改用微火保温(此时不能用旺火,否则会煮成麻豆腐)。”

    幸平创真用手机把江云枫所说的制作方法全部录音下来,打算带回日本后在细细研究。见幸平创真吃的这么嗨,江云枫与薙切绘里奈相视一眼点点头,端起白瓷碗浅浅抿上一口。

    “呕!!!!”二人同时将嘴里的豆汁吐到早就准备好的垃圾桶中。

    江云枫状态还好的,毕竟经受过元素周期表的洗礼,对于豆汁还多少有点抗性。拥有‘神之舌’的薙切绘里奈可就惨了。比常人灵敏数倍的味蕾忠实的将豆汁每一寸滋味反馈给大脑。那种发酵后的酸,绿豆的青涩味,回味有点恶心的腻甜。让薙切绘里奈吞也不行,吐也不是。如鲠在喉,不停的往檀口中塞入豌豆黄和面茶,希望能够淡化掉那绘里奈16年来从未尝到过的味道,相信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薙切绘里奈挥之不去的梦魇。

    结尾以灾难收场的早点时光终于结束。下楼时先前在柜台内阿姨换班离开柜台在店内帮忙引导排队的客人,眼尖的她一下就注意到薙切绘里奈有些扭曲的小脸,拉过结完账的江云枫,略带责备的说教“小伙子,不是阿姨说你。女朋友喝不了豆汁就别让人家尝嘛,你看!多水灵的一个姑娘,小脸都皱了。我看着都心疼,以后要注意点,这么漂亮还不挑拣的好姑娘不多了,你可要好好珍惜呀。在这等我一下。”说完就风风火火的跑向柜台,不一会抱着几杯黑褐色饮料回来。塞到来到江云枫身边的薙切绘里奈怀里,笑道“喝吧,阿姨请你们,冲冲嘴里的味道。小伙子,赶紧带着女朋友和朋友去玩吧。”

    “……”被误会的江云枫已经懒得去解释了。

    接过阿姨塞过来的饮料,转手分给幸平创真和江云枫后薙切绘里奈好奇的问道“刚才那位欧巴桑和你说了写什么,她的目光为什么一直在你和我身上来回打转?”

    “没什么,说大小姐您长得国色天香,赞叹您的美貌百年难得一见。”江云枫趁着那阿姨不注意,用手机扫了一下墙上的二维码,将饮料的钱结了。

    “那是!”不知道江云枫在信口开河的薙切绘里奈还以为阿姨真的在赞美她的美貌。有些小骄傲的说“本小姐天生丽质,你能认识我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知足吧!”说完往饮料中插入吸管,边喝边往护国寺小吃总店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