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一五章 远月女王的野望之误会

第二一五章 远月女王的野望之误会

    “真重!小说和动漫里全是骗人的,一个大活人就算是女孩子也有个七八十斤。完全没有举重若轻的感觉。”江云枫抱着熟睡的薙切绘里奈,一步步艰难的登上酒店的阶梯。低头看了一眼蜷缩在自己臂弯中是不是还吧唧嘴,好似在做什么美梦的绘里奈,低声叹息“大小姐您是舒舒服服的呼呼大睡,可苦了我呀。两只手都快撑不住了。”

    可左手刚好抱住绘里奈的大腿,那丝滑触感,让江云枫那叫一个流连忘返,不忍惊醒怀里的佳人。于是便痛并快乐着,咬牙边坚持边享受走进酒店大堂。柜台前,陆明正好领出三人的房卡,转身交给一旁等待的幸平创真。见江云枫抱着薙切绘里奈进来便调侃道“房间开好了,我还有事。你们今晚好好享受。”末了还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才转身离开。

    这下不得了,误会大发了。柜台内两名年轻的接待小姐姐脸上虽然依旧挂着职业式温暖的微笑,但看向江云枫的眼神从热情迅速变为冰冷转而变为厌恶。

    “原来是衣冠禽兽,白费了这幅长相!一定祸害了不少良家少女!”接待小姐内心独白。

    感受到刺人的目光,江云枫也明白接待小姐肯定是误会自己了。毕竟临近深夜,一个男子抱着一个意识不清的年轻女孩(睡着的薙切绘里奈)到酒店开房,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些接待小姐见多了。

    “创真,我们的客房在几层?房间号是多少?行李都送到了吗?”江云枫轻轻变化一下双手的位置,让薙切绘里奈能更舒服的蜷缩在自己臂弯里。

    “我看一下啊……”幸平创真查看手里的房卡。

    柜台内的接待小姐厌恶的眼神变为看垃圾“两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男孩一起……一个这么柔弱的女孩子怎么受得了!简直就是禽兽!!”

    或许幸平创真也感受到来至柜台后的恶意,将手里属于薙切绘里奈A座行政套房的房卡塞到江云枫的上衣口袋,撂下一句“我在客房等你。”便拎起二人的随身旅行包撒丫子跑向电梯。

    “哎!!创真,我还抱着人呢,你不帮我开门,我怎么进屋呀!!”江云枫叫住准备跑路的幸平创真。

    “自己想办法吧,阿枫。”幸平创真竖起大拇指,露出一副‘你可以的’笑容,任凭江云枫怎么说都不回头。

    “可恶!回头在收拾你!”江云枫看着关闭的电梯门,心里恶狠狠的思索着把薙切绘里奈送到她的房间后,返回客房如何收拾‘不讲义气’的幸平创真。右手握住一团一只手掌根本无法掌握的柔软,不自觉的捏了捏。

    蜷缩在怀里的薙切绘里奈喉咙里发出一阵微弱但压抑的呻吟。江云枫一惊连忙低头一看,自己的右手正好握住绘里奈那娇柔的山峰,而薙切绘里奈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只是被墨镜掩盖的绝世容颜泛着地点点羞红,更显明**人,让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居然还用药……已经不是禽兽,而是人渣了……”柜台后面的接待小姐,看到江云枫怀里娇艳的薙切绘里奈,认为他使用了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连脸上职业式的微笑都没了,全靠培训出来的素养告诉她们,江云枫是客户。不然这两位接待小姐真想抄起柜台内的灭火器,直接把江云枫这个‘人渣’在大堂里就地正法。

    “别误会!我不是那种人,她只是太累睡着了。”江云枫陪着笑脸解释,但在见多识广的接待小姐眼里就是狡辩。望着消失在电梯里的江云枫,柜台内其中一位接待小姐姐摸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110。

    找到薙切绘里奈的房间号,江云枫用嘴叼着房卡打开房门,再将房卡插入制定位置,激活电源。宽阔豪华的行政套房灯火通明,江云枫用屁股将房门顶回去关上,穿过客厅来到卧室。轻轻的将薙切绘里奈放到柔软的大床上。江云枫这才松了口气,甩甩酸胀发僵的手臂,轻声笑道“大小姐,您身材这么完美苗条,可没想到会这么重。在电梯里我有几次手酸抱不住,差点把您摔地上。”

    小心的脱下薙切绘里奈双脚上的鞋子,以免弄脏洁净的被禄。看着透明黑丝包裹下秀气的小脚,江云枫忍不住用手轻轻的挠了挠绘里奈的脚板心。除了世界顶级丝袜的极致丝滑触感,熟睡的薙切绘里奈嘴里发出不悦的呻吟,翻了个身修长的美腿摆到一边,避开江云枫‘罪恶’的手。宛若豆蔻般的白嫩脚趾也像蚕宝宝一样蜷缩起来。

    “这黑丝美腿,我能玩一辈子!”江云枫内心呐喊,鬼使神差的把用来挠绘里奈脚心的手伸到鼻子前,轻轻嗅了嗅。“哎哟,我去!!这么做我不就真的成绅士了吗!!”紧忙跑进洗手间,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江云枫最终还是没有洗手成功,灰溜溜的返回卧室。准备帮薙切绘里奈脱掉风衣,盖好被子在离开。

    解开风衣束腰的扣带,双手拿着衣襟刚刚拉开,露出黑色内衣的肩带。江云枫都还没来得及思索为什么一个16岁的少女要穿这种大姐姐级别的决胜内衣之时。感觉到有人脱自己衣服的薙切绘里奈悠然醒来。见江云枫已经把自己的风衣拉开,立刻尖叫“你干什么?!!!走开!!臭流氓!!”挣扎过程中还不忘挥拳打向江云枫的眼睛。

    握住来袭的玉手,江云枫连忙解释“冷静点,大小姐!我只是想帮你脱掉风衣而且,毕竟穿着这么厚的衣服睡觉对身体不好。”可刚刚睡醒,意识还很模糊的薙切绘里奈根本不听,挣扎的更加剧烈。连带把脚下不稳的江云枫拉扯到失去重心,直接将薙切绘里奈扑倒,娇弱的绘里奈那能承受江云枫那壮如牛的身躯,发出一阵更为凄凉无助的尖叫。天底下就有这么好的巧合,这一幕真好被接待小姐报警后赶到的警察二人组看到。

    年纪轻轻,刚从警校毕业。且正义感爆棚的年轻人民警察,当即抽出伸缩警棍朝江云枫挥去。江云枫灵巧的避开,连忙挥动双手解释道“警察同志,这是个误会。真的,我没有对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误会?”年轻警察看了一眼坐在大床上,衣衫不整,悬泣欲滴,就像一只无助的小兔子一般的薙切绘里奈。更加愤怒,指着江云枫怒道“你对一个花季少女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现在人赃并获还有脸狡辩!老子最看不惯你们这些‘二世祖’!去死吧,人渣!!!”吼完,不由分说就一电棍戳在江云枫胸口。

    “啊……哎呀……喔也……”江云枫剧烈颤抖之后,口吐白沫倒地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