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二零四章 诚哥千古

第二零四章 诚哥千古

    灵活的胖子伊藤诚用浪到极点的走位,避开江云枫喷出的果汁。还不忘帮正在咳嗽的江云枫拍打后背顺顺气。无奈道“伊藤诚真个名字有这么吓人吗?哎哎……干嘛干嘛?事先申明!我是直男,而且还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生赢家。”厌恶的推开江云枫摸向自己脖子的双手。

    “额……抱歉,是我失礼了。”江云枫收回双手,尴尬的摸摸自己的鼻子说道“我只是想查看一下诚哥您脖子上是不是有缝合的痕迹,没别的意思。”

    “缝合?喔,那是我声带小结是做手术留下的疤痕。”伊藤诚摆摆手不以为然,从裤兜里摸出手机,双手合十拜托道“那就麻烦帮我在照看一下女儿们,我给我妻子打个电话,让她送女儿回家。我好继续下午的血拼。”

    “诚哥,您忙~”说实话,江云枫还挺想见一下这位伊藤诚的妻子,不知命运黑做出怎么的安排。会是世界,还是言叶。

    十几分钟后,一辆外观尺寸和薙切绘里奈那辆奔驰一样,但颜色不同(绘里奈的座驾是黑色,这辆是珍珠白)的豪华版奔驰S600停在路边。后门打开,一位身材高挑曼妙,留着齐腰黑长直的女士手腕挂着铂金手提包,身着今年冬季米兰时装周上刚刚发布的最新款女士风衣,下摆露出纤细笔直的黑丝秀腿穿着高跟鞋均匀敲击地面的频率都与围观死宅的心跳一致。完美而温柔的容貌,嘴角总是泛着一丝温暖的微笑,时不时和目光相对的宅男们点头示意。性感曼妙的身材,让江云枫第二次体验到什么叫红颜祸水。

    至于为什么说是第二次,因为第一次江云枫差点就被人活体解剖。没错!第一次让江云枫深刻理解‘红颜祸水’这个词的就是总武高中的校医兼生理卫生老师室户堇。

    如果用鲜花来比喻,室户菫是一朵带刺的黑玫瑰,想要得到她就得付出血的代价。朝自己这个方向走来的女子则是山涧的空谷幽兰,温婉而大气,可远观不可亵玩。

    至于薙切绘里奈,无论身材还是气质都被完爆。顶多算一朵未开放的牡丹花骨朵儿。不对!应该说是潜力股。

    两相对比一下,江云枫有看了看身边的薙切绘里奈,不由自己的摇摇头“哎哟,大小姐您干嘛踩我呀?”

    “我感觉到你在想很失礼的事情!”

    “噢?那您是承认各方面都不如朝我们走来的那位小姐姐咯?”

    “我看你是皮痒了!”薙切绘里奈咬牙切齿的作势要踢,江云枫灵巧的转身避开,连忙挥舞双手赔礼道“是我错啦~~不该脑补这样的对比,求放过……”

    不认怂不行呀,薙切绘里奈现在还是一身白贞德的COS服装,脚上穿的可是盔甲战靴。要是被尖尖的战靴头结结实实的来上一脚,不流血也要被砸出个坑呀。

    那女子温柔而礼貌的拒接了几波鼓起勇气前来搭讪的宅男。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只是将自己白皙细嫩的左手举起,无名指上斑斓的钻戒彻底击碎了宅男们萌动的春心,同时也宣告钻戒的主人已经嫁为人妇。

    依着立柱蹲下和女儿们一起玩手游的伊藤诚也感觉到不远处的骚动,站起来点着脚尖,伸长脖子眺望,然后高兴的挥手喊道“这里,我在这里!”

    少妇也第一时间看到胖的像球一样的诚哥,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快步走来。到达诚哥身边,心疼的从自己的铂金包里拿出一小包面巾纸,作势要帮诚哥擦拭脸上的油彩。

    “唉……别别别,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画上去的,下午有线下活动,据说加奈酱也会出席。我要去应援。”伊藤诚轻轻握住伊人娇嫩的玉手,温柔的谢绝。

    “好吧,只要你开心就好。”伊人宠溺的笑道,随后如小鸟依人般伏在诚哥肥胖的胸怀里,这画面让江云枫感觉到极为不适。这口狗粮甜的发腻!

    “好……好了。很多人在看着呢……”饶伊藤诚脸庞厚如地幔,也架不住在场几百名单身狗怨毒的目光。轻轻拍了拍伊人的玉背“这里这么冷,先送孩子们回爷爷家吧。回头下班了再去接她们。”

    伊人在诚哥怀里腻了一阵后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这才发现自己丈夫身边的江云枫和薙切绘里奈。意识到自己有失礼数。连忙微微鞠躬,言语中尽显大家闺秀的气质“抱歉,是我失礼了。妾身伊藤言叶,刚才贱外(大家族对丈夫的谦称)已经跟妾身详细说明情况。感谢二位照顾我们走丢的女儿们,请您出示您的银行账户午餐的费用我们会双倍奉上。”

    “不用,不用!一顿午饭而已,更何况小家伙们还这么可爱。”江云枫笑着和晓响雷电击掌庆贺。

    薙切绘里奈听完少妇自报家门,眉头微皱。伊藤言叶这个姓名自己好像小的时候在一次很盛大的宴会上听到过。记忆有些模糊。在日本有个习俗,女儿出嫁后会改成夫家姓氏,伊藤言叶肯定是结婚后改的,那么她以前的姓氏肯定不是这个。便语气犹豫的发问“伊藤太太,您未出嫁前是不是姓桂?”

    “桂言叶?!!”江云枫惊了,真的惊了。惊现诚哥原配,击杀世界的居合少女。

    “阿拉~很久没人这么叫我了。”伊藤太太扶着自己细嫩的脸颊,完全没有责怪江云枫唐突的意思。笑道“没错,还没嫁给妾身丈夫前妾身的确叫桂言叶。话说~~这位小姐,妾身也觉得你有几分眼熟呢。”

    脑海深处的记忆慢慢浮现到薙切绘里奈眼前,古朴典雅的日式庭院,规模虽然没有远月的薙切主宅宽大。但深厚的家族文化底蕴是薙切主宅所不能比拟的。低矮但整洁的院墙,正门立柱铭牌上只有一个‘桂’字。

    记起来了,薙切绘里奈那时只有9岁,而那一场盛大的日式传统宴会真是桂家的言叶大小姐下嫁给当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婚宴主厨就是最近的爷爷,远月总帅薙切仙左卫门。

    “好了,言叶以后有时间在叙旧吧,下午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到时我可能无暇顾及宝贝们。你先送她们回去吧。”伊藤诚轻轻推了推自己的妻子。

    “好,宝贝们和跟妈妈去爷爷家玩好吗?来跟哥哥姐姐们说再见。”

    “喔!!”‘六驱’们高兴的欢呼,动作一致的对江云枫和薙切绘里奈萌萌的说了声再见。

    伊藤言叶在诚哥脸上吻了一下后带着女儿们离去。现场发出一片哀嚎。

    “观影体验极差!!!!”

    全勤奖……厨师长的本职工作都快要把作者君压垮了,能挤出点时间写作,保持不断更就万幸了,全勤,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