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八六章 银耳莲子羹

第一八六章 银耳莲子羹

    薙切主宅,奢华而又充满少女风格的卧房内,蜷缩在柔软大床上的薙切绘里奈从噩梦中惊醒。冷汗顺着绝美的脸颊流下,同时也浸透了身上的真丝衬衫。在梦里绘里奈有回到了父亲身边。被完全切断与外界的联系。每天都是没完没了的试菜,然后亲手将‘不好吃’的‘低俗’的‘饲料’倾倒到垃圾桶中。

    “不要……不要……我再也不要过那样的生活!!”精神极度压抑,濒临崩溃边缘的薙切绘里奈抓着自己的金色秀发,声嘶力竭的喊叫着。

    卧室门被推开,新户绯沙子一马当先冲进来,跑到薙切绘里奈身边,担心的询问“您醒了,绘里奈大人。有什么地方不舒服那,需不需要我叫医生?”

    “不要过来!!我不想这样做!!父亲大人!!我不想再试吃那些菜品了!!”惊恐的薙切绘里奈拍掉绯沙子伸来的手,颤抖的娇躯不断的向后挪动,试图拉开距离。

    “绘里奈大人,您冷静些,是我呀,绯沙子。”

    “不要!别过来!”激烈挣扎的薙切绘里奈终于看清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从小就陪伴自己成长的新户绯沙子。喜极而泣的飞身扑上前抱住绯沙子失声痛哭。

    “没事了,没事了。”新户绯沙子抚摸着怀里的绘里奈的金色秀发,柔声安慰“您安全了,仙左卫门大人还是总帅。现在真在和王占元大人分析往后的局势制定相应的措施。”

    心情平复后薙切绘里奈松开抱住绯沙子纤腰的双手,拉了拉身上湿透的衬衫。低声说道“衣服被汗水浸湿了,好难受。我想沐浴。”

    新户绯沙子微笑回答“浴室已经准备好了。”

    古朴的日式茶寮内,有些昏黄的灯光照亮了所以人的脸庞。薙切仙左卫门首先发言,只是声音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疲惫,没有了以往的威严“这次老夫真没想到十杰居然集体反叛。哎~~这难道真是天意。只希望他别把远月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说完之后,仰天长叹一声,面露疲态。江云枫感觉总帅一下苍老许多。

    王占元抿了一口茶水,说道“外部矛盾这回演变成你们家族的内部矛盾,理事会要是插手就名不正言不顺。要是再极个别居心叵测的人加以炒作。舆论对我们很不利,老友呀~这次我真的是爱莫能助了。”

    “没事。”薙切仙左卫门豁达的会有,脸上突然流露出一抹轻松,似乎卸下的什么繁重的担子“没准我会比老兄你现退休也说不定呢。”

    “啊~真羡慕你呀,我早就像撂下这份责任,交给年轻一辈去承担。想想我们老哥几个有多久没去钓过鱼了?”

    “三十年了吧。”

    “是呀,三十年。时间过得真快……”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薙切仙左卫门沉声道“进来。”

    “失礼了。”新户绯沙子轻轻拉开纸门,一身居家服饰的薙切绘里奈走进茶寮,来到自己爷爷身边乖乖坐下。哭红的双眼,委屈的表情,就像一只被逼进死角而惊慌失措的小兔子,全然没有往日高高在上的女王架势。

    见绯沙子准备将门拉上,薙切仙左卫门说道“绯沙子,你也进来。都不是外人。”

    “是,仙左卫门大人。”新户绯沙子恭敬的回答,跨进室内,顺手关上纸门。走到薙切绘里奈身边坐下。

    “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薙切仙左卫门酝酿一下,将事情的经过和原委徐徐道来后,平静的说道“这次总帅的更迭已成定局,虽然我利用条例暂时逼退了蓟,但是他肯定会通过睿山枝津也操控十杰评议会添加增修条文来限制我这个看守总帅的权力。所以,绘里奈今晚你和绯沙子赶紧去收拾行李,一会就和江云枫与幸平创真一道前往极星寮。”

    “那爷爷您呢?”薙切绘里奈担心的问。

    “傻丫头,蓟这次回来的目的出来远月总帅这个位置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你。”薙切仙左卫门慈爱的抚摸着孙女的秀发“总帅的位置,我可以让给他坐,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绝对不会再让我的孙女重新过回那冰冷无情的生活!”

    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绯沙子起身拉开纸门,陆明谢过引路的仆人后转身走进茶寮,先是向在座的人报以歉意的微笑,然后在王占元低语几句。

    “我知道了。”王占元放下茶杯,起身说道“国内有紧急事宜要我赶回去处理,今晚的飞机。老友,到时记得到京城找我,咱们几个老家伙好好聚一聚。”

    “一定。”

    “就这么说定,你可别像年轻的时候放我鸽子呀。”说完,王占元便带着陆明离开。

    “好了,你们赶紧去收拾行李。不然明天就不一定走的了了。”

    “是,爷爷。”薙切绘里奈应下,与新户绯沙子退出茶寮,返回卧室去收拾行装。

    “好了,现在就剩我们三个了。”薙切仙左卫门挪动身躯,盘腿而坐,双手撑在膝盖上,面容严肃,语气低沉“我希望你们替我保护绘里奈。别让她封闭自己的内心陷入那种孤独的深渊。”

    幸平创真望着窗外的天空,乌云已经将天上的星星掩盖,说道“快要下雨了,薙切绘里奈和他老爸的事虽然发一直叫我不要插手,但一开始我就知道我该怎么做了!入学考试的时候,她给我一个‘很难吃’的评价,虽然你们家族内部事件的原委错综复杂,但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不能从她嘴里听到‘好吃’的评价,这口气我咽不下!”

    薙切仙左卫门先是一愣随之释然,转头看向江云枫,说道“江云枫同学,你今晚的做法相当不冷静,也不成熟。但我还是要谢谢你,帮我出了口气,关于绘里奈……”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对不起,总帅。大小姐和小秘书到现在都还没吃过东西吧,我去为她们做点料理。吃饱了才有力气搬家嘛。”

    “呵呵,是老夫的过失。跟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