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八五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下

第一八五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下

    原本以为只是薙切蓟带领蓝带的米其林星厨们来远月只是想单纯的找老友的麻烦,刷一刷存在感,宣誓他的回归。可未成想到薙切蓟不知何时说服了远月十杰,让一场翁婿相会演变成远月总帅更迭的风波。

    “哎……”王占元意味深长的叹口气,尽然外部矛盾已经演变为远月茶寮和薙切家族的内部矛盾,那么理事会就不方便插手了。毕竟明面上远月已经从中华厨师理事会的领导框架下独立出来,与理事会只是合作的关系。

    对老友投去无能为力的眼神,收到的也是薙切仙左卫门谅解的回应。正当王占元打算带领着龙首们离场之时,突然想起此行的另一个目的。于是转身走到一直在忠心护主的新户绯沙子面前,向后伸出手,充当秘书的陆明立刻会意,从随身的公文包中取出一张用中日双语记录有新户绯沙子简要身份信息的铭牌和一张门卡递上。

    王占元接过后亲手放到新户绯沙子手中,温和的说道“新户家的丫头,这个你要收好。过完元旦记得按照上面的时间准时到京城的国家烹饪学院报到。”

    “这……我不太明白王前辈您的意思……”新户绯沙子的看着手里印有自己头像的铭牌,呆呆的问。

    “傻丫头。”王占元慈爱的抚了抚绯沙子的秀发,说道“你被录取了,是明年到国家烹饪学院进修深造的60个人中的一员。”

    冷眼旁观的薙切蓟脸色异常难看,狗腿子睿山枝津也在他耳边低语几句,听完后冷哼一声,说道“绘里奈,到为父身边来,我们离开这里。”

    薙切绘里奈娇躯一颤,慢慢挪着步子朝自己的父亲走去。才走出几步撞到江云枫的后背上。

    薙切蓟见这小子又来坏自己好事,冰冷的说道“江云枫同学,我现在已总帅的名义宣布,你被退学了。”

    “抱歉,你还不是总帅。要行使权利也要到明年开学。”回答他的并不是江云枫,而是幸平创真。

    “好,就算我现在还不是总帅,那也是客人。他对客人做出如此无礼的行为,难道就不应该被退学处理吗?”

    江云枫笑了笑,答“蓟先生,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呢。明明是您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我好心扶您起来,您居然还倒打一耙。不信问问当时在场的各位。”

    “是吗?那就有劳各位远月的‘合作伙伴’们在陈述一下事件的经过吧。”薙切蓟特地加重了‘合作伙伴’着四个字的读音,暗示他们过完年自己就是新任总帅,要他们自己好自为之。

    原先在绘里奈的店里用餐的客人们开始支支吾吾,思考自己的利弊得失。眼光毒辣的王占元当然知道薙切蓟打什么算盘。连忙故作惊讶的去和每一位客人握手寒暄。然后大声的说“各位原来都是远月的‘供应商’呀,幸会幸会!国内的很多料理学校都开设有日料课程,但都苦于没有优质的日式原料,所以教学进度很受影响,如果各位想进军大陆市场的可以找老夫。”

    客人们一听,脑海中天平立刻倾斜。远月再有钱也比不过现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还有那13亿的庞大市场。当今放眼全球没有那个正常的国家敢不买天朝的面子。当即都一致说是薙切蓟自己摔倒,而江云枫则是做好事,理当褒奖。

    薙切蓟左卫门也顺杆子往上爬,对江云枫大肆夸赞。薙切蓟冷声质问“理事长阁下是打算插手远月内部事宜吗?”

    潜台词:有权利了不起呀。

    王占元微微一笑,依旧是官式回应“我方一直奉行和平相处五项原则,首席不要误会。我只是在为国内的那些开设有诱日料课程的学校洽谈优质原材料的供给问题。”

    潜台词:有权利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薙切蓟不知是怒极还是在盘算其他的什么,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和声道“那祝愿理事长阁下洽谈成功,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说完,深深的看了江云枫与幸平创真以及躲在两人身后的薙切绘里奈一眼,转身带着星厨们离开。

    见自己的鬼父离开,薙切绘里奈仿佛失去了浑身力气,一下就瘫软下去。两支强有力的胳膊一左一右把她扶起。交给快步冲上来关心自己孙女的薙切仙左卫门。

    远月校庆的压轴大戏【月飨祭】正式落下帷幕,全校都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中,当然那些经营赤字的倒霉蛋除外。全然没有察觉到一场事关远月未来走向的权利更跌已经悄然完成。

    夜幕完全降临,天空中满是璀璨的星河。游客们都已经离场,学园祭最后的狂欢正式开始。远月虽然是料理名门,但它的本质上还是一所高中,学生们在大操场上架起篝火。围绕着火堆男男女女,成双成对的跳着土风舞。烤制着食物,开怀畅饮。当然全是无酒精的饮料。肆意挥洒着青春。

    江云枫坐在露天大操场边缘的大树下,看着欢闹的人群久久不语。

    “在想什么呢?”幸平创真拎着一打饮料喝一大把烤好的肉串走到江云枫身边坐下,将手里的饮料递过去。

    接过饮料,扣开拉环痛饮一番后江云枫说道“创真,刚才你不该出来,和我在一起。”

    “让好兄弟单独面对危险,自己却袖手旁观。这种事我幸平创真做不出来。”

    “呵呵,我们这样一开始就得罪了新总帅,往后的日子不好过呀。”

    幸平创真一口撸干净一串,嘴里塞满肉块,含糊不清的说道“那有什么好担心了,难道我们得罪的人还少吗?”

    “有好吃的不叫我,学弟你不乖哟。”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然后两团柔软的东西把江云枫撞倒在地。

    “龙胆学姐,赶紧起来。我不能呼吸了!!”江云枫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挣脱了小林龙胆那广阔的胸怀。

    小林龙胆拍拍自己的短裙,挤到二人中间坐下。幸平创真递上烤串。江云枫跟着奉上饮料。接过后好奇的问“你们不恨我投下同意票,导致总帅更替吗?”

    幸平创真呵呵一笑“学姐的做出的决定肯定是经过自己的深思熟虑,我们这些一年级新生什么都不懂。谈不上怨恨。”

    “对呀。”江云枫抿了一口饮料,说道“况且,我对总帅那老头子也没什么好感。开学的演讲说我们时那什么百分之一的精英的垫脚石,切~说话都不委婉一点。”

    “喔,那你干嘛要站出来对抗新总帅呢?”身后响起一个中气十足的低沉男生。

    “当然是看不惯他对我们全体一年级男生心目中的女神,绘里奈大小姐颐指气使的样子呀。”江云枫信口开河,随便找个理由搪塞。

    三人同时意识到要什么不对,又同时转头向身后看去。一身和服的薙切仙左卫门环抱双手站在三人身后。由于高低的落差和角度的问题,薙切仙左卫门下半张脸被篝火的光芒照亮,上半张脸却隐藏在黑暗中,眼睛肿映照出篝火的光芒使得左眼附近的伤疤更加狰狞。

    小林龙胆怪叫一声,连忙丢下手里的烤串和饮料,撂了。楞谁喊都不理会,一溜烟就没了人影。

    江云枫与幸平创真进退不得,只能站起身,尴尬的赔笑“那个,总帅。今晚月色真美。您也是来赏月的吗?”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两跟我来。”说完,薙切仙左卫门转身便走。江云枫与幸平创真相视一眼,无奈的摊摊手,只得一个拿烤串,一个扛饮料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