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七九章 凯里酸汤鱼

第一七九章 凯里酸汤鱼

    小林龙胆叉起一块炸猪排,左右端详片刻,有些失望的说道“什么嘛,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料理。这不就是日式炸猪排吗?学弟,学弟!我要美乃滋和卷心菜丝,这样才正宗。”

    “抱歉呀,龙胆学姐。刚才我已经说了,这式上海的海派西餐里的炸猪排,做法和用料与与日式炸猪排有很大的区别。所以没有配美乃滋和卷心菜丝。”

    “学弟少来了。我好歹也是吃遍远月的美食达人,这点小把戏骗不了我。没准备就直说嘛。学姐不会责怪你的。”

    “呵呵,真的不一样。”蹲在柜台前寻找东西的江云枫笑了笑回答“龙胆学姐,趁热沾一点辣酱油,吃一口就知道区别所在。”

    小林龙胆闻言,将手里的猪排伸到装有辣酱油的小碗中沾一沾,一口吞下。经过捶打后的猪排肉质松散,很好的吸收了腌料的味道。连续三次在蛋液与面粉见往返,让猪排表面裹上一层很厚的蛋面糊。炸制的油温也比日式炸猪排要高,但厚厚的的蛋面糊很好的保护了猪排不至于吸收过多油分。将肉汁与细嫩的质感完美的封印在整块猪排内,直到菜刀切开之时显露出来。

    完美的质感和味道略过舌尖,让小林龙胆汗毛直立。酸甜中带有微微辣味的辣酱油很好的中和了炸猪排油腻,整体味型一反常态的显得清淡素亚。

    其他人见到小林龙胆陶醉的神色也都迫不及待的叉起猪排,粘上辣酱油吃下,赞许声成片响起。美作昂放下餐具,起身走到灶台前。刚刚完成几道幸平流隐藏料理的幸平创真解下系在额头的白色布带,对美作昂说“美作昂,让我见识一下你这几天的修行成果吧。”

    “没问题,不会让你失望的。”美作昂解下缠绕在自己左臂的布带,系在额头上,动作盒说话语气与幸平创真完全一致。将一块内脂豆腐轻轻,菜刀沾水切除边角部分,留取最为柔嫩的内心,稍加修型。

    幸平创真看到这一步,不禁要问“这……难道是……”

    “没错!”美作昂咧嘴一笑,粗犷的相貌稍显狰狞。答道“正是江云枫同学上午展示的那道‘上汤菊花豆腐’,我已经融会贯通了。”

    终于在成堆杂物中把一个瓦罐搬上台面的江云枫闻言,笑道“看懂是一回事,真正上手就是另一回事了。”

    美作昂没有出声,选择用实际行动回答。菜刀也准确的切刀豆腐三分之二的位置停止,巴掌大的豆腐美作昂竖着也落下一百刀。虽说模仿和创作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但就单看美作昂只是看过一遍就能切满百刀。这有些逆天的天赋也让江云枫拍手称奇。

    横竖各切满一百刀后,美作昂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改进,菊花豆腐先砂锅里用清汤加调料小火煨煮入味。沥去清汤,入高汤调整稳定味型。上桌后,众人见在清澈透亮的高汤中摇曳的豆腐丝,兼忍不住舀起品尝。入口后才发现,料理虽然很美味,但与其爆表的颜值完全不成正比。

    “这么,是不是感觉有些失望?”看着一脸古怪的众人,江云枫没心没肺的笑道。

    “按照远月的标准,这道料理的味道是能算勉强合格。真要比较,现在桌上的每一道菜都比它好好吃,可是今天中午那些大妈们称赞却是一直是这没什么特色的豆腐汤。”幸平创真放下汤匙,不解的问道。

    江云枫笑答“因为这道菜看中的并不是味道和口感,重点是对厨师基本功的考核。内脂豆腐本来就以细嫩著称,还切成这样。说句实话,已经吃不出什么口感了。所以说,会点这道菜的食客都是懂行的老饕客。就像今天,大妈们想要看到的只不过是我的刀工而已。身为一个厨师,刀工造诣不过关,连菜都切不好。做出来的料理也不会好吃到哪去。”

    “呵呵,这真是奇怪的逻辑呀。”

    “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江云枫揭开瓦罐的上盖,一股浓烈的酸味扩散开来。

    “哇,你搞什么。”久我照纪捏着鼻子,唯恐避之不急。

    江云枫重新盖上盖子,答道“这是等下要做的那道菜必不可少的重要配料。来自贵州凯里的腌制酸菜。还有陈年老酸汤。”

    “这么算,是不是坏了。用这样的原料做出来的料理还能吃吗?”即使是吃货天赋点满的小林龙胆也不免有些担心。

    “我在怎么解释也没用,做好你们吃一口就明白了。”

    大鲤鱼敲晕,用菜刀破开腹腔,扣除鱼鳃与内脏。斩下鱼头,揉搓鱼身抽出腥线后就留在水槽中任凭流水冲刷血污。炒锅烧热,先淋入较多花生油,待油温升到6层热时,将整碗酸辣椒酱倒到热油中爆炒出香味。江云枫抱起瓦罐非常小心的把里面的酸水到进锅里,动作很轻柔,尽量避免沉淀在瓦罐底部的沉积物随着水流进到锅中。

    盖上锅盖,大火加热。捞起水槽里的鲤鱼,轻轻刷了一下鱼鳞,就直接斩件入锅。一直在关注料理进度的幸平创真,被这一幕完全颠覆的自己的三观。惊道“阿枫!这么大条鲤鱼,你怎么不刮鱼鳞呀?”

    “这你们就不懂了,鲤鱼的鱼鳞都是胶原蛋白。可是这道凯里酸汤鱼成功与否的关键。”江云枫摇了摇手指,把老姜拍碎撒到锅中搅匀,去除鲤鱼残存的鱼腥。酸甜沸腾,鱼肉也泛白还染上了酸辣椒那漂亮的淡红。稍稍闻了一下味道,江云枫满意的点点头,撒入一撮盐,一把拍碎的野樱桃,一抓香茅草调味。然后宝贝般的摸出一小瓶类似小磨芝麻油一样的液体让大家猜猜是什么。

    这股超级香,介于生姜与樟脑之间的味道着实将身为远月高才生的众人给难住了,就连第二席小林龙胆都没猜出着到底是什么油。久我照纪在自己脑海的记忆深处有印象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种香油,苦思良久之后,不太确定的说“这难道是……木姜子油?”

    “厉害!不愧是见多识广的久我前辈。连这么偏门的调料都知道。”江云枫竖起大拇指接着一波马屁,将小瓶子内的香油淋进炒锅,说道“就是木姜子油,这种香油只是在中国西南省份的一些地方菜中才会用到。”从瓦罐里掏出几颗酸菜切碎撒到锅内搅匀,尝了一口味道后确定无误,江云枫抄起炒锅将酸汤鱼倒进一旁准备好的大碗里。关掉炉火,解下围裙挂到一旁。端起大碗回到餐桌,放在满桌料理空出来的正中央。说道“最后一道菜,凯里酸汤鱼完成!大家一起吃吧。”

    酸爽香辣的味道让品尝的众人胃口大开。鱼鳞融化让没有勾芡的汤汁自己变得浓稠,因为有鱼鳞的保护。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炖煮鱼肉一直保持的细嫩的口感,一扫众人这些天劳累而食欲不振的脾胃。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聚餐很快就来到尾声。江雨桐和室友们乘坐最后一班大巴离开远月。其余个人也返回各自住所,将田所惠分类装好的垃圾放到指定位置,江云枫拍拍手正沿着公路追赶先一步离去的幸平创真,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飞快的从身边经过。江云枫本能的转头看来一眼,而轿车后排座没有关上车窗。里面坐着一位紫色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细长的眯眯眼闪烁着冰冷的寒芒。整个人就像一条隐藏在昏暗角落的毒蛇。就在这错身而过的刹那间,两人对视了一眼。

    “鬼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