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七六章 大招《千年食谱颂》上

第一七六章 大招《千年食谱颂》上

    按下冲水按钮,汹涌的水流冲走污物,同样也冲走江云枫的忧愁。站起身整理衣着,想英雄的马桶献上最诚挚的感谢,推开卫生间大门,在洗手台上洗干净双手。江云枫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亦步亦趋的返回。

    临近摊车,只见一群上了年纪的大妈围着田所惠,七嘴八舌的在说些什么。由于距离比较远和现场环境过于嘈杂的关系,江云枫只是看到大妈们嘴不停的在动,而田所惠着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可怜小模样。幸平创真和前来帮忙的美作昂都在忙碌,无暇顾及。

    “不好意思,我不是插队的,我也是这家店的工作人员,借过。借过!!”江云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突破层层包围,接近摊车边缘,问“这到底怎么回事呀,小惠,谁欺负你了,和我说!”

    眼含珠泪的田所惠见到江云枫来到,连忙跑上前拽住手臂就往回拖,还带着哭腔说“江君,你终于回来啦!这些阿姨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

    “啥?还有小惠你听不懂的日语口音?难道说的是中文。”

    “中文的话,我还听到懂。可是阿姨说的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中文。”

    “是方言呀,没事。让我来接待。小惠你照顾其他客人吧。”江云枫接过记菜本,迎着大妈们走去。用标准的普通话询问“各位大姐,有什么想吃的料理。只要我们有材料都可以现做。”

    大妈们开始七嘴八舌的点餐,贵州话,东北话,云南话,安徽话,上海话等等,十几位大妈就有十几种方言。别说田所惠了,就连江云枫自己也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连忙摆摆手,示意大妈们先安静一下,说“大家先到休息去就坐,然后推荐一个人代大家点餐,太多方言我也听不太懂。”

    大姐们随着江云枫的指引,在人满为患的休息区中找到一张刚刚用餐完毕的桌子,江云枫迅速收拾干净桌面。经过来到路上交谈,江云枫得知这十几位大姐都是通过网络认识的旅游爱好者,这次大家组团到日本自由行就是去箱根泡温泉。返回东京正好赶上远月学园祭的最后压轴活动【月飨祭】就临时改变行程,延长签证时效。经过一阵商量后,推举出精打细算的上海汪姐作为代表点餐,一位衣着光鲜,打扮时髦的妇女站出来,操着上海话一口气点下了十几道菜。

    认真讲菜名记录下来,江云枫在大脑里搜索着相关的信息。理顺思路后才感觉到这位汪姐不简单,所点的每一道菜,不仅照顾懂啊团里每一位姐妹的口味,还都是极具各地特色的地方菜,而且非常考验厨师功底,一看就知道是游走各地的顶级老饕,难怪大家会推举她。

    江云枫与前来放置新碗筷的田所惠点头交接,端着装有刚才收拾的碗筷的塑料篮子快步跑回摊车。将篮子放在回收处,将菜单撕下来贴在摊车门楣上。

    幸平创真与美作昂此时早已将卖空的锅贴,甑糕木桶,胡辣汤锅全部换成炒锅,从早点模式切换到正常中华料理摊位。美作昂正娴熟的制作着焖面,并且经由自己改进,玩出不少花活和新鲜感十足的搭配。看见这位升高两米,五大三粗的巨汉尽然如此心灵手巧,将一盘油腻的焖面摆出各种少女心爆棚的摆盘。

    江云枫看着这有些诡异的画风,眼角抽搐“该怎么说呢……美作昂同学还真是……有天赋呀。”

    “那是,‘完全追踪者’可不是盖的。”幸平创真将自己刚刚炒好的一份干香回锅肉递给游客,笑道“他只是看我做了一遍就可以完整的复制出来,然后再加上自己的创意去修改料理不足之处。”

    “真有这么牛,那怎么还会在秋季选拔赛上被你完全碾压?”

    “这不就从另一个侧面证明我的料理实力是无法复制,不可战胜的!”幸平创真说着说着就开始膨胀。

    “少得意了,第三名。你这么说有考虑过我这个冠军的感受吗?”

    “哼!就你那道决赛的料理,我现在已经想出应对的方案,而且一定稳赢。”刷着炒锅的幸平创真不服道“美作昂的实力很强,尤其还是经过在我老家的特训之后,阿枫你要是被他盯上,跟踪模仿,想要稳赢他很难。”

    江云枫拿起围裙边扎边说“有这么厉害吗?创真,你没在那故弄玄虚。”

    此时,正好排到的一是对情侣,点了两份‘限时麻婆随性咖喱担仔面’,幸平创真操起炒锅,笑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那么就让你见识一下‘完全追踪者’那细致入微的观察与模仿吧。”转头对美作昂道“客人点了两份同样的料理,我们一起制作,这样节省时间!”

    “好!”将摆盘完毕的焖面交给田所惠送达客人。美作昂也快速刷干净炒锅,与幸平创真同步将菜籽油加入炒锅中加热。不论热油的时间,滑炒牛肉粒的速度,煮面条的姿势,放包裹有咖喱汤汁的狮子头的手法都达到了惊人的同步。就连担仔面的摆盘,狮子头放置在碗里的位置都一模一样。用同样的动作,同样的表情,说着同样的“让您久等了!”把担仔面递给客人。

    “两个幸平创真,有点意思啊。”

    幸平创真擦了一下汗水,问“怎么样?很神奇吧!话说,这张菜单上写的都是什么菜,我好想在你的书里没见过这些呀?”

    江云枫扎好围裙,笑了笑说“这些都是中国各地的地方菜,别看它们没有八大菜系出名。做起来对功力的考究一点也不比那些传世名菜简单。怎么样美作昂君,想学吗?”

    美作昂粗犷的脸上泛起狰狞的微笑,别看他有些吓人,但那的确是善意的微笑。说道“难道江云枫同学不怕我复制过来后改进完用来战胜你吗?”

    “呵呵,如果你真能学会每一道菜的精髓,并且加上自己的创意改进然后在食戟上战胜我,那样我没非常高兴。”江云枫拿起一盒内酯豆腐,正色说道“看清楚了,这是那张菜单中最简单的一道‘上汤菊花豆腐羹’!”用菜刀削去装塑料盒的四个角,在撕开封膜将柔嫩的内脂豆腐轻轻倒在案板上。

    菜刀洗净,沾水。平刀削去豆腐相对较老的表面,修整周围。去除不需要的部位,只留下一块巴掌心大小,最为柔嫩的内心。接下来到了打花刀的环节。江云枫先定定站一会稳定内心情绪,双脚站定与肩同宽。提手上势,菜刀轻轻落下,刀刃切入豆腐三分之二位置后提起,并没有切断。然后往右移了一丝肉眼几乎察觉不到的距离再度下刀。江云枫保持这个姿势在这块小小的豆腐上竖着切了上百刀。

    “一百五十七刀!”现场围观的吃瓜群众中的数记君报出江云枫的挥刀次数,在场的媒体们的摄像机和远月安装在附近的监视器也镜头也将这位在平静的少年挥刀的过程记录下来。临山高台区‘凡尔赛宫’后厨,正在煎早上从法国空运来的鹅肝的薙切绘里奈听到副厨新户绯沙子的提醒,抬头看向墙上的液晶显示器。屏幕上正直播着江云枫那技压全远月一年级的刀工。

    “又在卖弄了。”薙切绘里奈仔细看了一眼后便低头继续煎自己的鹅肝,还不忘轻蔑的评价一句“不及格。”

    “都这么好了还不及格?”新户绯沙子一时没想明白为什么。

    切完第一轮,江云枫收刀,刚才自己内心也默数了切下的刀数,和围观的数记君报出的一样,‘啧啧’两声后摇摇头,自顾自的说道“手生呀,不及格。”

    一旁已经有些目瞪口呆的美作昂,咋舌问道“就这么大点豆腐,还是内脂的。已经切了一百五十多刀了,还不及格,那要多少刀才及格?”

    “三百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