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七五章 一份抹不去的乡愁 下

第一七五章 一份抹不去的乡愁 下

    江云枫愣愣的抬起头,眼前是站在一位头发花白,年龄最少也在70岁以上的老者。身边站着一位身着OL职业装妙龄御姐。老者见江云枫傻愣愣的看着自己,便慈祥的再说一遍,不过用的是标准的普通话。

    回过神来的江云枫把手上装有甑糕和生煎的餐盒递过去,不确定的问“老先生,您真的要点胡辣汤吗?”

    “没错,我爷爷点了餐,麻烦你快点。”妙龄御姐接过餐盒,见到江云枫反应迟钝就语气不悦的催促。

    “妞妞(御姐的小名),爷爷怎么教育你的,为人要有礼貌。”老者语气语气略显严厉,最后还是慈爱的抚了抚自己孙女的秀发,说道“赶紧给这位小兄弟道歉。”

    “知道了,爷爷。还有能不能别叫那个小名,好羞耻的说。”御姐不依的撒了撒娇,然后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声“对不起,麻烦您快些。我爷爷年纪大了腿脚不便,不能久站。”

    “呵呵,老头子还没老到那种程度。一碗胡辣汤下肚,我依旧能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说完。老者将拐杖挂到右手壁上,摆出八极拳小架里‘里门顶肘’招式。

    御姐一脸惊慌,连忙扶起老者,担心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爷爷的八极威风不减当年,我们到后面的长凳上坐下休息吧,胡辣汤等下会送过来的。”

    “是呀,老先生先到休息区等待一下。”江云枫取出两只大碗,盛上胡辣汤,突然想到什么,回头询问已经就坐的老者“老爷子,您和您孙女的胡辣汤要陈醋还是辣油?”

    老者问了一下自己孙女后答道“一碗加醋,一碗原味。”

    “好勒。”江云枫端着托盘来到老者桌前,将两碗胡辣汤摆在二人面前后又放上一盘牛肉锅贴,说道“让您久等了,配合胡辣汤的葱油饼,油条小店都没有准备。这份锅贴是小店附赠,不收取餐券。那么请慢用。”

    见江云枫转身离去后,御姐拿起汤匙搅动自己面前那碗灰褐暗红,粘稠不已的汤汁。里面有肉,有面食制品,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食材。浓烈的胡椒味让御姐不自觉捏住自己的琼鼻,问“爷爷,这个真的能喝吗?颜色好怪,味道也很冲而且黏糊糊的感觉好恶心呀。”

    老者将自己那碗加陈醋的胡辣汤搅匀,舀起一汤匙送到嘴里。感受着胡椒味在自己鼻腔中氤氲升华,顺滑的汤汁从咽喉落下。陈醋的酸鱼胡椒的微辣,让味蕾无比愉悦。Q爽弹牙,吸饱汤汁的面筋使得口腔唇齿留香。一口胡辣汤配上一口外观焦黄酥脆,内里鲜嫩多汁,咬一口既酥又脆。上部柔嫩,底部酥脆,牛肉馅味鲜美的牛肉锅贴。咽下后一脸满足的笑道“妞妞,尝尝吧。这是爷爷小时候的家乡的味道。”

    御姐得知这是自己爷爷小时候经常吃的料理,也兴奋的舀起一勺,眼睛一闭塞到自己嘴里。浓烈的胡椒呛人气味让御姐想咳嗽,考虑到可能会将嘴里的汤汁喷出来,于是便一手捏着琼鼻,一手死死捂住自己的樱桃小嘴。硬着头皮想要咽下去,但汤汁中蕴含的中草药气息和粘稠腻滑的感觉刺激着御姐的咽喉,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御姐最终还是没能咽下,喷到一边后开始剧烈打喷嚏。

    “哎呀,客人您没事吧?”听到一阵骚动,江云枫回头查看究竟,正好目睹了御姐将嘴里的汤汁吐到地上这一幕。连忙拍了拍身边田所惠的肩膀,示意其照看一下。自己则抓起一旁的纸巾盒跑到御姐身边,递上纸巾关心的问“胡辣汤不好喝还是不和您胃口吗?”

    “呵呵,小兄弟不必紧张。我孙女只是暂时没有适应这种口味,多喝几次就好了。”老者抽出几张纸巾递给自己孙女。

    御姐好不容易止住喷嚏,接过纸巾狠狠的擤了擤鼻子说道“味道很美,就是那种黏糊糊的口感和呛人的胡椒味我还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妞妞你要今早适应这种味道,不能喝胡辣汤的河南人,还是河南人吗?”

    “爷爷~都说了,不要再提这个小名了!真的很羞耻的。”听到自己爷爷又叫自己那个羞人的小名,御姐发着小脾气。端起餐盒,舀了一勺甑糕吃下,香软甜糯的滋味让御姐嘟起来都快能挂醋瓶子的嘴唇平复下去,笑容有重新回到俏脸上。

    这对爷孙很快就享用完胡辣汤和水煎包与锅贴,御姐擦拭完自己娇艳的红唇,将纸巾丢到垃圾桶中,说道“爷爷,吃完了。我们走吧。”

    老者坐在长椅上沉默一下后说“今天,我已经到了逍遥镇的胡辣汤。但我还想吃一碗家乡的面。”

    “可是爷爷,我们的餐券已经用完了。要不您在这等一下,我去远月大门排队兑换。”

    “算了,算了。”老者拄着拐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说道“不就是一碗面嘛,回去自己做也可以。不要再去排队了。”话说道很轻松,但失望的神情还是被江云枫敏锐的捕捉到。

    江云枫转头问身边忙碌的幸平创真“创真,还有面条吗?”

    “有呀,阿枫要做什么?”

    “我想满足那位老人家对故乡的思念。可是没有餐券入账。”

    “招待不周!”幸平创真将手上的餐盒递给面前的客人,转头对江云枫笑道“一张‘梅’劵不能左右我们和久我学长之间对决的胜负,但一碗面可以缓解一位老人对故乡几十年的思念,很值得。”

    江云枫笑了笑,回答“创真,这份情谊兄弟记下了,回头会回报你。”

    “回报就不必了,以后我玩吃鸡的时候你别以时间太晚赶我走就行了。”

    “行行行,你通宵都可以。只要被别人阴死后别激动的砸我那价值RMB万元以上的神机就好了。”江云枫笑答完就转身跑向准备离去的老者身边。

    “老人家请留步。”

    “喔,小兄弟还有什么事?”老者停下脚步。

    江云枫抓起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掉脸上被炉火逼出的汗水笑道“老爷子想吃家乡的味道,我可以做但就是不知道合不合您的胃口。”

    “可是,我们现在没有餐券了。”

    “没事,这一份我请!”

    将老者和他孙女重新请回长凳上坐下,江云枫跑回灶台,点燃炉火,炒锅上灶放入肥猪肉煸炒出油后下葱,姜,蒜,干辣椒爆出香味,接过田所惠递来的猪肉片倒进炒锅里,淋入料酒去除猪肉的腥味。猛烈的炉火让炒锅里也燃起火焰。江云枫借着火势将四季豆也倒进锅里和猪肉片一同爆炒。颠了几下勺后,淋入一汤匙老抽给猪肉上色,两汤匙生抽提鲜,盐,鸡粉调味。猪肉片爆炒到金黄,四季豆也变成深绿色,江云枫往炒锅中倒入清水,正好没过猪肉和四季豆。抓起一把面条,抖落多余的面粉。均匀的铺洒在炒锅中,盖上锅盖焖煮。

    腾出手后,江云枫又拿来一个小碗倒进一些生抽,陈醋,一小勺白砂糖,一点点花椒油,搅拌均匀制成料汁。焖煮也过去大约有10分钟,江云枫一手揭开锅盖,锅内蒸汽散尽后,一股浓香扑鼻而出。将手里那一小碗料汁淋到面条上,香味变得更加强烈好而更有深度。

    放下手里的锅盖和小碗,操起炒勺猛攻几下,将锅内的面条与料汁和肉片四季豆炒匀,出锅。一盘油光发亮,喷香扑鼻的焖面被端到老者面前。江云枫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清楚老爷子您是哪里人,不过看您先前那八极拳的架势,应该是河南开封一带,所以我就做了河南口味的焖面,您尝尝看合不合胃口。”

    老者看着眼前那盘焖面,握筷子的手激动的有些颤抖。迫不及待的夹起就往嘴里塞。后来觉得不过瘾,索性左手端起盘子,直接在长凳上圪蹴(蹲着)大口大口酸爽无比才吃着喷香的焖面。三两下就将整盘面条吃光,御姐急忙奉上茶水,埋怨道“爷爷!您就不能慢点吃吗?刚才好吓人呀,我还在担心要是您噎着了该怎么办。还有这么油腻的食物,以后还是少吃为好,不然又要三高了。”

    “呵呵,抱歉,抱歉。”老者接过茶杯,抿了一口顺了顺气,笑道“爷爷我二十郎当岁的时候就支身到日本打拼,进过番艰苦的奋斗才创下一番基业,算算时间也有快50年没有尝过家乡的味道了。闺女呀,你虽然在美国出生,美国长大。但是不要忘记你身上流淌的是华夏民族的血液,我们河南人的基因。以后要多尝尝这些你认为不健康或者恶心的食物,那是故乡的味道。不论你以后走到世界的那个角落,它都会让你回想起自己来的地方。”

    说完,老者矫健的纵身一跃,跳下长凳。当然这样的举动自然又惹来孙女好一阵埋怨。安抚完自己孙女后老者对江云枫笑道“小伙子,今天谢谢你了!让老夫了却了几十年的心愿,也缓解的萦绕在心田的乡愁。死而无憾了!”

    “哈哈~老爷子别说这种话,瞧你那身手阎王爷都不敢收,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也不一定是您的对手呀。您一定会福如东海寿比南山,长命百岁的。”

    “呵呵,小伙子真会说话!那就借你吉言了,回头我派人把餐券送来,那老夫就先走了。”说完带着自己孙女离开的小摊。

    这时,幸平创真联系来帮忙的美作昂也和后勤部提供的食材一同到达。众人见面到过招呼后,江云枫问幸平创真“怎么样?看明白了没,创真?”

    “我看懂了,还真是一道简单又好吃的料理。”

    “那就好,我都憋了一早上了,既然美作昂同学到了,那就快来顶我的岗位。我快憋不住了!!”江云枫痛苦的呼喊着,想场外跑去。没几步身后就传来幸平创真那特有的呼喊“下面本店开始提供新菜单,价格不变!就是大家刚才都看见的焖面!”以及游客们的欢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