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七一章 灌汤黄鱼

第一七一章 灌汤黄鱼

    “说道好!麻辣的确不是川菜的全部,但是川菜的‘灵魂’。”一道中气十足,不怒自威的的话音响起。人群外围发出一阵阵尖叫,然后以话音为中心开始骚动,江云枫垫脚眺望,好像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出现,在场的年轻的游客们都激动不已,纷纷举起自己的手机拍摄着。

    “各位,麻烦让一让。老头年纪大了,太挤我瘆得慌。”幽默的语调让游客们爆发出善意的欢笑,人群自动向两边分开让出一条通道。一抹绚烂的金发飘过,远月女王,十杰第十席薙切绘里奈率先出现。江云枫这下明白为何那些年轻的游客会如此兴奋,大小姐经常出席各种与美食相关的公众场合,常年是全日本销量第一的《美食周刊》封面人物,为此日本最大的电视台NHK还专门录制了一部讲述薙切绘里奈成长历程的纪录片,其他地方台竞相转播。收视率高达恐怖的98.9%,成为历年来收视冠军。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容姿,绚丽夺目的金色秀发,高岭之花般冷清气质。让薙切绘里奈在日本的人气超过那些当红的一线女星,当之无愧的成为所有年轻人心目中的偶像,所有16至35岁男性的梦中情人。(别人是不是作者君不知道,至少是作者君的梦中情人)

    但这次随行采访的记者显然没有给这位高贵的大小姐多少镜头,而是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后面出现的那位大人物身上。一位身着月牙白底盘龙纹饰唐装的老者,打理的一丝不苟的银发,修剪得整整齐齐的络腮胡。方正威严的国字脸上那双仿佛洞察世间万物如深潭般的眼睛,不论对视几回都让江云枫感到一阵心悸。

    “丫头,你不是一个合格的带路党呀。照顾一下我这位老人呀!”王占元语调看似是训斥实则满是宠溺。薙切绘里奈吐了吐小香舌,快步跑回去搀扶着王占元的左手,撒娇道”对不起呀,王爷爷。别告诉我爷爷,不然今晚回家又要挨骂了~”

    王占元慈祥的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责怪的意思。拄着紫檀龙头手杖缓步前行,围观的游客自动分开,自觉保持距离。走到‘久我饭店’和幸平创真的小摊车之间。王占元左右各望了一眼后,笑道“已经到中午了。我的宝贝丫头估计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咯。先吃点午饭在继续参观吧。”

    薙切绘里奈闻言立刻就不依了“没有了~我才没有饿的咕咕叫呢……”

    “好好,是老头我的肚子饿的咕咕叫了。”安抚完炸毛的绘里奈,王占元眼光望向在场的另一个金毛,和蔼的笑道“那边的是久我照纪吧,有段时间不见了,近来可好呀?”

    久我照纪听到王占元呼唤自己的名字,便兴奋的快步上前,恭敬的执弟子礼,激动的答道“晚辈正是久我照纪,掌门还记得晚辈的名字,晚辈实在……太高兴了……”由于情绪激动,声调都有些颤抖。

    “都21世纪了,就不要再叫‘掌门’这个诨号了。再说一年通过高级厨师测的少年天才,我怎么会忘记呢,”王占元摆摆手,笑道“已经是午饭时间了,久我同学能不能做道菜给我这老人家尝尝,年纪大了,麻辣我可受不了。”

    久我照纪兴奋的答应,快速返回自己的店里着手准备。

    “那我们就到那边去找个空位坐下吧。”王占元指了指幸平创真身后的休息区,一行人便在一张空出的座椅上坐下,田所惠胆战心惊的上前,询问“这位客人,您需要点什么料理?”

    王占元笑了笑,对薙切绘里奈说“丫头,你来点吧,这顿王爷爷请你。”

    “别紧张,小惠。”薙切绘里奈先安慰一下田所惠然后看了一眼菜谱,眉头一皱,说道“把江云枫给我叫过来。”

    收到大小姐的召唤,江云枫立马放下炒锅,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笑道“您有什么吩咐?”

    “这本菜谱是你制定的?”薙切绘里奈拍了拍菜谱,有些不满,问“有没有高级一点的料理?”

    “这……实在抱歉了,因为预算的问题……”江云枫只能为难的回答“而且,创真君走的是平民路线,所以我们的摊子风格是大排档。”

    “算了,丫头。大排档也有好吃的料理,小伙子,我记得你,在横滨你做的黄鳝煲很不错。怎么样?有什么招牌菜推荐吗?”

    江云枫正色反问“前辈想吃的什么?”

    “老头我今天想吃鱼。”

    “没问题,前辈稍等。”刚要转身离开就被薙切绘里奈拉到一边,低语“这关系到我们远月的脸面,你要是敢端出什么炖杂鱼,我饶不了你!”

    “可是我们这里真没有什么名贵的水产,只有一些小鱼小虾。而且做出来味道也不差的,大小姐放心了。”

    “不行!没有水产就自己去想办法,反正不能端出低档的料理!”说完薙切绘里奈转身回去陪同王占元。

    江云枫顿时感到一阵头大,这可如何是好?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对面金碧辉煌的‘久我饭店’,于是只得厚着脸皮登门求助。

    正在油炸鸭子的久我照纪抬起头,有些戏虐的问“借鱼?呵呵,那你想要什么鱼?”

    江云枫挠挠脸,怪不好意思的说“一条大一点的黄花鱼就行了。”

    久我照纪原本以为他要石斑鱼之类名贵海产,可没成想只要黄花鱼这种平常的货色。便点点头让手下去取。

    江云枫抱着一条2斤重鲜活的大黄花鱼返回店面,对田所惠说道“小惠,帮我拿瓶烈酒来。”

    因为王占元的到来,使得游客们只顾着围观没有点餐。空闲下来的幸平创真也凑过来准备打下手,问道“阿枫,你打算做什么料理?”

    “灌汤黄鱼,创真你那把两面开刃的尖刀带来了吗?”

    “带了。”幸平创真从摊车里自己的厨刀匣中抽出那把到递给江云枫,说“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找个盘子,洋葱铺底,西蓝花衬边,再烧一锅热油。”

    幸平创真答应一声,便到一旁准备。这边江云枫把黄花鱼在水槽中清洗干净鱼身,用毛巾包裹后重重摔在砧板上。

    薙切绘里奈看到这一幕不解的问身边的王占元“王爷爷,他这么摔鱼是打算干嘛?”

    “那是帮鱼摔晕,好方便下一步操作。制作灌汤黄鱼有三大要点和难关,马上他就要面对第一关,脱骨。”

    清除腥线,鱼鳃,斩断脊椎骨。在两侧鱼鳃后各开一刀,切出一个8厘米的口子。将黄花鱼拉到案板边缘,左手压下鱼头切开变大。江云枫深吸一口气,右手上的双刃厨刀贴着脊椎骨插入,开始顺时针切割。

    “下刀果断,手法稳健。”王占元点点头,给出很中肯的评价。

    薙切绘里奈则是第一次见到江云枫如此认真专注,运刀轻而柔,精确的割开骨肉相连的关键节点。切完一面后换另一面。就在围观的游客和记者的镜头下将鱼骨连带着内脏一起抽出。

    在鱼腹处开了一个小口后,江云枫把到丢到水槽里。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拿起搭在肩上的毛巾擦拭掉因为精神高度集中而溢出的冷汗。

    接过田所惠递来的高度白酒,整瓶塞到一嘴里。摇晃鱼身让带着血色的酒水从鱼腹的小口流出,顺手将鱼鳞打掉。幸平创真端着准备好的底盘回来,说道“阿枫,装饰我已经做好了,油锅也热了。你干嘛用白酒洗鱼?”

    “高度白酒洗刷鱼肉,既可以取出腥味还能提高鲜度。”江云枫一边将剁碎的羊肉高汤皮冻从黄花鱼嘴里塞到鱼腹内,塞满后在鱼身抹上面糊,封住切口便快步跑到油锅前。

    捏着鱼尾,江云枫将整个鱼身浸到油锅中粗略炸一下,让三个切口上的面糊先凝固,要是腹内稍微融化的高汤流出就前功尽弃了。在捞离上摆好造型后再将整条鱼浸到热油中炸制定型,几分钟后捞出,拿炒勺舀热油慢慢浇淋。

    反复几次之后,黄花鱼已是金黄香脆。江云枫小心的将鱼摆在盘中央,撒上芥蓝菜心切成的薄片点缀。整体效果和全是那部《满汉全席》电影中一样,不过内容是简配版的。正好与久我照纪的‘甜皮鸭’一道呈现在王占元与薙切绘里奈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