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六一章 黎明

第一六一章 黎明

    就在天际线刚刚泛起一丝亮色之时,一间豪华卧房床头柜上一台崭新的亮银色的果X手机忠实的执着主人昨晚制定的行动计划,准时响起闹铃。一旁的紫檀木大床上发出一声极度不满梦呓,名贵的雪白色蚕丝被中伸出一只手臂从床下拖出一柄铁锤。朝床头柜上的手机狠狠砸了几下,将其砸成零件状态。手机也算是为自己的主人鞠躬尽瘁了,巨大的卧室有恢复了安详的宁静。

    天边已经开始浮现鱼肚白时,巨大卧室内的安详宁静被一阵怪叫所打破。“呀~~~~啊~~~~~”蚕丝被‘哗啦’一下掀翻到地上。久我照纪跳下床铺,抓起昨晚女仆放在椅子上象牙白唐装,手忙脚乱的换下睡意就往自己身上套。来不及扣衣服扣子,久我照纪用嘴叼着自己的定制GUCCI(古驰)男士皮带,双手合十对床头柜上的手机默默道了声抱歉,就提着自己的裤腰带跑出卧室。在洗手间收拾停当之后,久我照纪来到别墅大厅。

    “都准备都怎么样了?”接过女仆奉上的牛奶和早点,久我照纪边吃边听着手下的汇报。

    “主将,一切都准备妥当。只是……”

    “只是什么?”

    光头部员犹豫一下后,道出实情“幸平创真将自己的摊位摆在主将您的饭店正对面。”

    “我还以为多大事呢,手下败将~不足为惧,他敢把摊位摆到我面前,那是自取屈辱。想退学没人拦得住。”久我照纪咽下面包后将手上的面包碎屑拍拍干净,起身带着手下准备离开别墅。没走出几步就突然回头对身后恭送的女仆长说道“去帮我买一台新手机,中午送给我。”离开别墅,深秋的凌晨,山区气温颇低。久我照纪紧了紧衣服,登上了停在门口的黑色轿车。

    幸平创真查看了一下酥皮面团的醒面状态后,满意的点点头从新将保鲜膜盖上,然后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随着【月飨祭】第一天放时间的临近,原先还人烟稀少的中央区几乎转眼间就热闹起来。通信运营商的技术员开始最后的信号调试,而开店经营的远月学生们都纷纷穿着各自店面的特色服装,调整广告牌和宣传海报。或者相互加油打气,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争取第一天就来一个开门红。

    背后一阵可爱的梦呓吸引了幸平创真的注意,转身一看,原来是田所惠已经醒来。缩成一团的绒毯蠕动几下,田所惠挣扎着坐起来。水蓝色的秀发由于焖了一晚翘起数根呆毛。将毯子抱在怀里,睁着朦胧的睡眼,打量着四周。似乎想弄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一脸呆呆萌萌的表情简直可爱度爆表。当看到眼前的幸平创真之后,田所惠终于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精致的小脸‘唰’一声变得通红。

    幸平创真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田所惠立刻扯起衣袖擦拭相应的位置。

    幸平创真再指向自己的眼角。

    田所惠马上跟进。

    幸平创真最后指向自己的鼻子。

    田所惠刚把自己的纤纤玉指放到琼鼻边上,立刻就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于是娇嗔道“创真君,讨厌呀!!!”

    看着如同急眼的小兔子一样的田所惠,幸平创真捧腹大笑一阵,然后做了个禁声手势,指了指灶台边说道“昨晚四点才炸完,让他再眯一会。”

    田所惠萌萌的点点头,看着坐在地上抱着炒勺靠在灶台上睡着了还不断吧唧嘴的江云枫,甜甜的笑了笑。收拾好绒毯穿上靴子,然后就到水槽边去梳妆一番。走到土窑烤炉边上,询问趴着查看情况的幸平创真“创真君,烤炉没问题吧?”

    瞄了几眼后,幸平创真将炉顶盖上,拍拍身上的灰,笑道“没问题,新炉保温性能差就是不能断火。其他的都好。”尖锐的刹车声打断了二人的交谈,黑色轿车停在‘久我饭店’门前。先前就在店内做准备工作的光头部员们全部跑出来,在店门口列队站好。

    一位明显是管事级别的光头部员上前几步,拉开车门。一身象牙白净色唐装的久我照纪缓步下车,列队的部员齐声高喊“主将,早上好!”

    久我照纪背着手,如同首长检阅主将的部队一样在队列前慢慢走过,就差一句“同志们,辛苦了。”眼神从每一名部员脸上划过。时不时还点点头,看来对部员们的精气神还算满意。检阅完队伍,抬头打量着金碧辉煌的‘久我饭店’手指一勾,招来管事的部员,问“食材都准备好没?我专用的厨具和灶台也运来了没有?”

    “食材都已经按照主将的意思和规格切好,厨具和灶台也安放完毕,随时都可以使用。”

    久我照纪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拍拍手高声道“解散!各就各位!做最后的检查,游客马上就要来了!”

    “是,主将!”部员们齐声回答,就像训练有素的士兵一般,各自返回各自的岗位。由于轿车已经移走,久我照纪一转身正好与幸平创真对上眼,于是脸上泛着轻蔑的微笑,走上前去,戏虐道“哎哟,还真的摆在我对面呀。原先有人向我汇报的时候,我以为是谣言,还将那人臭骂一顿。幸平学弟又不是笨蛋,他怎么会自寻死路呢?看来是我错了。”

    幸平创真丝毫不在意久我照纪的嘲弄,平静的反击“希望久我前辈能一直保持这样好心情呀,祝愿今天傍晚时您还能笑得出来。”

    “呵呵,这五天我的心情一定会很好。不过第六天你因为亏本而被退学的时候,我保证不笑。”久我照纪轻蔑的回答完幸平创真,就向田所惠笑道“田所学妹,你还是到我店里来帮忙吧,没必要跟着幸平学弟一起被退学呀。你这么可爱的一个学妹,被退学我会很伤心的,来我店里不需要学妹你下厨制作料理,只要坐在柜台收兑换券就行了。”

    田所惠被久我照纪轻蔑的言语刺激到了,激动的回绝“我是除了创真君这里之外那都不会去的!而且我们不会亏本,也不会被退学,因为我们不是一个人!”

    “田所学妹呀,你和幸平学弟一起如果在主干大道开店或许会有声有色。但是幸平学弟想不开,把开到我对面,结局就注定了。你们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着残酷的现实。田所学妹,不要意气用事呀,中国有句古话: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要是被退学就什么都没了,现在来我店里帮忙还得及。不然一会游客入场什么都晚了。”对于可爱的田所惠,久我照纪还是苦口婆心的劝说,试图挖墙脚。

    “不会的!我们还有……”情绪有些激动的田所惠刚想张嘴说些什么就被身边的幸平创真制止。久我照纪敏锐的察觉到后半句话的意涵,笑道“难道除了田所学妹之外,幸平学弟还找了其他帮手?”

    看着明显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久我照纪,幸平创真笑了笑,说道“要与久我前辈竞争单凭我一个还是有点吃力,找个帮手也是很自然。难道有什么地方违反规定吗?”

    “我只是好奇,那个笨蛋明知道会被退学还要答应你的邀请。”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确是个笨蛋。”幸平创真笑了笑,朝灶台后面踢了一脚,喊道“起来,天亮了!有人来踢馆!”

    “谁?那个小瘪犊子!敢在你太岁爷爷头上动土,真是老寿星上吊-活腻了!”

    听到这全远月别无二家的说话方式,极其别扭的歇后语日文读法。久我照纪原先戏虐嘲弄的脸色就变得不是太好看了。一个穿着背后印着‘某某命’T恤的背影从灶台后窜起。有后手上拿着的炒勺指着周围的人狠声询问“是你?还是你?”

    幸平创真捏了捏眉心,拍拍那背影的肩膀,指了指他身后。

    “哦,抱歉!”背影转过身来,久我照纪虽然已经知道幸平创真的帮手是谁,但再次见到那个用同情目光看过自己的学弟,还是避免不了心有余悸,脸色也变得像生吃苍蝇一样难看。

    久我照纪故作镇定,说道“江学弟,在这种破落的小店你是无法发挥全部实力的。”

    江云枫笑了笑,答道“久我学长,看来您还是没有参透中华料理的精髓。在我们中国市井间有一种说法:一个城市的味觉密码,不是在像您那样金碧辉煌的大酒店,而是在街边大排档的油烟里。所以说,好吃的食物,大酒店固然多。但是街头巷尾更懂得市井小民的口味。今天来的都是普通人。”

    地面传来的轻微震动,打断了众人的谈话。久我照纪迅速转身跑回自己店里,远月的广播宣布【月飨祭】第一天正式开始。各个店面都激动而紧张的看着远处汹涌而来的人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