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五二章 充满回忆的东坡肘子 下

第一五二章 充满回忆的东坡肘子 下

    薙切绘里奈放下餐具,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起身向众人微微鞠躬说道“抱歉,这里已经审核完毕,还要前往下一位同学那里,我就先告辞了。”说完,看了一眼江云枫后对新户绯沙子做了个手势,然后率先离开极星寮厨房。正把装有清水的锅放到炉灶上加热的江云枫明显感觉到薙切绘里奈刚才那一个眼神包含深意,在众人面前不方便说出来。于是解下围裙擦拭双手,高声道“我送送你!”也随后离开厨房。

    后脚跟出来的江云枫果然见到薙切绘里奈独自一人站在极星寮院墙的铁门旁,小秘书新户绯沙子不知去向。便走到身边,笑问“大小姐,给小的一个眼神,让小的跟出来是有什么特别的吩咐吗?”薙切绘里奈只是瞥了江云枫一眼,没有回答。使得江云枫的笑容变得很是尴尬。诡异的安静持续的几分钟,新户绯沙子驾驶着豪华轿车出现在二人面前才打破这种诡异的气氛。

    轿车停稳后,新户绯沙子提着公文包从驾驶室出来打开后部车门,薙切绘里奈快步上车,确认绘里奈坐稳后绯沙子酱后门关上。并没有像以往一样直接返回驾驶室,而是走到江云枫面前,从公文包里找出一个看上去装有一沓很厚东西的白色信封,递了过来。江云枫接过信封,一头雾水的问“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新户绯沙子笑了笑,答“我也不清楚,打开看看不就知道咯,有什么疑问的话就自己去向绘里奈大人请教吧。”说完就一溜小跑的返回驾驶室。江云枫无奈,撕开信封,发现里面装着一沓厚厚的印有梅花图案的大面额兑换券。粗略估算得有大几百万日元的价值,顿时是一头雾水,前几天还死活都不松口的薙切绘里奈,今天就塞给自己这么厚一沓。于是便来到轿车边上,刚想伸手车窗玻璃就自己降了下来,开启一条缝隙正好露出绘里奈半张绝世容颜,眉黛青山,双瞳剪水。

    江云枫颠了颠手上的信封刚要张嘴就被打断“在学园祭上要是亏本的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你应该很清楚。如果营业额不够就拿去填补空缺。”说完就将车窗升起,轿车发动平稳的驶离极星寮。江云枫呆呆看着手上的信封,突然笑着摇摇头,将信封收好,对着远去的轿车高喊“我会炖好的‘东坡肘子’用保温盒装好,送到十杰评议会给大小姐做午饭的!”

    返回极星寮的江云枫先将兑换券放到自己的寝室内,再返回厨房。彼时,凌振东已经离开,说是已经满足口腹之欲,返回远月度假村,不再继续陪堂岛银寻找那逝去的青春。大御堂文绪也称自己年纪大了,不和自己这帮小年轻折腾,回管理员室休息。其他人有事的都相继离开,偌大个厨房就只剩下幸平创真,田所惠,堂岛银三人等待着江云枫展示自己的回忆。

    “人都走完了?”江云枫一边重新穿好围裙,一边调侃。

    “是呀,他们都对阿枫你的过去不感兴趣呢。”幸平创真调笑着“我也不感兴趣。”

    “那你留下来干嘛,还不赶紧去练习你的四川料理。”

    “我留下来是对你将要展示的料理感兴趣,至于练习嘛——,既然审核已经通过,就没必要一直进行高强度的练习了,我现在需要的是保存精力。”

    “行了,还是快些让我们见识一下江云枫同学的料理吧。”堂岛银微笑的打断还想继续互损的二人。江云枫微笑着点点头,拿起猪肘子先是用喷灯灼烧掉上面残存的猪毛,顺带燎烧猪皮。所有猪肘子都被火焰处理完毕后全部被推到水槽中,菜刀刮去表皮上的碳化物质,洗刷干净。沸腾的开水中撒入些许花椒,几大勺料酒,拍碎的老姜,半截大葱。猪肘子全部下到锅中焯水,撇除煮出的血沫。待肘子焯到三层熟时捞出,取过菜刀,在保证肘子整体完整的前提下,娴熟的剔除腿棒骨。

    焯水的铁锅被换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口干净的平底锅。江云枫往锅里倒入适量菜籽油。加热至冒青烟,先放老姜片,大葱爆香,再加入八角,肉桂皮,陈皮,丁香,豆蔻,香叶也一同炒出香味,倒入石臼中碾碎,纱布包好备用。平底锅撤下,替代的是一盏大砂锅。江云枫先是在砂锅底部放上用细小竹篾编成的宽孔筛子,在铺上大把香葱和老姜,拿起猪肘子,在表皮上打上十字花刀,以切刀脂肪层为宜,不伤及瘦肉。先在在砂锅中摆成一个圈,中心空出的地方塞入事先预备好的香料包,在盖上没放入的猪肘子。从柜台下抱出一坛极星寮管理员大御堂文绪赞助的20年陈酿绍兴花雕酒,敲碎泥封,撕开黄纸。浓烈的酒香开始在厨房中蔓延。江云枫抱起酒坛,就往砂锅里倾倒,直至将整坛黄酒全部倒完,液面正好没过猪肘子,仔细观察后江云枫满意的点点头,砂锅中再撒入两大抓足有半斤重的冰糖,大火烧开后转小火盖上锅盖慢炖。

    田所惠目睹了全过程,惊讶于全程江云枫都没有放盐和水,于是便问“江君,不加水就只用花雕酒炖煮,真的可以吗?”江云枫摇着手指,答道“啧啧~小惠呀,着你就不懂了,制作东坡肉和东坡肘子时最忌讳加水,按照古法全程都是用黄酒小火慢炖,是吧?堂岛前辈。”

    “没错!”堂岛银微微点头“经过黄酒长达数小时的慢炖,才能使得猪肉变得酥烂,这里要注意,是酥烂而不是软烂。不过江云枫同学,这道‘东坡肘子’就是你充满回忆的料理吗?”

    江云枫点点头,答道“没错,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制作料理的时候所做的菜,也是我姐姐最喜欢吃的菜。”

    “斯国一~~!!”幸平创真与田所惠对视一眼,纷纷表示震惊“江君(阿枫)果然厉害,一上手就是这么有难度的高级别料理。”

    江云枫无所谓的笑了笑,只是想到自己的姐姐就又陷入沉思。自己的长相和姐姐比起来简直是挫到家了,完全不像一对亲姐弟,上个月终于鼓起勇气给自己这一世的便宜老爸打电话询问姐姐的身世。电话那头陷入很长时间的沉寂,大约过去有十来分钟,老爸江天发出一声叹息,将隐藏了十年的秘密说了出来。原来和自己预想的一样,江雨桐还真不是自己的亲姐姐,原来姐姐江雨桐是老爸江天战友的女儿。故事发生在十年前的一个下午,破获了指标性大案大老虎落马之后收网抓捕也大致完成,老爸作为卧底的战友正带着一家人在旅游期间,很不幸的是被流窜的大老虎残余势力寻仇报复,战友与妻子当着自己女儿的面遇难,当歹徒想向姐姐下手之时,亲弟弟挺身而出保护自己的姐姐,也不幸遇难。闻讯带队赶来的老爸愤怒的将所有歹徒击杀,在血泊中发现奄奄一息的姐姐。

    经过省城大医院全力抢救,终于保住了姐姐的性命。但经历双亲和弟弟当面惨死后受到极大的精神打击,一度到达崩溃边缘,老爸没办法,为了保住战友最后的一丝丝血脉,逼不得已在姐姐心理最为脆弱的时候,通过催眠和心理暗示,将自己和妻子转嫁成姐姐的父母也将姐姐的名字改成江雨桐,也将自己的儿子江云枫变成她弟弟。

    听完老爸的叙述之后,江云枫总算明白姐姐江雨桐左肋下那道刀疤的来历,还有对自己会有这种近乎偏执的宠溺和畸形的超越姐弟的关爱的原因。而这道‘东坡肘子’则正是姐姐出院后两人第一次见面,父母都在外忙自己的事,当时年仅8岁的江雨桐就展示出‘厨房破坏者’的天赋。没办法年仅6岁的江云枫就担起这份担子,照着图画制作出这道菜。

    至于姐姐江雨桐为什么会到日本就读东京大学,其实也是有原因的,起先江雨桐想报考位于京城的公安大学,和老爸一样成为警察,但老爸和老妈强烈反对。关系一度闹得很僵,最后还是老妈以江云枫想去远月留学为借口的怂恿下,江雨桐还真的轻松通过东京大学的入学考试,也来到日本留学。

    得知这一切之后,老爸江天问江云枫以后怎么看待自己这位姐姐。江云枫轻笑一声,坚定的回答“过去的就让她过去吧,现在我只知道江雨桐是我江云枫的亲姐姐,她爸爸叫江天是省公安厅厅长。妈妈叫韩菲,天道盟总舵主。”江天听到这样的回答也笑了起来。

    手臂上的触感打断了江云枫的思绪,耳边传来幸平创真的声音“阿枫,你在想什么呢?都发呆一个多小时了。”

    “啊~是吗?”江云枫赶紧站起身,快步走向砂锅,嘴里还碎碎念叨“千万别糊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