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二四章 暗潮

第一二四章 暗潮

    寂静,除了广播中还在播放的《灌篮高手》主题曲外,全场没人说话,目光全部集中在还挂在篮筐的江云枫身上。比起北条美代子那种纯力量型的战斧劈扣,江云枫这种本应该在扣篮大赛上才会出现的动作,集力量与技巧于一体。让人赏心悦目。松开抓住篮筐的右手,江云枫轻巧的落到地上,双手握拳,大吼一声“啊!!!”,一声怒吼将前半场被女生吊打的压抑全部发泄出来,顺带抒发扣篮后的快感。

    ‘哄’一下,整个体育馆沸腾了。江云枫这一记华丽的扣篮吹响男生队绝地反扑的号角,同时也打开了场边男生们内心的最后一道闸门,青春的热血犹如奔腾的洪水势不可挡,冲破远月茶寮带来的压抑,充分的释放自我。就在场边男同学和着旋律齐声高唱《好像大声说爱你》中将比分追平。水户郁魅砸地传给在内线卡住位置的北条美代子的篮球被幸平创真截断后反手扔出三分线外,江云枫接住后带球突入,脚步刚跨进三分线眼前有一道黑影闪现,飘扬的金色马尾配合着混有汗味但更能激发青春期男生雄性荷尔蒙的迷人的体香(我这么写是不是太绅士了),薙切绘里奈摆在毫无破绽的防守姿势挡住前进的去路,几次背转身变向都没能甩开防守,江云枫内心不免有些急躁,考虑要不要利用身体优势将绘里奈挤开强行突破。但又怕自己这粗野的动作会伤及娇弱绘里奈。正当犹豫不决之时,眼角余光捕捉到有人快速从左侧接近自己,手上回拉,躲过前来联防的水户郁魅伸出来抢断的手。身体不稳,重心向后倾倒,江云枫一咬牙一不做二不休顺势就一个后撤步退出三分线外,立刻跳投。“三分!不会让你得逞的!”薙切绘里奈心里一惊,急忙跟着跳起来,伸直玉臂就算封盖不了也要干扰一下。却惊讶的发现空中的江云枫居然开始后仰,猿臂舒展,篮球脱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越过自己头顶向着篮筐飞去,竟然是后仰跳投三分。就在全场男生齐声高唱道“四斤大豆,三根皮带”这两句副歌歌词之时,‘唰’一声,篮球应声入网。江云枫在三分线外45度角投中关键三分,使得男声生队比分首次反超,顺带也回敬了薙切绘里奈在开场之时那一记0度角的‘下马威’。“反超了哟,大小姐再不加把劲可能会输喔。”江云枫嘚瑟的幌子手指。绘里奈轻哼一声,不屑于顾捡起篮球走到中线附近准备开球。

    老人们常说“做人吶,就要吃一堑长一智,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但今天幸平创真的表现完全颠覆了这句老一辈们的至理名言。因为他在同一个地方,以同样的方式,被同一个人(水户郁魅)连续晃倒三次,幸好补防的叶山亮及时干扰,篮球飞出底线。

    “怎么回事呀,创真你到底怎么了,难道昨晚你太激情,才导致今天腿软?难怪你老来我房间拿卷纸。”江云枫扶起坐在地上揉着自己脚踝的幸平创真接着说“我们换防,你去盯着绘里奈小姐。我来对付这只小野猫。”

    “小心点。肉魅运球变向的时候很‘危险’……”幸平创真艰难的站起来,活动一下脚踝,拍了拍江云枫的肩膀苦笑道。

    “真的吗?那我倒向领教一下!”

    控球的水户郁魅发现原本对位防守的幸平创真换成了小前锋江云枫,轻笑道“怎么换成江君了?那要小心哟。”

    “来吧!让我见识一下!”话音刚落,江云枫就明白幸平创真所说的‘危险’是什么。没想到创真平时一副热血过度的模样,原来也是个闷骚。肉魅开始运球变向的时候还真是‘危险’呀,小孩子看来根本把持不住。因为有三个球在动,自己本来应该盯着在肉魅双手间交替的篮球,可目光总是不受控制的落到因为肉魅弯腰而从运动圆领t恤领口露出的那两抹雪白的半球和深不见底的沟壑之上。

    水户郁魅见江云枫目光并不在篮球上,以为自己抓住空档,便突然加速突破,江云枫的身体本能的跟上想要阻挡,但目光却被那突然加速后被惯性甩外反方向的那对‘球’死死的吸引住,怎么都挪不开。导致动作不协调,左脚绊住右脚。上演了一出平地摔。

    双方你来我往,比分交替上升,9平同时拿到赛点。经过水户郁魅和北条美代子的卡位与挡拆配合,使得薙切绘里奈得以拉出来中投,但却被跟进的江云枫干扰,篮球打在篮筐上高高弹起,女生队错失拿下比赛的机会。“还有机会!”北条美代子高高跳起,欲将着前场篮板拿下,然后补扣。全程被压制的叶山亮这时突然爆发,先一步叫球挑到另一侧,幸平创真冲抢拿下篮板,没等落地就丢给已经退到三分线边的江云枫。

    江云枫接球后后撤一步,摆出一副又要跳投的姿势。“拦住他!!”在薙切绘里奈高呼声中,水户郁魅逼近准备来一个追身大帽,可是江云枫突然将举起的篮球收了回来,砸地从高高跳起的水户郁魅脚下传给在篮底摆好背打姿势的叶山亮。“假动作!糟了。快躲开!!”还没喊完,水户郁魅带着‘球’将江云枫撞倒在地。

    叶山亮接到传球,心想:自己在力量上比不过北条美代子,那就将重点放到技巧上。于是,一个假动作骗的美代子移动脚步,叶山亮抓住这可空挡,像‘天勾贾巴尔’一样勾手上篮,但错误估计了美代子的身体素质,还是被触及到飞行中的篮球,打在篮筐上弹起。

    “结束了!!”北条美代子将想要和自己争抢篮板的叶山亮卡在身后,正准备起跳之时,一个黑影高高跃起,从自己面前略过。在薙切绘里奈,水户郁魅以及全场人惊讶不已的目光中,江云枫右手接住反弹的篮球,由于跳的太高,脑袋都快和篮筐平行了,于是便伸长脖子轻吻一下篮筐再将篮球摁了进去,10比9!男生组绝地反扑,逆袭拿下这场关乎尊严的三对三斗牛。

    薙切绘里奈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输了。不过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节体育课自己玩的很开心。见江云枫还用右手肘将自己挂在篮筐上,便申斥道“赢了就赶紧下来!风头出够了,你还挂在上面干嘛!”

    “被篮网缠住了!我下不去,救命呀!!”江云枫试着挣脱几下无果后便手舞足蹈的高声呼救。见江云枫装13失败,全场不论男女都放声大笑。薙切绘里奈也‘噗嗤’笑出声来,但觉得这样有失身份,便憋了回去,努力不让自己脸上露出笑容。最终众人找来人字梯,合力将江云枫从篮筐上解救下来——

    篮筐的分割线——

    黑色豪华奔驰车行驶在远月茶寮内宽阔的道路上。车内将笔记本电脑放在自己白皙的大腿上办公的薙切绘里奈推了推小巧鼻梁上带着的防辐射眼镜,忍无可忍的对着在胡吃海喝的江云枫吼道“吃东西拜托你别发出声音!!!”

    “哧溜~啊~~抱歉……”江云枫赶忙擦干净嘴道歉“刚才经过剧烈运动,肚子好饿,大小姐车上又有这么多好吃的,一下没忍住……”

    “我没说不让你吃,反正你是属猪的,整天就知道吃吃吃!”薙切绘里奈摘掉防辐射眼镜,捏了捏隐隐作痛的眉心,接着说“你的申请,我已经帮你批下来了,学园祭的铺面已经分配的差不多了,前一两天你可以先在我的店门口摆小摊,或者推着车在整个学园祭校区内流动贩卖,我会帮你在中央区调剂一个店面。”

    “那感情好,谢谢呀,绘里奈大小姐!”

    见到江云枫那充满阳光的笑容,薙切绘里奈不争气的脸红了,别过脸傲娇道“不用谢我!!以后少给我惹麻烦我就谢谢你!”

    奔驰轿车停在校内一处停车场内,薙切绘里奈吩咐司机在此等候,便在蹲在一旁发呆的江云枫面前打了个响指,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沿着楼梯手上高台区,其他的地皮因为学园祭进入倒计时都在如火如荼的加紧施工,赶建各个分配到高台区学长的店面。唯有一桩古典日式木质结构的道场式样的建筑没有被拆除,工程机械和施工队都已经在道场外待命,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下达命令。

    薙切绘里奈在道场门口脱掉玉足上的制服皮鞋,踩着黑丝过漆袜直接拉开纸门,走进去高傲的说“藤田学长,按照食戟规则,您现在应该将道场交接出来,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没有多余的时间和您纠缠。”

    藤田刚正坐在道场正中央,身着胸前绣有‘极真’字样的洁白的空手道服,腰间系着最高段位才能佩戴的黑色腰带。指着身后端着‘极真流文字烧研究会’牌匾的部员,说道“东西我们都收拾好了,随时都可以搬走。只是……”说着,藤田刚目光一凛,站在门边的部员会意,立刻将纸门关上,道场内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一直跟在身后默默看着这一切的江云枫这时突然走向前,伸手将薙切绘里奈拉到自己背后,用身体护住。冷然问道“藤田前辈,您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们是‘极真流文字烧研究会’除了文字烧,我们还习练空手道,说以希望绘里奈小姐也能在空手道上击败我。”

    “藤田前辈让一个弱女子和您比空手道,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

    藤田刚尴尬的笑了笑,随即道“要是你代为出战不就不强人所难嘛,你说是不是,江云枫学弟。”

    江云枫一愣,自己从进来开始就没自我介绍,藤田刚是怎么知道的,突然灵光一闪,瞬间就明白了,还好自己早有准备,便冷笑道“原来学长的目标一开始就是我!为难绘里奈小姐只是个幌子。切磋可以,请你们不要为难绘里奈小姐。”

    “呵呵,当然!切磋完毕,不论输赢,我们都会马上离开道场,不会耽误绘里奈小姐店面的工期,我也是奉命行事,江云枫学弟,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包涵!”

    “哼哼!我可不敢怪罪学长!”这么恨自己,想除之而后快,又使用这么阴毒的借刀杀人计量,其后主使者,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是谁,江云枫走到薙切绘里奈身前,从制服西裤口袋中掏出手机递了过去,“绘里奈小姐,您先到一旁观战,如果见势不妙,马上走,不要管我!”江云枫想了想又说“如果我还能活着走出这里,万水干山,您愿意带我去看吗?”

    薙切绘里奈接过手机眼角含着急的泪花,语带哭腔“谁稀罕管你呀”还没说完就被江云枫用食指点住自己的朱唇,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江云枫递过来的手机开着录音,而且已经录了好几分钟了。

    “那么,为了节约绘里奈小姐宝贵的时间,我们马上开始吧!”江云枫走到藤田刚对面脱掉制服上衣扔到一旁,露出印有舰c大和的痛衫。

    “好,爽快!”藤田刚行了个空手道礼,凛然道“极真空手道黑带免许,藤田刚!请赐教!”

    “不敢当!咏春,叶……不是……mma,江云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