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一六章 交流

第一一六章 交流

    “能与斋藤前辈切磋真是求之不得,那么?您打算怎么比呢?”

    斋藤综明站起身,抖落披在肩头的制服上衣,拎着他那把去哪都随身携带的长刀,走到场中央盘腿坐下。江云枫脑海中浮现出无数的疑问,这把刀到底有多好?扛着不累吗?难道上厕所也要攥在手里?上街也拎着,不怕被警察摁倒拖进局子离去吗?怎么过机场和新干线安检?想到最后一个问题自嘲式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身为远月十杰,谁没有专车和私人飞机。根本不用像自己这穷酸样,尽是想方设法的去蹭绘里奈大小姐的豪车,由于每次都把车上橱柜与冰箱中的东西都吃光,已经好几次被小秘书兼老司机的新户绯沙子中途踹下车。

    “就用它。”捏着一张飘落的枫叶,斋藤综明惜字如金,挽起衬衫左手衣袖,将枫叶放到左臂上右手握住横放在双腿上长刀的刀柄,‘咔嚓’卡笋脱落,一柄长度超过50厘米的直刃厨刀展现在众人面前,乌黑厚实的刀背,雪亮渗人的刃尖仿佛是向在座的各位诉说着自己气度不凡的高贵出身。

    “桥豆嘛带(等一下)!斋藤学长,一个普通的交流切磋没必要来这么高难度吧?万一您伤到了,我怎么好意思呢……呵呵。”江云枫善意的提醒。斋藤综明微微摇头,表示这种只是小把戏。右手持刀,深呼吸几下后就以左臂为砧板下刀如风,将枫叶切成如头发丝般大小的细丝落到身前的榻榻米上。切完最后一刀,斋藤综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举起左臂展示给大家看,别说破皮流血了,就连一根白线都没有,更绝的是将身前的细丝聚拢编排一下,摆上切剩下的叶子蒂,一张完整的枫叶有出现在榻榻米上。斋藤综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从怀中取出一方天鹅绒细细擦拭那柄名刀。

    场上爆出热烈的掌声,“好厉害!这就是十杰的实力吗?好像去挑战!”幸平创真依旧是莫名热血。在今年的一年级新生中来至意大利的塔克米·阿尔迪尼与伊萨米·阿尔迪尼两兄弟刀工也算是拔尖的存在,但见到刚才这一幕也只能久久不语。其余新生们也被第五席露的这一手给小小震惊一把。

    “漂亮,漂亮!前辈果然不同凡响!”江云枫脱下自己的制服上衣,起身准备上前应战。“喂!”一直沉默的薙切绘里奈终于忍不住了,江云枫比了个大拇指,回以招牌式的露八齿微笑安抚表情依旧如同高岭之花但内心却担惊受怕的绘里奈。“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学长都露了一小手,那我不回敬一下恐招人耻笑了。”也挽起衣袖坐到斋藤综明对面,江云枫摸了摸身上的口袋后尴尬的问“那个……学长我没带刀……”

    一直以来都对江云枫抱着先除之,而后快态度的睿山枝津也自然不会放过每一次能让江云枫难堪的机会“身为厨师不带刀,你靠什么吃饭?”

    “睿山学长,我们这是来喝茶的,随身带刀想干嘛,打架吗?还是说您想把我们全剁了?难怪选在这种深山老林里举办十杰见面会,剁碎了直接埋了,还真是您的风格呀,一如既往的坏。做厨师白瞎了您这人才,您天生就应该是混黑道的,要不考虑一下转行,我可以为您引荐几位大佬。”江云枫以小手指扣着鼻孔,漫不经心的说道“话说,您还没换掉您那件豹纹t恤和大金狗链子吗?真的,睿山枝津也前辈您这身打扮和您的气质不搭边呀,老埋汰了!”

    在场的女生都憋不住发出轻声嬉笑,久我照纪更是肆无忌惮的凑到睿山枝津也身边,低声不停的在他耳边重复“大金狗链子……大金狗链子……”睿山枝津也额头浮现起许多青筋,咬牙切齿道“死开!臭矮子!”久我照纪生平最讨厌别人说他矮子,当即准备反骂回去,可没成想被准备看戏的小林龙胆一把拽着后衣领拖回十杰的坐席。末了小林龙胆还唯恐天下不乱的对江云枫喊道“加油!学弟好好教训这个闷葫芦!学姐看好你哟!”

    见死对头被拖走,睿山枝津也强压怒火,对江云枫阴森森的说道“我怎么搭配衣着是我自己的审美,不劳学弟关心,我再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别再拿我的豹纹t恤和金项链说事!否则……”

    “是是是,我知道了,学长!”还没到掀桌翻台彻底撕破脸的时候,江云枫觉得还是见好就收为妙。

    闹剧结束,比试交流继续。斋藤综明拿起摆在自己腿上的长刀递了过去,这一举动让十杰们一片哗然。“斋藤居然舍得让一个外人使用他的宝贝。”小林龙胆惊讶不已。

    纪之国宁宁双手推了推因为震惊而从鼻梁上滑落的眼镜“平时我们想看一眼都不行呢。”

    司瑛士平淡的品着茶“这或许就是中国古代所说的‘英雄惜英雄’吧。”

    “这……我可以用这个?”江云枫试探性的询问,举着刀的斋藤综明点点头。

    “那多谢了!”接过拔出长刀仔细端详,见到接近刀柄位置的刀身上那两个以手工一笔一划刻上去的‘正本’二字,不住抽了一口凉气“果然呀,我就说嘛,寻常俗物学长不可能随身携带,日本厨刀界有句古话‘关东有次,关西正本’,这把该不会是……”

    “正本总店,族长私人量身定制。”

    “哎呀!这已经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我能使用它真是三生有幸呀。”江云枫说完也从榻榻米上捡起一张比较鲜嫩的枫叶,切去边角只留取叶脉部分相对肥厚长方形的树叶,放平削掉凸起的叶脉组织,也学着斋藤综明的样子,以左臂为砧板右手持刀。与之不同的是江云枫不是纵切而是从一角下刀切向相对应的另一个角,切完一面后翻面重复。两面都切完后江云枫便捏着这段树叶伸到热茶中稍加浸泡,然后双手各捏一头,将这段不到10厘米的枫叶慢慢拉长的接近40厘米,没错,这就是流传在中国用来做凉拌黄瓜常用的‘蓑衣刀法’。

    在场的都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孰强孰弱。纷纷起立鼓掌。“献丑了,献丑了。”江云枫用自己的衬衫衣袖仔细的擦拭着刀口,斋藤综明先是看了看刀,再看了看擦刀的人,平静道“喜欢?拿去。”

    “不不不,君子不夺人说好。况且我也用不惯。”江云枫擦干净刀刃,将长刀入鞘重新递还给斋藤综明。十杰第一席,司瑛士起身拍拍手,说道“刚才的小切磋已经结束,那我们就开始品茶吧。”侍者们奉上茶点顺带跟换了茶水。江云枫走回自己的座位路过薙切绘里奈面前食发现这位大小姐虽然还保持着一副高贵的模样,但目光一直盯着自己的左手。江云枫干脆重新卷起衣袖,将精壮的小左展示给绘里奈查看,笑道“看吧,我说没事吧?”

    薙切绘里奈仔细打量一会发现的确没有伤,于是便打了个响指,危险!江云枫本能退后一步,堪堪避开新户绯沙子扫过的防狼器。

    “秘书子,你干什么?”

    新户绯沙子握着‘卡兹’作响还闪着蓝色电弧的防狼器,笑道“任何接近绘里奈大人周围一米之内的生物都有罪,必须强制排除,我对你已经很客气了,还没用这个。”说着拿出一瓶防狼喷雾。

    “我去……”

    薙切绘里奈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注视着江云枫,问道“刚才你退后那一步是认真的吗?”

    “废话!我不退后就又要躺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