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一五章 我只是说在场的都是垃圾

第一一五章 我只是说在场的都是垃圾

    “敬酒不吃吃罚酒!愚蠢的笨蛋。”删除照片后薙切绘里奈拭去眼角的泪水,将手机塞回江云枫兜里,对新户绯沙子冰冷的下达命令“把这家伙丢到外面去!”

    “是!绘里奈大人~”绯沙子兴高采烈答应,自己早就看这家伙不爽了,碍于之前得到他极大的帮助才让自己有幸成为现存‘七绝’之一,梁衡大师的关门弟子,能得以继承师匠衣钵。所以当江云枫结局绘里奈大人一米之内时自己不好说些什么。况且绘里奈大人也没有表现出厌恶,现在可好了,绘里奈大人发话,终于可以出手教训着个惹人讨厌的家伙了。绯沙子抓起江云枫的制服衣领,使劲提了几下,发现实在太重提不起来,随即改为拖拽,咬着银牙,憋红小脸才拖到榻榻米边缘。“滚出去吧,惹人嫌弃的讨厌鬼!”新户绯沙子摆动美腿,一脚将昏迷(大雾)的江云枫踹下榻榻米,心满意足的坐到薙切绘里奈身边那个原本属于江云枫的座位,继续用敬仰的目光注视着自己那魅力与智慧并重,高贵与优雅并存的绘里奈大人。果然,自己还是要继续守护纯洁绘里奈大人,任何企图接近绘里奈大人一米之内的生物都是有罪,必须以强制手段排除!

    感受到其他人的目光,绯沙子转过脸阴沉沉的说道“总觉得你们在想些很失礼的事情,怎么?难道我处理被绘里奈大人嫌弃的‘垃圾’的方式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没有……”被绯沙子散发的杀气所震慑,众人仿佛看到绯沙子身后浮现一个若隐若现咆哮的猛虎,纷纷摆手表示自己没意见。要是王占元在场一定会非常惊讶,不愧是二师兄看上的徒弟,短短几天就学会了早年学艺之时每逢厨艺比拼二师兄梁衡总是屡试不爽的无赖计量,威压镇人。

    ko江云枫后就一直保持高冷的薙切绘里奈眼角余光发现幸平创真正微微挪动位置,向榻榻米边缘探头观望,好像是想确定被自己踩晕后又让绯沙子踹下去的江云枫是否还有抢救的价值,沉声道“幸平同学,你这么关心他,不如也去陪他吧。如何?”幸平创真闻言浑身一颤,内心暗道声:抱歉阿枫,兄弟帮不了你了。连忙解释“不必了……呵呵……不必了。我只是腿酸了放松一下,对!放松一下。”伸了个懒腰急忙坐回自己的位置。

    浑厚的鼓声响起,司仪高亢的宣读“十杰到!!”等待许久的一年级生们都将目光聚焦到从远处走来的就九人身上,伴随着飘落的枫叶,远月十杰第一席,司瑛士带头领着小林龙胆,女木岛冬辅,茜久保桃,斋藤综明,纪之国宁宁,一色慧,久我照纪,睿山枝津也来到对面席入座。

    “这就是远月十杰吗?凌驾于整个远月之上的最强十人!”幸平创真热血满满的注视着对面的学长们。“强!不过这气势比起和秋季选拔赛决赛时江云枫差不多,这样的话自己也不是没有机会成为其中一员,能为润的研究所争取来经费。”嗅着肉桂棒的叶山亮打量着十杰们的眼神中充满浓浓的战意。黑木场凉表现更是直接,解开缠绕在手腕上的头巾,扎到头上切换为狂战士模式,话说,温泉旅行那晚爱丽丝强势壁咚挑明关系之后,二人平日里还是主人与跟班,只不过在黑木场凉衣着和配饰上的一些小细节处,爱丽丝都留下明显的个人印记对外宣誓主权。例如,那根特点鲜明的火焰头巾上就多出一个薙切爱丽丝q版头像。刚要嘶吼着喊出挑战宣言的黑木场凉就被身边的爱丽丝拉掉头巾都不用命令,自己就乖乖的坐回位置上。

    打量着神态各异,但意图明显都是想要挑战的一年级生们。第八席,久我照纪一脸为难但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蔑视“喂喂~今年的一年级生都很不友好呀,要是老这样办完这一届干脆就废止这麻烦的‘狩猎红叶大会’吧。你说是不是,那边的双马尾妹妹?”田所惠听到久我照纪问自己,连忙如同小兔子一样点点头。

    “是吗?你也觉得很麻烦吧,总帅老是这样。每年都办也不厌烦……”

    田所惠惊闻是总帅授意,而自己又被久我学长带进坑里赞同了学长的建议,一时间进退失据。幸平创真急忙安抚快要宕机的小惠,看着对面因为睿山枝津也一句‘矮子’就吵做一团的几位十杰,略加思考就决定起团,直接举手提问“我想加入十杰,有哪位学长能和我食戟?”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十杰们都惊讶不已,这家伙不按套路出牌呀,哪有一上来就直接发动食戟的。一年级的几位脸色也犹如吃了苍蝇一般,那表情分明再说,创真君,你这团开的有点快呀!!兄弟们都跟不上节奏呀!!

    “不接受食戟请求!”争吵的睿山枝津也,久我照纪,纪之国宁宁三人异口同声的拒绝幸平创真的请求。“已经成为远月十杰的我们哪有时间和精力去与你们这些区区一年级的小鬼玩这种过家家般的游戏。”久我照纪轻蔑的回应幸平创真“而且,我还要集中精力去想方设法击败我上面的家伙。”听到这样的回答,不光是幸平创真就连一年级的其他人脸色也很难看。小林龙胆扫视一圈后便疑惑的提问“怎么没见江云枫学弟呀?绘里奈酱,难道你没通知他来吗?”

    薙切绘里奈没有回答,只是平静的伸出手,一旁的新户绯沙子递上一杯热茶。接过茶杯后绘里奈直接向身后泼去。滚烫的绿茶落到榻榻米外杀猪般的哀嚎立刻响起“啊!!!好烫!!!”一个人影‘嗖’一声就窜了出来,不住的来回跑动试图减轻痛苦,会场周围的侍者送上冰袋才得以解脱。

    江云枫降温完毕后将冰袋还给侍者,走回榻榻米上,做到绯沙子原来的座位,对薙切绘里奈抱怨“大小姐,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将我叫醒吗?”

    “喔?难道你就这么渴望我踩你吗?变态先生。”

    “真的可以吗?请务必用您的玉足践踏……啊呸!难道就没有更好的方式了吗?”

    “除了用开水烫你以外我暂时还没想到更好的方法。”

    “你……”真打算反驳之时忽然看见绯沙子正用阴冷的眼神警告自己,从绘里奈背上伸出的纤细玉手上正握着一个闪着幽蓝电弧的防狼器。江云枫瞬间认怂,看到身边的幸平创真与其他几位脸色都不怎么好,便询问“你们这是怎么了?”乖巧的田所惠便将事情进过简要叙述一遍。

    “原来如此呀,创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学长们这么忙,你应该怎么说。”听完经过后江云枫举起手,模仿幸平创真刚才的语气“我想成为十杰,为了节约学长们宝贵的时间,所以食戟还请全体十杰一起上吧!”叶山亮捏着的肉桂棒掉到了递上。幸平创真惊讶的合不拢嘴,田所惠直接抱头蹲防,其余几位也都惊恐万分。

    但接下来所发生的的事更加颠覆在场所有一年级生的三观。远月十杰面对这种近乎侮辱性的言论居然选择全体沉默。这话要是幸平创真说出来肯定会被耻笑不知好歹,然后被教训完直接退学处理。但江云枫说出来就不是一句玩笑了,唯一和他交过手的茜久保桃回来后已经在十杰会议上说的很清楚,自己是趁着江云枫生病才勉强赢下‘甜品大师赛’决赛。不然胜负真的难料。从他入学到现在参加的历次比赛还有教授绘里奈小姐的那锅高汤,都从侧面应证江云枫的确有挑战十杰的实力,至于是不是横扫那就要看他心情了。

    “学弟~~难道你真的打算将我们统统赶下来吗?”小林龙胆可怜巴巴的望着江云枫。

    “没有,没有。我只是为创真君做一个向学长们发动食戟同时又节约学长们宝贵时间的方法而已”

    创真君暴起,勒住江云枫的脖子怒道“我才不要用你这种作死的方法呢!!”

    沉默寡言留着莫西干发型,鼻梁上有一道疤痕的斋藤综明睁开眼,语气平静,声音低沉就像低音炮一样极富穿透力“难得江云枫学弟如此空闲,不如我们就在这进行一场刀工交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