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一零一章 实地研修 七

第一零一章 实地研修 七

    preopen(开业试运营)最后一天,幸平创真已经完全融入四宫小次郎的团队,变成不可缺少的一环,在亚伯和琉诗的调教下,法式料理的刀法与技艺不断提高,有了生力军加入shino‘s分店后厨效率直线上升,如同流水线般精准,快捷的完成一道道客人点的菜品。然作为侍者的江云枫却面临人生的一大危机……

    “客人……您……需要点餐吗?”江云枫扯着僵硬的笑容,询问相对就坐于餐桌旁身着华丽晚礼服的两位美艳不可方物的女性,内心却又掀桌的冲动:四宫师父这是搞什么鬼,请谁不行,非要请她们两姐妹,妹妹正用探索的目光打量着自己,好似在拿自己与一色学长进行全方位的比对,不行,不行,怎么能绿了一色学长呢,以后要是自己再闯祸,大小姐生气不理自己,还要仰仗他呢,必须想办法搅黄这档子事。至于姐姐,呵呵,那就更直接了,整个就像头饿狼一样死死的盯着自己,眼睛都绿了,还时不时优雅的擦拭着嘴角流下的口水。没错!江云枫现在面对的真是hub食品集团的千表姐妹。

    “客人……您一直这样不点餐,我很为难呢,毕竟还有其他客人在等待就坐用餐……”江云枫故作为难的说道,隐隐有下逐客令的意思。千表夏芽优雅的打了个响指,店外走进一位黑西装保镖将一只黑色手提箱放到桌上打开露一箱码放的整整齐齐的‘富兰克林’(100美元),浅笑道“这里有十万,足够今晚包下这张餐桌了吗?”

    “千表夏芽小姐,今晚前来的都是提前预定位置的尊贵客人,这不是钱的问题,您这样……我真的很为难……”江云枫的心灵大草原现在有一万匹神兽狂奔而过,十万呀,不是日元,也不是rmb,更不是越南盾,而是美元呀。就这样摆在自己面前,怎么拒绝呀!

    “这个世界没有钱不能解决的问题,如果有……”千表夏芽娇笑着,拍拍手,又有九名黑衣保镖提着九只手提箱,来到桌边一字排开后端起箱子打开。指着这九个箱子接着道“那就说明钱给的不够,这里加上桌子上的一共是一百万美元,今晚让我包下这张桌子这些全都是你们的,还不包过用餐费用哟,呵呵~”,纵使在场用餐的都是日本美食界的佼佼者,但见到有人为了包下一张桌子豪掷百万美元,也不免为之动容。一百万美元按时下的汇率可是约等于一亿日元呀,在场许多人身家都不到这个数。

    江云枫与远处的高唯眼神交流片刻后便透过舷窗询问四宫主厨的意思,得到答复后高唯朝江云枫耸耸肩,便去重新安排预约客人的座次。“哎~~好吧。”江云枫无奈的叹口气,左手拿着记事本,右手执笔,询问“那么,夏芽小姐今晚想吃的什么?”

    “想……”千表夏芽用水嫩的手指点着红润的樱唇,思索片刻,微笑答道“吃你。”

    江云枫以记事本护住胸部,退后一步,义正言辞的拒绝“实在抱歉!本店不提供法式料理以外的服务!!”

    “呵呵呵,还是一样不经逗,脸都红了……好可爱!”千表夏芽舔了舔自己的樱唇,对江云枫飘了一个媚眼“那……就麻烦你帮我点餐吧,只要是你推荐的我都要!”

    尽然敢公然调戏本大爷,今晚就让你出点血长长记性!虚惊一场后江云枫回复了以往的优雅,端起记事本,边写边说“店里有今天下午刚从法国空运来的顶级鹅肝和黑松露,还有产自里海的黑鱼子酱作为主菜的全套法餐,佐餐葡萄酒就用本店唯一一瓶吕萨吕斯酒堡的lvsa-lvsi2005(黄金贵腐酒,比82年的拉菲还高级,有价无市。),您觉得如何,不满意可以再修改。”写完将菜单递给千表夏芽过目。

    “嗯,就这样吧~”签上自己的大名后,千表夏芽将菜单还给江云枫,还不忘挠挠他的手心。接过菜单后江云枫微笑鞠躬道“好的,请您稍等。”便走进厨房。

    四宫小次郎看着江云枫递来的菜单,扑克脸也忍不住露出笑容“平时老老实实的,没想到你小子下手也挺黑的……”将菜单递给亚伯,厨房全力开始准备。江云枫返回餐厅,从酒柜中取出那瓶晶莹剔透闪烁着琥珀光泽的黄金贵腐酒,为千表姐妹倒上,片刻后,又从厨房中将冷头盘,汤品,热头盘,鱼料理,主菜,热盘,冷盘,雪葩,沙拉,蔬菜料理,甜点,咸点,最后的甜品,一共13道菜依次呈现在两姐妹面前。

    千表姐妹被四宫小次郎的手艺所折服,尤其是姐姐千表夏芽,让黑松露散发的复合芬芳,激发起人类最原始的冲动,要不是妹妹千表嬂嬒死命拦着,江云枫就会被她强行推到,上演‘霸王硬上弓’了。

    用餐完毕,刷卡结掉餐费,包桌的顶级,一共留下五百万美元后,千表姐妹相互搀扶着离开shino‘s分店。随后四宫主厨便结束当日营业,江云枫注意到从自己和幸平创真来到这里开始就一直有一个带着墨镜的女性在街对面暗中观察,于是便询问四宫小次郎“四宫师父,从第一天开始街对面就用一个人一直关注着而我们,她是干什么的?”四宫轻哼一声“是远月的观察员,她会结合自己的观察与店家给出的报告,来判定你们实地研修到底合不合格,不要去管她,最后的客人要到了,赶紧准备!”

    门铃轻响,乾日向子,关守平,水原冬美,多纳托梧桐田,以及远月法餐部主任罗兰.夏佩尔老师都来祝贺四宫小次郎分店开张,片刻后一位温婉的中年妇女出现在店门口,四宫小次郎急忙亲自开门,优雅而恭敬的欢迎,做作的表情被中年妇女一阵数落,但四宫小次郎却一直面带和煦的笑容,原来中年妇女是四宫主厨的妈妈,乾日向子与水原冬美乘机一直对四宫妈妈狂献殷勤,以博取好印象,享用完全套法餐后,四宫主厨亲自将母亲送上出租车,目送其消失在街角才回到店内,对已经全部换好厨师服的五人说道“最重要的客人已经离开,那么就开始吧,最后的招牌菜考核。”

    听闻有考核,乾日向子就开始吵闹着要参加,结果换来的是四宫无情的铁腕制裁,“灶台只有三座,亚伯,琉诗,高唯你们三个先开始,幸平和江云枫第二批。”

    “是!主厨。”三人闻言便走进厨房,准备自己的料理。“幸平创真,江云枫,真期待见证你们的成长。”夏佩尔老师回忆着第一堂课二人的表现,说道“你们两可是我今年带过的班里最为出彩的两个,别让我失望哟。”

    “就是,就是!你们再次联合起怼翻四宫前辈吧,就像度假村集训那晚一样!”大嘴巴的乾日向子一着急就将度假村地下厨房的私下食戟给抖露出来,四宫小次郎连忙将乾日向子的脑袋顺时针扭了180度,世界终于清静了。

    “度假村那次?我听到传言说有私下食戟,看来是真的咯?”夏佩尔老师抓住了关键字,脸色不悦的询问。“没有,没有,日向子喝多了而已。”众人七嘴八舌的才将这事掩盖过去。

    这时,亚伯他们分别端着自己的料理来到四宫小次郎面前,“亚伯的是‘波尔多七鳃鳗’,琉诗的是‘法式干煎塌目鱼’,高唯这回挑战自我了,尽然换成‘白汁烩小牛肉’都很不错”四宫小次郎对着江云枫与幸平创真说道“你们可以开始准备自己的料理了。”

    “请稍等!”二人击掌后便冲进厨房,幸平创真选用鹌鹑和一些原料后便走到左侧的灶台开始制作,江云枫扫了一圈厨房,发现经过一天的营业和前三位的先手,已经没有什么像样的食材,只能叹口气,发挥自己拾荒者这个被动技能,开始搜寻一切有用的东西,终于在水族箱中捞到了一些贻贝,便将其丢到盐水中浸泡,自己则开始把洋葱,球茎茴香,西芹全部切碎,平底锅中加入黄油融化,将三种主菜倒进锅中,小火煸炒后离火,腾出手来仔细挑选贻贝,并且摘掉足丝后全部倒进平底锅中与事先炒好的蔬菜混合,从新上灶,开大火翻炒。

    “阿枫,我的完成了,你还差多久?我等你一起吧。”

    “不用,热菜要趁热上桌,你先走吧。”

    “那好吧。”幸平创真答完便端着自己的料理先行离开厨房,江云枫着在料理台上翻找白葡萄酒,每拿起一个瓶子结果发现全是空的,应该是让前面的人用完了,回头看到贻贝壳都已经慢慢开口,“不能再等了!”江云枫抓起一瓶红葡萄酒,喝上一口,够酸!就它了,将红葡萄酒倒进锅中,盖上锅盖,小火焖煮5分钟,加入牛骨高汤,将贻贝夹到汤碗中,平底锅内汤汁静置片刻等待泥沙沉底后过滤,取一个新平底锅加入黄油加热后放入两勺面粉缓缓倒进过滤好的汤汁,搅拌至丝滑浓稠厚倒进装有贻贝的汤碗中,撒上欧芹碎。江云枫连忙端起汤碗,推开厨房门,高喊道“久等了!法式红酒贻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