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九十三章 崩坏的三观

第九十三章 崩坏的三观

    外室等待的江云枫得知今晚的宾客有请,便起身整理衣衫,跟随女仆来到宴会厅门外。正在细细评味大师手笔,感受着极致鲜美的薙切绘里奈见到走进来的人,手上的汤勺掉到地上,起身指着来人,一脸难以置信“是你?怎么可能会是你!!”江云枫看着在座的几位也瞠目结舌“这……什么情况!!?”

    看到众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薙切绘里奈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是多么失礼,连忙鞠躬道歉,弯腰捡起汤勺,坐下羞红的俏脸都快压到自己丰满的胸怀了。心中震惊不已,这就是他真正的实力吗?已经多少差距的问题了,而是完全看不见他的背影,自己抬头什么也看不到,而他却像神明一般在万米高空俯视着如蚂蚁般微小的自己。

    薙切仙左卫门见到自己所期待的大师尽然是远月的一年级新生,先是一愣,随之开怀大笑。刑部老爷子,起身拍拍江云枫的肩膀,将其从震惊中唤醒,逐一介绍在座的各位“小伙子,既然你是远月的学生,那么这两位我就不用介绍了,穿唐装的那老头是竹联帮的现任帮主,陈启明,你叫他陈老头就行了,西装的是日本福清帮的帮主,冯廷安。至于这位……哎?世侄女,你躲到桌子下面干嘛?”

    “呵呵……刑部老爷子,这位不用您介绍了……”江云枫扶着额头,无力道“我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位永远二十岁的大姐姐呢?是您说是吗?老妈!!”眼见已经露陷,韩菲尴尬的从桌底慢慢爬出来,装傻充楞“哎呀,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呢,一定是没睡醒……”

    “行了,老妈。别丢人了……你为什么在这?”摊上个这么不靠谱的母亲,江云枫觉得好丢脸。“啊哈……那个……抱歉,一直瞒着你,是妈妈不好,在厨房准备这一桌菜也累了吧,先喝杯水吧,宝贝儿子!”

    “喔,原来这位小兄弟是世侄女的儿子呀,真是一表人才呀。”冯老打量着江云枫由衷称赞。“冯老先生过奖啦。小子没怎么好。”江云枫谦虚的回礼,突然想起来姐姐还在外厅等待,便说“妈,姐也在外面,我去把他带进来。”说罢,对在座的长辈们道声抱歉,离开内厅。

    “世侄女,看起来小枫还不知道你的身份呀?”陈老头捏着下巴低声问道,其他几位也投来好奇的眼神。“哎……”韩菲叹了口气,一改之前耍宝的态度,神色凝重的说“我和老公还有父亲商量过了,不想让他们给姐弟两接触我们这个世界,所以我们一直瞒着他们姐弟两,今天看来是瞒不住了……”

    “也对,我们这边的世界对于那两个孩子来说太过残酷,不让他们接触也好。想我也不想让我孙女涉足”刑部老先生独自饮了一杯酒,其他几位纷纷点头赞同。

    此时,江云枫正好拉着姐姐进来。听到这些对话,疑惑的问“什么涉足?什么你们的世界?”韩菲一下就扑了上来,一把抱住姐弟二人,左蹭蹭,右揉揉,惹得二人一阵嫌弃。抹去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泪,韩菲正色的对姐弟二人说“小桐,小枫,妈妈一直瞒着你们也是为你们好,其实,妈妈是天道盟的总舵主,外公是上一任。”见江云枫一脸惊愕,刑部老先生劝解道“孩子们,听你妈妈的话,好好读书,过正常人的生活,不要去追究太深。”薙切仙左卫门也说“江云枫同学,你料理天分很高,从远月毕业后前途不可限量,不要去涉足那个世界。”

    “你们都多虑了,我才不去混黑道了,我只是在想既然老妈是黑道大小姐,那我爸是干什么的,也是社团成员吧。”说罢,江云枫拿起一杯水喝了一口。

    “爸爸是警察哟……而且现在已经升到很高的官了。”

    “噗……咳咳!!”江云枫被老妈的回答惊得水都喷了出来,剧烈咳嗽“有没有搞错!!!老妈,你是黑道大小姐,爸爸是警察……拍电影吗?”

    “那你打电话去问一下不就知道了……”韩菲拿着纸巾擦拭着江云枫的嘴角。“好吧……”拿出手机,拨通老爸的视频电话,不多时便接通,画面一怔摇晃后一个身着白色警察衬衫,肩膀上带着三朵花的中年男子出现在手机上,柔声问道“儿子,什么是呀?”

    “老爸……你真是警察呀……老妈是黑道这你知道吗?”

    “知道呀,只有把头目抓在身边才能控制整个黑色组织吗。”这时,手机中传来声低呼‘厅长!该您上台发言了!’画面又是一阵晃动,原来老爸是蹲在楼道口和自己通话,连忙说了几句就匆匆挂断通话。

    “怎么样。妈妈没骗你吧,爸爸那身警服帅不帅?”

    “帅~帅~~”江云枫感到一阵无力“老妈,让我静静好吗?”——

    分割线——

    深夜,飞驰在街道上的轿车内,颠覆了三观的江云枫感叹自己原来也是前世最恨的官二代,而且谁说黑道老大就一定有钱的,啊~~不管他们大人的事了,自己只想做一个厨师,一个站在世界厨艺界巅峰的厨师。赶走脑内那些和自己目标无关的遐想,对邻座的薙切仙左卫门道谢“谢谢总帅让我搭顺风车回远月,剩下不少麻烦呢。”

    薙切仙左卫门哈哈一笑“举手之劳而已,到是江云枫同学今晚掌勺的那一桌宴席,真是难得的美味呀,尤其是最后一道汤品。”

    “那里。总帅喜欢就好。”江云枫挠了挠脸,见一旁闷闷不乐的薙切绘里奈,便问“怎么了大小姐,难道是今晚的料理不好吃吗?”

    绘里奈白了江云枫一眼,虽然傲娇的性格让她很想用“难吃”二字来评价,但现在还萦绕在舌尖的美妙感觉让她怎么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