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九十章 洛阳水席

第九十章 洛阳水席

    用举棋不定,犹豫不决来形容薙切绘里奈此刻的心理在合适不过,其他四位评委已经投完票,堂岛银与安东伸吾投个江云枫,喜多修志和四宫小次郎则选择了茜久保桃,比分现在是二比二,自己手上这一票决定谁将胜出,带走百万美元的冠军奖励,还有让自己眼红不已的两位御宅界大师的亲笔签名的作品集。

    “怎么办……怎么办????”薙切绘里奈要着指甲,全场都在看着自己,要是投给江云枫那就能满足自己的私欲,将两位大师的作品带回家,充实自己的收藏,却辜负了身为评委该有的客观公正。要是投个茜久保桃学姐,自己履行了评委的职责,但就在眼前唾手可得的珍品就会落入别人的怀抱,内心的私欲将会折磨自己彻夜难眠,更让薙切绘里奈举棋不定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双方的甜品水平差距极其细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自己无论投哪一边都不会有人怀疑‘神之舌’的公正性。“啊啊啊!!”薙切绘里奈大喊几声,左右开弓,舀起二人的甜品同时送入嘴里,然后闭眼细细品味。第一次,‘神之舌’薙切绘里奈大小姐第一次在公共场合同一道料理品尝两次,被震惊的不只是堂岛银等几位评委,就连全日本在收看转播的观众们也议论纷纷,手机上,网络上各大门户社群网站也都在讨论,都认为两位选手实力强劲,料理的甜品水平一致,才会使得拥有‘神之舌’薙切绘里奈如此难以抉择。

    “差距,差距在那里?”薙切绘里奈紧闭双眼,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舌尖,希望通过自己的‘神之舌’找到哪怕一丝细微才差异,来说服自己秉承公正客观。宁静的夜空中悬挂着璀璨的星河与皎洁的明月,平静流淌的小河边的河提上,茜久保桃与江云枫隔着一段距离想视而立,一阵和煦的微风吹过,绚丽的樱花在二人间飘落,流星白羽光出匣,一剑无痕雪漫山,江云枫手执三尺青锋,一招苍龙出水急速逼近,茜久保桃侧身闪躲,奈何江云枫出招太快还是被带走一片衣角,眼神一凛,手动,风起,寒光乍现,居合拔刀,江云枫后仰以一招‘雁回朝阳’躲过茜久保桃划出的那道完美的弧度,各空一招以示友好,双方相视一笑,惺惺相惜,电光火石间又战于一处,回风落雁,云台三落,无痕剑意,雨落云飞,天峰五云剑,飞燕逐月,江云枫一套行云流水的攻势让茜久保桃无暇反击,抓住一个空隙,茜久保桃一招‘燕反’夺取主动,得势不饶人,袈裟披,断水流,夜战八方,二人错身而过,蓦然回首,都想以一招结束这场争斗,急速前突的江云枫突然踩到什么脚下一滑,就从河堤上滚落到小河之中,就是这个,‘神之舌’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细微的差距,薙切绘里奈从意境之中惊醒,“啪”一声,玉手重重的拍在投票器上。

    赛场边早已准备多时的烟火也礼花同时燃放,3d投影区呈现本场的冠军,茜久保桃的半身像。全场观众起立鼓掌,祝贺冠军的诞生,江云枫也微笑着鼓掌祝贺,身为远月十杰第四席的桃学姐夺冠的确实至名归,如今困扰自己的是怎么解决请假条的问题,看来又要去坑一把一色前辈了。

    茜久保桃从喜多修志手上接过奖品,鞠躬道谢后走到江云枫身前,主动伸出手,道“江云枫学弟你也很厉害,期待下次再和你交手。”握住眼前的小手,江云枫豁达的笑道“桃学姐也很强呀,以后有关甜点的方面我还会多多向学姐讨教。”

    “由于……学弟赛前没有答应我的要求……所以……这奖金,我就不给你了……”

    “……”

    堂岛银搅动着手里端着的‘井中月’,再次舀起品尝与茜久保桃的‘镜中花’对比,分不出差异,目光投向四宫小次郎得到的回答只是摇头。放下手中的料理,自嘲似的苦笑一下,有‘神之舌’在自己还在胡思乱想什么?于是便转头询问“绘里奈小姐,您从那方面判断出江云枫的料理不及茜久保桃呢?”

    “那堂岛前辈为什么要投给江云枫呢?”薙切绘里奈不答反问。

    “单从甜品本身来说,二者没有差距,或者说是我分不出二人的差距,只能凭借个人喜好投票,我比较喜欢甜一点的。”

    薙切绘里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答道“堂岛前辈本身比较喜欢甜一些的料理,难怪分辨不出差异,但根据我的‘神之舌’分析,或许是因为江云枫感冒没好,嘴巴味觉还不灵活,他所制作的‘杏仁豆腐’多放了几克糖,和茜久保学姐的甜品比起来过于甜了,我就只找到这一丝细微的差异,要是他没感冒,我也分辨不出来……”

    堂岛银摸着自己脑袋上的板寸,哈哈大笑“原来如此呀!哈哈……”

    翌日,全日本的主流媒体都对这次甜品大赛的决赛做出点评,一致认为江云枫带病一路杀到决赛,最终也是拼尽全力,奈何因身体原因饮恨败北,虽然是亚军,但对手是远月十杰第四席,比分一度胶着,最后三比二茜久保桃以一分险胜,江云枫虽败犹荣,日本料理界第一次对于一个失败者报以如此宽容的态度。

    “呐呐~~大小姐,抱歉……没能把你想要的东西带回去……啊……是是,我的错……那关于请假条的事……好好,太感谢了……以后有事,您尽管吩咐!!!”江云枫拍着胸脯收起手机,结束通话,“爱酱,这次去烦一色前辈写报告了……”轻吻一下手上手办,然后收到旅行包中,拉上拉链,背起看了一眼自己还有什么落下的东西没收拾,离开宿舍。

    ‘猫屋’门外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所以冷清的大厅内只有刑部弦子与江雨桐在等着江云枫,见到自己弟弟下来,江雨桐马上拿着纸巾上前帮着擦拭额头的汗水,心疼的轻声责备“你看看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满头大汗的,东西都带齐了吗,有没有什么落下的?”

    “都带齐了,我也没什么别的行李,就这么几件换洗衣服而已,走吧,店长,早点去帮老爷子准备晚宴,呀~姐~~别咬我耳朵……”江云枫刚回答完就被姐姐咬了一下耳朵,发出惊叫。刑部弦子看着这一对活宝姐弟,“噗嗤”一笑,熄灭手上的女士香烟,起身说道“好了,别闹了,我们从后门走吧。”说罢,招呼二人跟上,出了‘猫屋’后门,穿过小巷,路口停放着一辆豪华轿车,几位黑衣人见到刑部弦子到来,纷纷在路边鞠躬,齐声道“小姐,下午好!”然后主动拉开轿车后门。刑部弦子点头示意,做进轿车对着姐弟二人招手,江云枫将旅行包交给黑衣人,拉着姐姐也坐进轿车,离开秋叶原一路前行进入浅草区仿佛时空穿越一般,高楼大厦瞬间消失在车窗外,入眼的全是古朴的和式庭院。最终,轿车在一座占地面积巨大的和式庭院前停下,江云枫看着眼前门牌上刻着‘刑部’字样的院落,感叹其规模与远月茶寮内的薙切主宅不相上下呀,能在寸土寸金的东京都买下这么大一块地盖房子,店长家果然不同凡响呀,厚重的黑漆木门缓缓打开,露出一条笔直的主干道,青石路两旁上百号统一着装的黑色西服男子整齐的站在路边,同时鞠躬,齐声道“小姐!欢迎回家!”,刑部弦子如女皇回宫般昂首阔步的走在青石路上,江云枫与江雨桐紧随其后。

    正厅内老顽童般的刑部老爷子一看到江云枫进来,立马跳起来,一把拉住江云枫的手,激动道“小伙子,你要的材料我都备齐了,很多都是专门派人到中国采办完马上空运回来的,今晚老头子我的脸面就全靠你了。”

    “放心吧,老爷子。”江云枫拍着胸脯,坚定的说“今晚,我掌勺,给老爷子做一桌全套24道菜的洛阳水席,保证盛唐遗风,倍有面子儿。”

    “那就好~呵呵~那就好……”

    与此同时,东京拥堵的街道上,一辆黑色轿车内,薙切绘里奈放下手机,对坐在身边的老者为难道“爷爷,我真的也要去吗,这是你们几个老朋友聚会,我去不合适吧?”薙切仙左卫门呵呵一笑,慈爱道“那老家伙说,他弄来一个很厉害的厨师,你正好也去见识一下大师的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