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八十九章 镜中花,井中月

第八十九章 镜中花,井中月

    两台搅拌机同时响起,不同的是,江云枫的搅拌机打碎的是新鲜杏仁,而茜久保桃打碎的仅仅只有饼干。看到茜久保桃将饼干粉末和融化的黄油混合,然后铺到圆形模具底层,压实后送入冰箱,江云枫就大概明白这位学姐想要制作什么甜品,此时茜久保桃正一手抱着钢制料理盆,一手拿着打蛋器,略显吃力的打发着奶油,“茜久保学姐为什么放弃机器而改用手工来打发奶油?”薙切绘里奈看着奋力挥舞着打蛋器的茜久保桃,一脸不解。

    “机器打发的确省时间,也节省体能消耗,但打发程度很难控制,对于西式甜品来说,奶油打发程度稍过哪怕只有一丝也直接决定甜品的成败,所以,在总要赛事上,甜品造诣高深的大师们通常只相信自己那双千锤百炼的手。”堂岛银微笑着解答了绘里奈的疑惑“到是江云枫把新鲜杏仁打碎打算制作什么甜品,杏仁露也用不到琼脂呀。”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应该是杏仁豆腐,不锅和传统的做法不大一样。”喜多修志捏着肥胖的下巴,分析道。

    “喜多先生真是见多识广呀。”

    “堂岛先生过谦了,雕虫小技,雕虫小技而已,哈哈。”

    “错不了了,是慕斯蛋糕,而且还是夹心的那种。”江云枫将搅拌机上打碎的新鲜杏仁参水搅匀,倒入过滤纱布中挤压,经过数次过滤,得到一碗纯净的鲜杏仁露,倒入锅中上火加热,期间倒入牛奶以去除杏仁的涩味,加糖增加甜味,烧开后转小火,加入琼脂搅拌均匀后。离火,转而盛放到小圆形模具中。等待温度下降到室温。此刻,茜久保桃终于将奶油打发到自己希望的程度,放置一旁备用,转而抓起几个芒果去皮,将果肉打成果肉泥,把冰箱中的模具取出,抱起不锈钢盆,拿着塑料刮刀老练的将奶油涂抹于模具中,将一整碗芒果泥全部倒入,再用奶油将果泥密封起来,形成水果夹心。完成这一切之后,茜久保桃再吃将模具送进冰箱,然后拿起一个小锅往里面倒入小半锅七喜汽水,放到火上加热,汽水开始沸腾之时,往内丢了几片吉利丁片,摸出一个大柠檬,对半切开,自己尝试了很多次都应为力气太小挤不出柠檬汁,于是便将眼光投向对面。

    正在将夕张蜜瓜雕刻成水井式样容器的江云枫眼角的余光似乎捕捉到什么,于是便抬头查看,却见茜久保桃正在草自己这个方向招手,打量左右场边的工作人员都没有动的意思,便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示意道:叫我?茜久保桃回应是的点点头又打着手势示意自己过去,本着妹子有求必应的原则,江云枫放下手上的蜜瓜和刻刀,走到茜久保桃的面前,笑着问道“茜学姐,叫我有什么事?”

    茜久保桃纠正江云枫的语病“我姓茜久保,名桃。”

    “喔,抱歉,三个字的姓氏叫不习惯,那~桃学姐找我有什么事?”

    “……”茜久保桃选择不在纠缠这个问题,递过切成两半的柠檬,指着台上的小锅,说道“帮我把柠檬汁挤到锅里,我挤不动……”

    江云枫一下就不知所措,按常理二人现在是对手,比赛哪有相互帮助的道理,可看着茜久保桃期颐的眼神,如此举手之劳都不帮又说不过去,一时间就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只好将目光爪儿投向主办人喜多修志。

    “咳咳。”喜多修志咳嗽几声,内心里暗想:这两家伙存心让自己难堪是吧。翻开赛事规则手册,按照条纹叙述“比赛过程中,规定每位选手只能使用主办方提供的食材,禁止相互之间交换原料,整部规则上没有说在比赛过程中选手间不能互相帮助。”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江云枫也不再矫情,手上一使劲,就将两半柠檬的汁水全部进到小锅中。茜久保桃微微一笑,说了声“谢谢~”,将手上拿着的柠檬渣丢到垃圾桶里,江云枫摇摇头表示不客气,以后有事您尽管吩咐。转神跑回自己这边,抓紧时间赶制水井装容器。

    茜久保桃将加热完成的七喜柠檬糖水从火上拿下来,整个锅都放到冰块中急速降温。第三次从冰箱中取出慕斯蛋糕,沿着模具边慢慢将整锅七喜柠檬汁倒入,赢镊子夹起泡在小碗里的盐渍樱花,放到蛋糕上摆好造型,最后一次送进冰箱冷藏,等待上层的七喜柠檬汁凝固。

    比赛来到最后十五分钟,江云枫小心翼翼的将小圆形模具中的杏仁豆腐全部转移到蜜瓜容器中,到入事先备好的花蜜糖水,撒上些许新鲜桂花,整体的造型就像一口古井中映照的明月。茜久保桃也用喷枪稍稍加热一圈模具,顺利去下外层,移除底座,一块慕斯蛋糕就呈现在众人面前,黑色的巧克力饼干底层衬托着粉红慕斯,顶上覆盖着透明的水晶果冻点缀着樱花,拿起刀,将蛋糕分割成六块,内部的芒果夹心就流露出来,既甜蜜又诱人。

    二人一同将自己的作品端到评审席,分别摆在五位面前,茜久保桃端着第六份送到江云枫面前,低声道“这个给你,就当帮我挤柠檬的谢礼。”啊咧,一向是给别人投食的江云枫这回却被投食,这身份的转换一下还没适应过来,大脑完成一系列的运算,纠正了设定后江云枫笑着接过蛋糕,答道“谢谢学姐,那我不客气了。”说罢,就拿起叉子切下一大块塞到嘴巴里,入口第一感觉,绵密,手工打发的奶油那种柔中带刚的感觉去机械打发的有本质上的区别,除了甜蜜慕斯中还带有一种令人愉悦的酸,是发酵酸奶!搭配上作为夹心的芒果泥,在自己的嘴里掀起一场味觉的风暴,在加上顶层七喜柠檬冻的酸甜配合着盐渍樱花微微的咸,底层巧克力饼干那一抹苦涩,让这场舌尖的味觉风暴一发而不可收拾,直接席卷全身,远月十杰前五席都是这样的实力吗?第四席,茜久保桃,单论甜品上的造诣,已经和前世五星级大酒店西点房主厨不相上下,甚至可以媲美钓鱼台国宾馆西点部主厨,比起厨师长还差点,但也已经可以参与国宴甜品制作了。

    “有意思,这样才有意思。”江云枫吃完慕斯蛋糕,内心中沉寂的火焰又一次被点燃,想要挑战的欲望在熊熊燃烧。难怪幸平创真这么喜欢到处挑战别人,这一世一个认清自身不足的好方法。五位评审尝完两道甜品后久久不语,集体闭目沉思。堂岛银第一个睁开眼睛,果断按下投票器,紧接着安东申吾,喜多修志,四宫小次郎也分别按下投票器,大比分戏剧性的停留在2比2,全场所有观众和摄像机的镜头,都对准最后一票,也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一票的所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