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八十五章 暴力厨房

第八十五章 暴力厨房

    感冒,主要是由呼吸道合胞病毒、鼻病毒、腺病毒、冠状病毒和副流感病毒引起的上呼吸道感染。主要症状,发热,浑身酸软,头疼,四肢无力。而江云枫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

    “啊~~~~姐……天花板……在……转……”江云枫躺在‘猫屋’的休息室里,痛苦的呻吟着。‘猫屋’获得了本届秋叶原甜品大赛的团体赛冠军,所以冠军纪念奖杯就摆在大厅柜台上,店内的吉祥物,店长刑部弦子的萌宠,虎纹花猫‘巧克力’正舒服的蜷缩在奖杯中甜美的午睡,正值午饭时间,来秋叶原扫街的宅男都慕名前来用餐,大赛期间,江雨桐和店长等人相貌的曝光使得原本只是在死宅间口耳相传的‘猫屋’七朵真像大白于天下,使得原本爆棚的人气直接进化为井喷,据先行用餐完毕的死宅说,现在的队尾已经排到秋叶原街口了。

    刑部弦子一副大姐大的模样,坐在柜台前,还是那身修身收腰黑色马甲搭配真丝短袖白衬衫,解开第一颗扣子,一步裙下交叠的黑丝美腿让用餐的死宅们的目光在来回穿梭的女仆小姐姐们,笨手笨脚收拾着自己刚刚打碎的茶杯的江雨桐身上痛苦的痛苦的纠结着。

    “叮”的一声,伴随着电脑上提示的在线付款款成功,刑部弦子放下手中的女士香烟,拿起‘猫屋’的积分印章,在内心无比激动的死宅们双手奉上的积分卡上盖上一个猫爪的记号,末了还奉送一句“小杆子,下次再来,集齐一个月有特别奖励哟~”直听得死宅们面色潮红,脚步虚浮,飘飘然的离开了‘猫屋’。看着电脑上不停往上跳的小数点,刑部弦子感叹死宅的钱真好赚,老娘要榨干你们这群‘小杆子’身上的每一张‘野口英世’(一千円)‘樋口一叶’(五千円)‘福泽谕吉’(壹万円)。

    收拾完一地的碎玻璃渣子,听到自己弟弟呼喊的江雨桐,脸上泛起甜蜜的微笑,但语气却显得无奈“来了,真是这么大个人了,感个冒还大呼小叫的。”走到墙边放下清洁工具,在自己的女仆围裙上拍拍手,更店长道声抱歉,走到柜台内,从刀架手抽出一把细刃厨刀,在白皙修长的手指间来回转了几圈,玩了几手刀花,在宅男们的鼓掌喝彩中江葱花切成细末,倒进一旁炉上小火慢熬的沙煲里,沙煲里熬的是早上薙切绘里奈大小姐派来查看江云枫生死的新户绯沙子熬的桑叶枇杷粥(桑叶18克,枇杷叶10克,甘蔗100克,薄荷6克,大米60克。将上述药物洗净切碎,加水适量,煎煮取汁,加入大米煮至粥稠,这是一人份的量,书友们快做笔记,现在是夏天可以给得了风热感冒的妹子们熬煮,赚取好感。),关火,托盘抄起沙煲就要往休息室走去。此时,店外传来一阵争执,最后以一声怒吼“我们不是来插队的,我们是来接人去比赛,要是晚了点,这可是事关整个秋叶原的脸面,你担待的起?”结束,店门被推开,薙切爱丽丝犹如穿花精灵般飘了进来,在江雨桐面前停下,笑着问“姐姐大人,他怎么样了?”江雨桐微笑答道“还在休息室躺在呢,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吧。”

    “好~~”

    铃铛轻响,店门被随后进来的一位高大的兄贵随手关上,只见来人身长九尺(按古法算约2.07米),头顶金色板寸,俊朗刚毅的面容带着王の微笑,上身着胸前印有gcp(法国外籍兵团伞兵突击队缩写)的t恤衫,下身穿着美国海军陆战队作战迷彩裤,腰间扎着有海豹部队徽章的腰带,足登沙漠作战靴,兄贵扫视全场,与其目光相对的宅男无不感觉低头护住自己的菊花,目光最后停在柜台前的刑部弦子上身,拿下嘴里叼着的雪茄,从兜里摸出一根全新的雪茄递给刑部弦子,笑道“刑部店长下午好呀,尝尝吧,今早刚到的,古巴哈瓦那的上等货,我好不容易才搞到的,老卡生前最喜欢这个了,英国的丘胖子就没离开过嘴。”

    “不必了,比利店长。”没错。来人正是对面街‘18x’动漫周边店的老板比利大叔,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刑部弦子拿起自己放下的女士香烟,发现已经自动熄灭了,便说道“我抽不惯雪茄,太冲。爷爷以前喜欢,现在被奶奶管着戒了。借个火吧。”比利大叔连忙摸出一个正中间镶嵌着一颗子弹头的纯铜zippo打火机,单手玩了个花活点燃,刑部弦子点燃自己的女士香烟,看了一眼火机,笑道“真炫呀,不过不打算换一个吗?”比利大叔将火机收起来,答道“不了。它曾经就过我的命。”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接着道“那小子怎么样了,下午还行不行呀,人家现在都在等着他入场呢。”

    刑部弦子耸耸肩,对着休息室大声道“阿枫!能站起来就赶紧出来。那边还那边还等着你比赛呢!”“好!知道了”休息室内江雨桐大声回答,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弟弟,既无奈又心疼,将托盘放到桌上,拿起江云枫额头的退热贴,丢到垃圾桶中,拆开一包新的,赶走正在用勺子戳江云枫脸的爱丽丝,抱起江云枫的脑袋自己转身坐到沙发上,将弟弟的头轻轻放到自己的透明黑丝大腿上,向前压低身子伸手试图够到放在桌子上的托盘,付出江云枫差点被闷死的代价终于够到了托盘,拖到桌边刚拿起来,薙切爱丽丝上前也一把握住另一边,笑道“姐姐大人,还是我来喂吧。”说罢,手上逐渐加力,江雨桐笑容不变,但手上力道不减,答道“不必了,爱丽丝酱还是麻烦你去旁边的水盆里拧一根毛巾吧。”就在双方争执不下之时,托盘翻转,沙煲整个扣到江云枫面门上,虽然早已不再滚烫但仍是炙热的粥烫的江云枫犹如触电一般坐起来,嗷嗷直叫,江雨桐恼怒的瞪了爱丽丝一眼,赶紧帮着弟弟拿掉沙煲,清理残留的粥水。爱丽丝也吐了吐小舌头,露出抱歉的小表情,自觉的去水盆中拧了一根毛巾回来帮江云枫擦脸,放好沙煲后江雨桐才发觉自觉的大腿上满是黏糊糊的粥水,抱怨道“真是的……难怪黏糊糊的。”走到自己的衣帽柜前打开拿出一双新丝袜,拆封就要更换。“什么黏糊糊的?”脸已经擦干净的江云枫打算回头询问具体情况,却被爱丽丝一把将毛巾丢到脸上盖住,双手还捂住江云枫的眼睛,“呀~~~快放手呀!压着我的眼睛了,好痛呀!!失明了!!!”江云枫痛苦的哀嚎着鹅,不断拍打着爱丽丝的双手。“你不能看,太不健康了!!”爱丽丝死死捂住,就是不让江云枫挣脱,看着江雨桐慢慢退下脏丝袜,拿起水盆中的毛巾擦拭白皙如玉,修长性感的大腿,然后缓缓穿上新丝袜,将脏丝袜揉成团扔到垃圾桶里,放开江云枫,低声叹道“赢不了呀,这辈子都赢不了呀……”看着江雨桐刚才换丝袜的过程,虽然不想承认那种魅惑,但是身为一个女自己都怦然心动,更何况一个男人。“什么赢不了?料理吗?”揉着发胀的双眼江云枫好奇的询问爱丽丝。

    “不是了!你别管!!”

    “切~~我还懒得管你呢。”江云枫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赶紧起身“快走吧,比赛就要开始了。”可以因为躺太久的缘故,突然起身导致脑袋有点眩晕。江雨桐连忙上前扶住,关心的问道“不行我们就弃权吧,反正你想要的奖品也拿到了。”

    “不行呀,我必须得去,要是不能将个人赛冠军奖品带回来,我就惨了。”江云枫晃晃头,接着道“走吧,药效起作用了,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三人离开休息室来到前厅。全场的客人见到江云枫到来,全体起立鼓掌,打气道“加油呀!!你可是秋叶原仅存的代表了,不能就这样倒下呀!!”江云枫笑着给大家比了个大拇指,笑道“放心,我一定会将冠军带回来!”刑部弦子示意大家安静,说“阿枫,刚才爷爷来电话说你能不能先开个原料单,让他先做好准备,以免到时候材料不足。”“可以,稍等。”江云枫拿起柜台上的便签,刷刷就写下长长一列,交个刑部弦子,比利大叔看着江云枫那蔫蔫的形象,便从裤兜中摸出个扁平的银酒壶,拧开盖子,一手捏着江云枫的嘴就往里灌,说道“一个大男人别这么蔫蔫的像根小玉米似的,叔给你来点男人的法宝!!”江云枫好不容易才挣脱束缚,摸着犹如火烧吧的喉咙,艰难的问“比利大叔……这……是什么……好辣~~~”比利大叔先是喝了一口,笑道“着是96度的波兰伏特加‘生命之水’,男人该喝的饮料。时间不多了,赶紧走吧”说罢,有喝了一口含在嘴里,喷到江云枫脸上,然后到了点在手上,分别拍在江云枫脖子两侧和两边腋下,完事拉着江云枫就往店外走去,江雨桐和薙切爱丽丝也跟上。

    店外路边停着辆悍马,从外观上看明显是军版,比利大叔打开车门,将江云枫塞到副驾,确认江雨桐与爱丽丝也爬上后座后,比利大叔才做进驾驶室,发动汽车,酒精挥发后带走大量热量,又被酒精刺激的精神抖擞的江云枫见到开车的尽然是比利大叔,惊道“大叔,你喝了这么多就还开车?”比利大叔不屑道“才这点……小意思。放心……叔……开车稳着呢……嗝……”说着就打了个嗝,嘴里吐出的酒气被嘴上叼着的雪茄点着,升腾起一团蓝色的火焰。“我去……”就在江云枫的粗口声中,悍马就想脱缰野马一样窜了出去。

    经过一路狂飙,一行人终于在比赛开始前10分钟赶到会场,江云枫觉得酒劲下去了,又开始发热,于是便问比利大叔要了那个银酒壶,到了点抹在额头上降温又喝了一口提神,对一旁光看着都狂冒冷汗的工作人员说了自己需要的工具,片刻过后,工作人员就推着装满工具的小推车来到江云枫面前,江云枫便收起酒壶,道了声谢谢,提着链锯,拖着工具小车,摇摇晃晃的走进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