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八十一章 都是月亮惹的祸

第八十一章 都是月亮惹的祸

    夜色深沉,喧闹的人潮逐渐散去,期间薙切绘里奈带着新户绯沙子也赶到‘猫屋’,很不幸的被店长刑部弦子强行征用填补人手不足的窘境。

    赛是主委会的工作人员收走各参赛店铺的记票箱,秋叶原甜品大赛团体赛到此刻真是落下帷幕,得利与江云枫出色的发挥,结合古筝营造出的意境,加上堂岛银和四宫小次郎的出现所吸引来的巨大人气,‘猫屋’夺冠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统计票数只不过是个过场而已。

    “好,我知道了,我会按时吃饭……明白!真是的,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会照顾好自己的……爸妈,你们也注意身体呀,毕竟也一把年纪了……是是是。妈妈永远二十岁……嗯,中秋节我和姐姐不能陪在你们身边真的很抱歉呢……中秋快乐。”江云枫结束了与在国内父母的视频通信,疲惫袭来,一下就坐到身后的长椅上,望着高悬天际的明月,思绪缥缈,孤身在外每到重要的传统节日不能回家团聚的中国人一般都会胡思乱想(我每到这种节日都会),自己前世因为工作原因已经有八年没有和父母一起吃过年夜饭了,每年除夕夜往往只能和家里短暂的通个电话,就要投入紧张的年夜饭制作,以满足来到酒店就餐的客人,不过每当看到在餐桌上合家团聚的客人们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笑容,在觉得愧对自己家里年迈双亲的同时,内心中也能获得些许安慰,客人们都知道我们这些酒店工作人员为了方便他们都不能回家过年,所以往往都会拉着我们坐下一起吃,有碍于酒店规矩只能微笑拒绝,送走最后一桌客人后,新年钟声也随之敲响,收拾台面之时,大家相视一笑,不约而同都会说“怎么今年又是你呀。”讨生活的辛酸随着这一笑也淡了许多。今天又到中秋,自己已经来到这个世界,感受着这一世父母的关爱,想到前一世那年迈的双亲,心里不胜唏嘘。

    “发什么呆呀,很累了吗?这个给你。”薙切绘里奈走到江云枫面前,递上一瓶可尔必思。见江云枫道谢接过,便在落座一旁,摘掉带着头上的棒球帽,金色秀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在月光下闪烁着柔美的光芒,就在可尔必思吃着月饼的绘里奈感觉到炙热的目光,转头看到江云枫呆呆的看着自己,面色微红,娇嗔“看什么看呀,瞧你这幅傻样!”江云枫连忙扭开瓶盖,猛灌几口,稳定自己的心弦,想来前世那首歌的歌词没写错,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那样的月色太美太温柔,才会在霎那之间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

    “想家了?”

    “嗯,每逢佳节倍思亲嘛。”江云枫放下饮料,微笑着问道“大小姐,月饼的味道怎么样?”

    薙切绘里奈一脸嫌弃的答道“你还有脸问,瞧瞧你做的这是什么,把各种果仁混在一起,口感软硬不一,还加这么多糖分吃多了会腻的,啊呜……”数落着缺点还不忘咬上一口。

    江云枫看着口嫌体真正的傲娇女王,无奈的摇摇头,拿起放下的饮料举起就是一口,嗯?味道怎么不一样。这股水蜜桃味是怎么回事。“你~~~~~”一声像是受到惊吓的小女生的声音让江云枫疑惑的转头着薙切绘里奈,只见傲娇女王俏脸上满是惊讶,目光相对之后随即转为娇羞,用纤细的手指微微指了指江云枫手上的饮料,低声道“那是……我的……”

    江云枫低头一看自己手上所拿的是一瓶粉红色的可尔必思,而自己那瓶原谅色的还安静的放在长椅上,傻子都知道这是拿错了,江云枫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抱歉,抱歉。没注意,我这就给你去换一瓶。”刚要起身就被一把拉住,绘里奈夺过江云枫手上的饮料,拿出纸巾仔细的擦拭瓶口,低声道“不必了,这是最后一瓶水蜜桃味的。”江云枫赶紧转移话题,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其实,今天下午面听到浅井前辈的要求时,我心里也没底,只不过是看到栗山太太那绝望的眼神,只是觉得热血一下就涌上大脑就答应了,你说,要是我输了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老老实实夹着尾巴退学溜回国别,去读个普通高中,就你这上课不是看漫画就是睡觉的学习态度,大学就别指望,高中要是能顺利毕业,我可以看在同时远月同学的份上格外开恩,让你到我的餐厅扫地,擦桌子,洗盘子,你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就适合从事这种工作,才能在社会上生存。”薙切绘里奈一边用紫外线灯照射瓶口消毒,一边说道。

    “不劳薙切大小姐您费心了,舍弟今后的生活就由身为姐姐的我照料。”江雨桐一个严厉的眼神,逼迫江云枫往右挪了挪,腾出一个位置,自己迅速坐下,隔开气氛暧昧的二人。“喔,看来江雨桐小姐还真是深爱着自己这个废材的弟弟呢。”薙切绘里奈毫不示弱的与之对视,接着道“但是,将来他总要结婚生子,成家立业,这些你帮不了他,而你也要嫁人,到时相夫教子,每天都在家务中操劳,慢慢变成黄脸婆,哎呀,不好意思,以江雨桐小姐才厨艺估计全世界都没人敢娶你呀,当然,这些他也帮不了你,按照中国人的伦理道德你至始至终只是他的‘姐姐’而变不成他的‘新娘’!”加重语调的‘姐姐’二字刺激的江雨桐眼角直跳,身为成年人的自己怎么可能会被这黄毛丫头几句话就失去方寸,端起‘御姐’的架势,调侃道“阿拉~看来绘里奈大小姐这是要立志成为我们江家的儿媳妇呀,不过像您这种千金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怎么操持家务,难道还要我弟弟白天辛苦工作完,晚上回来还要帮你洗衣服做饭,这样的媳妇,身为长姐的我可是不会同意的哟!”

    薙切绘里奈愤而离席,站起来叉腰怒视江雨桐,道“我不会,你也不会呀!以前在北条楼海滨别馆,你的衣服也不全是他帮你洗的,就连自己洗澡要换的内衣都要他帮你准备,还好意思说我!”

    “你……!”被揭穿痛脚的江雨桐也站起来与薙切绘里奈对视,空气中仿佛能看到闪烁的电火花,“哼!”二女异口同声的撇撇嘴,分道扬镳去帮着收拾座椅。

    “阿拉啦~”堂岛银端着杯花茶走到右边坐下,“女人呀!”四宫小次郎拿着个月饼来到左边坐下。“是呀!~~”江云枫伸了个懒腰,看着就算收拾座椅都要互掐的姐姐和薙切绘里奈,无奈的笑了笑“女孩子是有砂糖,香辛料,和某些奇妙的物质所组成的,就像童话一样。”指了指又在玩瞪眼游戏的二人“她两明显就是香辛料,砂糖加的再多,辣椒始终还是辣椒。”

    “得了吧!毛还没长齐呢,说的自己好像很了解女人一样。”堂岛银一掌拍打江云枫龇牙咧嘴,招呼四宫小次郎“走吧,四宫,先到酒店休息吧。”四宫小次郎点点头,起身道“期待你明天个人赛的表现。”说罢就随堂岛银离去。

    江云枫望着天空中的满月,苦笑着,前世看穿越小说时,都羡慕主角可以毫无顾忌的啪啪啪,来者不拒,各种和谐的水晶宫,凭借的精妙的手法避免了诚哥结局。真轮到自己面对的时候,就怂了,表面上说无所谓,开后宫,可是生在新时代,长在红旗下的江云枫骨子里是个传统的中国男人,恪守着作为一个人的最基本道德底线,江云枫看得出来,薙切绘里奈,小林龙胆,薙切爱丽丝,北条美代子都对自己后好感,只要加把劲上本垒是分分钟的事,万一哪天一觉醒来自己又回去了,那这份愧疚感会折磨自己一辈子。所以江云枫选择装傻回避。

    “啊!!!不想了。”江云枫晃着脑袋,驱散这些胡思乱想,起身拍拍衣服,今后几天给绘里奈大小姐搬回个人赛冠军奖品中梦野咲子老师的漫画《月刊少女》与霞之丘老师的轻小说《恋爱节拍器》才是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