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七十三章 我的姐姐不可能这么攻

第七十三章 我的姐姐不可能这么攻

    胖宅侧身躺倒在地,一脸享受,面色异样的痛苦与快乐并存,望着破碎的橱窗内,深情的说“桐子酱居然秀腿将如此肮脏的我踢出来……”话没说完就呼吸急促瘫倒在地,“撑住~~同志!!!”江云枫跑上前,抱起胖宅,看到胸前深深陷入肥肉中的高跟鞋印,紧张道“同志!坚持住呀,秋季番才开播,手办和周边还没上市,你不能就这样走了呀!!”胖宅用颤抖的手比了打大拇指,艰难的说道“别担心……我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离去,不过……能被桐子踢出店外……吾之生涯一片无悔……”说罢便瘫软在江云枫怀中,救护车的声音由远而近,江云枫帮助医生和护士将胖宅台上车,救护车关上门绝尘而去,回过头江云枫看见有装修队已经在更换橱窗玻璃,排队的长龙也没有前来围观,在场的众人对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好像都习以为常,观看装修队那娴熟的操作,完全不用去测量尺寸,显而易见,此类事件在‘猫屋’每天都会发生。

    江云枫捡起自己的行李,问道“比利大叔,那个桐子酱什么来头?”比利大叔,抽口烟,答道“不知道,‘猫屋’内部能摄像和拍照,我也不清楚那个桐子酱什么来历,只知道两个月前,桐子酱开始在‘猫屋’打工,然后这家店就人气爆棚了。”捏灭烟蒂,拍拍江云枫的肩膀,说“这种事情几乎每天都会发生,起因都是因为客人违反规定想拍照,结果无一例外,全部被踢出店外,就因为这样行动果决的风格,让那些抖m死宅们更是趋之若鹜,总之,你自己小心吧。”说罢,比利大叔就走回自己的店铺。

    江云枫看着‘猫屋’的大门,咽了口唾沫,抱着自己的手办和海报,来到大门前,掏出自己的学生证,解释自己是来实习的不是插队。推开大门,店内人满为患,身着女仆装的服务员正在记录着客人所点的餐。不过,店内所有的客人不论点餐完的还是没点的,都关注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仆,乌黑的长发披肩而下,直垂腰部,黑白相间的女仆装更突显出女仆皮肤的白净细腻,给人一种莹莹如玉的感觉。推门而入的江云枫触发了大门上的铃铛,‘叮铃铃’的响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当然也包括那位与众不同的女仆。

    女仆转过身,看到傻傻站在门口目光呆滞看着自己的江云枫,风情万种的一笑,优雅的走上前,伸手接过手办和海报,放到一旁,柔声道“狗修金啥嘛(主人大人),欢迎回来!”拿出手绢,帮着江云枫擦拭额头渗出的汗水,一把将江云枫推到墙角‘壁咚’,右手挑起江云枫的下巴,很强势的吻了上去。“喔!!!这是新的服务项目吗,我也想要!!”店内的客人看见后纷纷起哄。

    “呜呜……”江云枫艰难的推开身前的人,擦了擦嘴,脸红羞道“姐!!!你这是干什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有,你为什么会在这?”身材完美的女仆正是江云枫的姐姐江雨桐,用手指妩媚的抚摸着自己的红唇,江雨桐御姐气息十足的说“干什么?当然是给我可爱的弟弟一个‘欢迎之吻’呀。我为什么会在这,大学课程少,时间充裕打工赚点生活费,难道身为远月秋季选拔赛冠军的弟弟要养我?”说完,作势又要亲吻吓得江云枫赶紧逃到店面中央,急道“姐!生活费不够,我可以给你,大庭广众之下不要卿卿我我,我们是姐弟,这样影响不好。”

    “姐姐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江雨桐回身抱住自己的弟弟,问道“弟弟是来看望被遗忘的姐姐吗?”江云枫感觉到姐姐都快实体化的怨念,连忙解释“最近都在忙于学业,所以没有过多的关注姐姐,真是对不起,不过我这次来是在这家店实地研修,未来一周都会和姐姐一起工作。”

    “是吗?那我带你去见店长。”江雨桐高兴的拉着弟弟江云枫的手,就要往后厨走去,这时,大门再次被推开,一位身穿名贵西装的帅哥抱着一大把玫瑰,径直向着江雨桐走来,带着领班铭牌的女仆拦住帅哥,说道“这位先生,前几天桐子酱已经明确拒接您了,如果要用餐请您到外面排队,谢谢合作!”帅哥粗暴的推开领班,喝道“不关你的事,走开!不要多管闲事!!”江云枫上前扶住快要摔倒的领班,关心道“没事吧?”领班摇摇头,示意自己没受伤。转头指责帅哥“你这么可以如此粗暴的对待女性呢,快道歉!”帅哥色厉内敛的说“小子!你也想多管闲事?别看这么多热血漫,毛还没长齐就像学人逞英雄。”说着,还用手拍打着江云枫的头,突然一阵香风吹过身边,眼前一暗,一直没说话的江雨桐闪身上前,一把抓过帅哥的手,上来就是反关节把帅哥撂翻在地,然后拖着帅哥甩了一圈,借助离心力接了一记势大力沉的过肩摔,“垃圾,要丢到屋外,不然会影响客人用餐。”一个慵懒的御姐音传来,江雨桐拉起已经被摔得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帅哥,往前一推,一位女仆服务员立刻将大门打开,江雨桐上前一步转身,长发飞舞,裙角扬起,裹着透明黑丝的修长修腿快速伸直,一个优美的转身侧踹将帅哥踢飞到店外,门口的女仆服务员,条件反射的说了句:谢谢惠顾,欢迎下次光临,然后将大门关上,返回自己的工作岗位,这反映明显说明此类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所以服务员们之间才会配合的如此默契。江云枫顺着刚才的御姐音望去,一位年龄大概在27岁左右的御姐上身穿着纯白女式收腰短袖衬衫,外套一件黑色小马甲,装穿着黑色一步裙,透明黑丝,黑色高跟,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脑后盘成一个发髻,成熟美丽的脸庞上还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好高,身材好棒。”这是江云枫看到这位御姐的第一印象,御姐慵懒的靠在吧台上,台面挤压着那广阔的胸怀,江云枫似乎能听到衬衫上的扣子发的悲鸣,点燃一根女士香烟,浑身散发着成熟,知性,慵懒的御姐看了一眼傻不愣登扎那的江云枫,笑着问道“你就是远月派来的实习生?”

    江云枫这才反应过来,看了看御姐马甲上带着店长的铭牌,立马找出自己的学生证和个人资料。递过去,答道“是的,接下来一周就请店长多多指教了。”“我叫刑部弦子,叫我弦子姐就可以了”刑部弦子接过资料,仔细查看“没想到远月居然派了个今年秋季选拔赛的冠军,你叫江云枫?那和桐子酱是什么关系?”

    “江雨桐是我姐姐,现在在东京大学留学。”

    “是的,江云枫是我弟弟,就读于远月茶寮。”

    看着姐弟二人想演双簧一样互相介绍对方,刑部弦子摆摆手笑道“好了,桐子酱,你去招呼客人吧,放心!我不会吃了你弟弟的。”看到江雨桐那警惕的目光,无奈的摇摇头,转头对江云枫说“我这还没招到一个合适的厨师,正好你来了,那我要考考你是不是有冠军的水平,正好我还吃午饭,你就为我做一份午饭吧!”

    江云枫放下手办和行李,绕到柜台后的厨房,搜索一圈,只发现一个没吃过的白饭,估计是哪位服务员的外卖,一盒午餐肉,一个玉米罐头,一些蔬菜,抬头问趴在柜台上饶有兴致看着自己的刑部弦子“弦子姐,有是什么忌口吗?”

    “没有,我不挑食。”

    “那好,请稍等!”江云枫低头从冰柜中取出3个鸡蛋和一包虾仁,拿过一个大碗,单手将鸡蛋打到碗里加入适量的盐和少许水淀粉,拿筷子搅打均匀,放到一旁备用,虾仁改刀切小段用小碗装起来放入料酒,盐,胡椒粉稍微腌制去腥,午餐肉,胡萝卜,洋葱都切小丁。平底锅放到火上加热,倒入橄榄油先将虾仁倒入炒至四分熟之时出锅,再放入洋葱炒出香味,然后加入午餐肉,胡萝卜丁,江云枫觉得颜色过于单调,已是便懂背包中找出在来时大巴上打算当零食的五香豌豆,也倒进锅里,拿起那盒白饭,倒入锅中,锅铲慢慢压散,然后倒入刚才炒好的虾仁,加入适量的盐调味,挤入番茄酱把炒饭染成漂亮的金黄色,起锅装盘放到一旁,平底锅在水槽中清洗干净,用厨房纸擦拭掉水分,倒入橄榄油润锅,烧热后倒入打好的鸡蛋,转动平底锅使得鸡蛋摊成一个漂亮的鸡蛋饼,内部快要凝固之时将炒饭倒到一边,迅速将另一边蛋饼掀起来盖到炒饭上,锅铲轻压接口,使其能更加牢固的粘连在一起,小抛锅将蛋包翻面加热至表面开始焦黄,出锅装盘,用番茄酱在蛋包饭上写上‘猫屋’二字,从一旁的水果箱中拿出一个芒果切下一半,厨刀在上面画出十字网格后一翻果皮,将凸起的芒果肉丁切到蛋包饭旁边,在用苹果削成可爱的小兔子放在另一边,端起盘子,放到刑部弦子面前,递上勺子,说道“‘猫屋’特供蛋包饭,请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