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六十九章 传承

第六十九章 传承

    次日清晨,于前来送行的秋名山各位大佬道别后,江云枫驾驶着奔驰s600载着躺在后座睡回笼觉的薙切绘里奈离开群马县,只留下一段都市传说,让群马的飙车手们时常回忆起被奔驰支配的恐惧。

    临近午后,豪华轿车驶入横滨市区,后座的绘里奈大小姐在饥饿的作用下醒来,对着江云枫大发起床气,“大小姐,先整理一下形象吧,不然等下怎么去吃饭呀。”江云枫苦笑着,递上矿泉水和湿纸巾。轿车在横滨中华街外停下,二人下车步行一段距离。来到先前北条宗次郎多次推荐但都没有机会造访的一家广式馄饨面馆。走进店铺,江云枫首先就看到大师傅将用鸭蛋和好的面团放在案板上,拿起靠在墙边的一根大毛竹,一头插在案板上的铁环中固定好,师傅这骑在另一头,依靠双腿的弹跳凭借体重让毛竹不停在移动中碾压面团。“他为什么要这样和面?”薙切绘里奈看到大师傅跳的满头大汗,疑惑的问“难道就不能放到案板上用双手揉搓吗?”江云枫看着生意红火的面馆,一时也没有桌位,便拉着绘里奈先到一旁的等待席坐下,自己则先到自动贩卖机买了两瓶冰镇饮料,递给绘里奈,解释道“和面用的是鸭蛋,不是水。这样面团质地很干,很硬,光靠手揉是很难让面团受力均匀,只有用毛竹来碾压才能把面团压成面皮,来制作云吞和云吞面,这样的制作方式会让面具有独特的韧性,广州西关的云吞面是南派面食的代表。”

    见到有一桌客人离去,江云枫眼疾手快,拉起薙切绘里奈就占据座位,服务员收走上一场留下的碗筷,飞快的清理干净桌面,递上菜单,于绘里奈眼神交流一下后,江云枫放下菜单,对服务员说了一句什么,然后老板娘亲自来懂啊桌前,操着广东口音十足的日语询问“客人,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江云枫听得一头雾水,尴尬的笑了笑,用中文说道“掌柜的,我也是中国人,不用勉强说日语,不要上这些改良过的,来点西关正宗小吃行吗?”老板娘一听是同胞,顿时热情起来,操着粤语说道“小伙子,稍等呀,带着那么漂亮的女友来吃西关小吃,阿姐不会让你失望的啦!”说罢,掩嘴笑着离开,绘里奈听得一头雾水,但是凭直觉知道老板娘肯定误会了自己和江云枫之间的关系,愤愤的轻踩江云枫一脚,生气的别过头去。

    不多时,老板娘就把两碗虾仁云吞面摆到江云枫于薙切绘里奈面前,其后又送上钵仔糕,艇仔粥,广式肠粉,虾饺,水菱角,鸡蛋仔,煎堆,最后还送上一杯两根被绞成爱心模样吸管的鸳鸯奶茶,绘里奈看到这一大杯奶茶是脸都黑了,江云枫眼疾手快,立马抽调一根吸管,把奶茶推到绘里奈面前,对着还在忙碌的老板娘道谢,告诉说不要再上了,否则就吃不完了。指着满桌小吃说道“大小姐,赶紧尝尝!这些都是广州西关的传统小吃,据我观察都是没根据日本人口味进行改良过,还保留着最原始的广州风味。”

    薙切绘里奈迫不及待的用勺子舀起一枚云吞送懂啊嘴里,咬破弹牙的云吞面,一整只鲜活的大虾就在舌尖跳跃,咽下云吞,再舀起看是清亮只飘着几缕香葱的汤头,那种鲜味让绘里奈感觉全身神经都在颤抖,大海的味道就想滔天巨浪一般朝着自己汹涌而来,细细品味,‘神之舌’反馈的味觉让绘里奈品出了扇贝,瑶柱,鲍鱼,鱿鱼,海虾,鱼翅还都是干货,那种经过时间打磨后的鲜味,是新鲜海货所不能比拟的,吃完云吞面,薙切绘里奈又把桌上的小吃都尝了一遍,挺着微微隆起的小肚子,抱着奶茶,瘫坐在椅子上,时不时呵呵的傻笑,明显是吃撑了。

    江云枫也填饱肚子,正直中午,却见到老板娘开始关门谢客,于是起身好奇的问道“老板娘,这是怎么了,才中午就关门?”老板娘笑道“今天,中华街有一位前辈收徒,我们这些做小辈都商量好去观礼。”江云枫往店外看去,正如老板娘所说,中华街上很多中华料理店也都开始打烊谢客。结了账,拉起还在回味的绘里奈,对着老板娘说道“既然老板娘下午有事,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说罢,离开了面馆。

    通过后视镜,江云枫看着尚在回味中的绘里奈,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古话说得好呀,真是‘生在苏州,穿在杭州,吃在广州,死在柳州’,怎么样,广州西关的小吃?”绘里奈回过神,不禁赞叹“真是美味!将来我一定要到广州去,把西关从头吃到尾!”

    “真是宏达的预案进,大小姐威武,大小姐荡漾!”

    “你说那句古话是什么意思?”

    江云枫抓抓头,解释“那是中国古代的谚语,生在苏州,是因为风景优美,人才辈出,如满天繁星,闪烁生辉;穿在杭州,是因为杭州丝绸出名;吃在广州,你刚吃完应该明白;死在柳州,是因为地处岭南的柳州棺木质量好。”

    薙切绘里奈捏着下巴,思索片刻,道“虽然语气粗俗,但是有道理!”

    车辆驶入‘回春堂’所在的街道,平时冷清的街道此时停满了车辆,江云枫好不容易才找到个车位,停稳轿车,才和绘里奈赶往‘回春堂’准备接新户绯沙子一起返回东京,可是当二人踏入‘回春堂’大门后却被大厅中的画面所震撼,真个横滨中华街上有头有脸的老店主厨和掌柜都分成两列站在大厅中,正厅的八仙桌上摆着5台笔记本电脑,分别**着徐杰明,孙元良,王占元,一位很有气质的老婆婆,远月总帅薙切仙左卫门,梁衡则坐在一侧,刘健看到二人进来,示意先站到一边,北条宗次郎出列,对着梁衡和桌上的电脑执弟子礼,恭敬道“师傅,和各位师叔前辈,现在吉时已到,梁衡师叔收徒典礼正式开始!”话音刚落。身着一袭月牙白厨师服的新户绯沙子双手端着一杯盖碗茶,在众人见证之下,走到梁衡身前,双膝跪倒,恭敬的递上茶水,梁衡接过盖碗茶,喝了一口,放到桌上,从北条宗次郎端着的托盘中拿起一根黄色的丝巾,给绯沙子系上,再拿起一个国徽贴到领口,精致鎏金刀叉徽章别在胸前,微笑着扶起绯沙子,转身对着电脑说道“这位新户绯沙子,就是我梁衡这一生唯一的弟子,也是关门弟子。”拉过绯沙子,和声说道“给各位师伯师叔行礼。”绯沙子对着电脑郑重的鞠躬,视频中王占元说“绯沙子我已经归入中华厨谱,恭喜师兄收此佳徒!”梁衡哈哈大笑,对着绯沙子说“黄色丝巾,国徽,鎏金刀叉徽章,这些都是中餐厨师最高等级才能佩戴的标准,现在我把它们传承给你,绯沙子你继承我梁衡的药膳一门,希望你以后勤加练习,为师我只能领你进门,修行和修心都要靠你自己,希望你不要因为好奇而去触碰那些禁忌,有辱师门。”新户绯沙子恭敬道“弟子谨遵教诲!”,梁衡欣慰的摸摸绯沙子的秀发,大厅里响起热烈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