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六十七章 豆花甜和咸不重要

第六十七章 豆花甜和咸不重要

    藤原拓海走下ae86,来到江云枫面前主动伸出手,说道“你赢了,虽然是借着车辆性能,但也让我见识到一种全新的跑法。”江云枫握住拓海伸来的手,笑道“要是我换了车,在这秋名山向赢你很难!”一旁的薙切绘里奈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快要粘在一起的眼睛,江云枫掏出新买的手机,看了看时间,说道“时候不早了,我要送大小姐到酒店休息,回见了。”这时,一辆有些年份但光听引擎声音就知道保养很好的轿车平稳的停在众人面前,藤原文太从副驾走下来,叼着烟看了看眼皮已近打架的绘里奈,说道“这里是荒郊野外,到市区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不嫌弃的话就到我家里住下吧。”江云枫想了想,询问兴奋过度,精神和体力都很疲劳的绘里奈“大小姐,怎么样,现在去找你要求的五星级酒店很困难,不如就到大叔家借宿一宿吧。”绘里奈点点头,坐回后排倒头就睡着了。

    深夜时分,奔驰s600跟随ae86来到藤原豆腐店,平稳的停在街边的停车位中,江云枫轻轻抱起已是熟睡的绘里奈大小姐,来到文太准备好的客房,慢慢放到床上,盖上被子,看了一眼熟睡中的绘里奈,微微一笑,轻声道“晚安,大小姐。”关上的灯光和门。走出客房,殊不知,客房的门被关闭的瞬间,熟睡的薙切绘里奈嘴角露出甜甜的微笑,喃喃道“晚安,大笨蛋。”江云枫走下楼梯,见到坐在客厅抽烟的文太,便上前道谢“谢谢大叔收留我们,不然今晚就有大麻烦了。”文太拿起桌上的啤酒,递给江云枫笑道“坐下,陪大叔我喝一杯吧。”江云枫摆摆手,笑道“大叔,按日本的法律,我还未成年,不能饮酒。”

    “少来了!”藤原文太将一罐啤酒丢给江云枫“你一个中国人,遵守什么日本的法律。”江云枫接过啤酒,轻车熟路的打开,痛快的和上一大口,问道“大叔怎么知道我是中国人的?”藤原文太也喝了一口啤酒,笑道“从你的驾驶习惯我就能看出来,因为今晚在和拓海比赛时,你一直都不自觉走内道,按照日本的交规,那是逆行,这说明你很不适应右侧驾驶的车辆,而从你的言谈举止和驾驶习惯就能看出来,符合这些的就只有中国人。”江云枫先是一愣,随即莞尔一笑,说道“大叔真是观察细致入微呀,这些小习惯都能发觉。今天下午载着大小姐来群马的路上很多次就差点撞到路边护栏呀。”藤原文太抽口烟,起身走向自己的卧室,说道“身为一名车手,连自己对手的习惯都观察不出来,这就是今晚拓海会输的主要原因,另外,也感谢你,在群马已经没人是拓海的对手,那小子都开始膨胀,今晚被你击败也是好事。没有房间了,就委屈你在客厅将就一晚咯。早点休息吧,带着一个大小姐旅行,真是够为难你的。”江云枫躺倒沙发上,对着文太的背影说道“我答应她长辈要照顾好她,不然就我们两未成年人,开车就已经违规了,更不可能在酒店开得了客房。总之谢谢文太叔。”

    凌晨3点,江云枫被厨房发出的响动吵醒,打折哈欠起身前去观察情况,却见藤原文太在用机器将泡发的黄豆打成豆浆,看到一旁加热的炉灶和磨具石膏粉,想来是要做豆腐,藤原文太感觉到背后有人,回头一看,说道“吵醒你了,没事,现在不开工,就不能再天亮前制作出第一批豆腐给老客户们送去,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你回去继续休息吧。”江云枫伸了个懒腰,答道“起床我就睡不着了,不如我给大叔搭把手吧。”说罢,便洗漱完毕后又洗干净双手,帮着抬起一桶已经磨好的豆浆到火炉上进过两小时的加热,文太将调好的卤水均匀的倒入大桶中,稍加搅拌,豆浆中蛋白质开始沉淀凝结,二人合力将豆浆倒入滤网,过滤掉多余的水分,再把嫩豆腐倒回磨具中压制成型,此时,天边已是微微发亮。藤原文太叫醒自己的儿子拓海,把已经成型的豆腐装到86的后车厢中,让拓海挨个给老客户们送去。

    藤原文太回到厨房,对正在清洗工具的江云枫说道“第一批已经送出去了,你也先歇会,我让拓海回来的时候带早点,待会一起吃吧。”江云枫放下手中的刷子,看到一旁还有小半桶没有用完的豆浆,转念一想,说道“那我也做一道中国传统早点吧,稍等。”

    江云枫拿起一口大锅,把豆浆倒进锅里,上火加热,随着时间慢慢流逝,朝阳也从地平线上升起,豆浆已经煮开,江云枫往藤原文太用剩下的卤汁稀释后加入一些米醋,沿着锅边慢慢倒入豆浆中,边倒卤水边沿着顺时针搅动,卤汁倒完豆浆中的蛋白质开始沉淀为凝胶状的豆花,雪白细腻,江云枫见状立即把锅端离炉火,问文太要来一个竹子编成的簸箕,轻轻的压迫豆花,使其慢慢聚合成型,压迫的同时也有大碗舀出多余的水,压迫的力道决定豆花的口感,问了保证鲜嫩,江云枫把分成压制过程分为五次,多余的汤汁也被舀出。江云枫再次将锅端上炉灶开大火,将菜刀洗干净,把煮沸的豆花分割成小块,看着在锅中欢乐跳动着的鲜嫩豆腐花,清清亮亮的汤汁,是到了准备佐料的时间了,江云枫从冰箱中拿出香菜,藤原文太见状说道“你用香菜打算做什么,那味道太难闻了,也就拓海爱吃。”江云枫回头笑道“文太叔,等下你就会爱上香菜的。”说罢,起身来到门前花圃中摘了几张薄荷叶,回来时顺手拿过藤原文太打算用来送酒的五香花生,说道“文太叔,大清早的,不要喝酒,这样伤胃。”回到厨房,把香菜,薄荷叶全部切成细末,剥皮蒜瓣和五香花生豆拍碎,混合着干辣椒粉,装到碗里,撒上盐,大锅里的豆腐花已经煮熟,江云枫把大锅调换成小锅倒入从奔驰后备箱中拿出来的特级初榨橄榄油烧热,然后把冒着青烟的橄榄油倒进佐料碗中,趁着热油赶紧搅拌,让各种佐料都充分能被热油逼出香味。

    薙切绘里奈半梦半醒间闻到一股劲烈提神的香气,睡意慢慢褪去,慵懒的从从床上起身,顶着一头杂乱的金发,打折哈欠楼梯,当真是形象全无,现在就算在大街上江云枫她就是远月女王,‘神之舌’薙切绘里奈都没人相信,可能是女孩子早上起床都有低血糖这通病,绘里奈也用软萌的语调说着“你在做什么,好香呀。”“大小姐早呀,我在做豆腐花,你的旅行包我已经拿到客厅了”江云枫搅拌着佐料“先洗漱一下吧,注意形象呀!”“喔~,那给我来碗甜的……”绘里奈慢悠悠的走到客厅,“抱歉呀,今早没有甜的豆腐花!只有酸辣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