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六十四章 海边的单人烛光晚餐

第六十四章 海边的单人烛光晚餐

    二人从购物商城出来后直奔市场,薙切绘里奈先到法国拉菲酒庄横滨直销店,豪气干云的买了瓶82年份的拉菲。再到大荣百货选购了洋葱,黑胡椒,罗勒,百里香,迷迭香,法国顶级黑松露,特级初榨橄榄油一个铁盘和一些密封袋。最后来到横滨松阪牛直销店,买了块最顶级的菲力牛排,这一圈溜下来,绘里奈就刷掉近五百万日元,再算上之前,买手机,逛街的花费,光一个下午绘里奈就花掉了近五千万日元!结完账的江云枫看着手上黑色信用卡和小票,现在才知道什么是挥金如土,“怎么了?发什么呆呀,赶紧动手呀,要不一会就天黑了。”绘里奈吃完可丽饼催促道,“容我缓缓,大小姐你光一个下午就用了将近五千万日元了!这些钱都够在东京首都圈内买栋三室一厅的房子了!”江云枫沉痛的谴责资本家堕落的生活,绘里奈不屑道“切~这些小钱,我随便到一家星级餐厅试试菜就赚回来了!”江云枫当时就给跪了,掐媚道“豪~您的大腿还缺挂件吗?生猴子也可以呀!”薙切绘里奈一脸嫌弃,就像驱赶苍蝇一样驱赶着江云枫,说道“去去~一边去~~就算要挂件也不要像你这样歪瓜裂枣的残次品,生猴子,你有那功能吗?”

    “我没有,但是你有呀,我可以帮你!放心!价钱绝对公道!”

    “噗~”肉店内的员工包扩店长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但有觉得这样很失礼,就又都憋了回去,全体脸色都非常奇怪,看来憋的很辛苦。薙切绘里奈这才反应过来江云枫是在占自己便宜,噗的一下满脸通红,恼羞成怒狠狠踢了江云枫一脚,咬牙切齿的吼道“滚一边去!!!还不快点开始料理!!!”江云枫看着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的绘里奈,知道自己玩笑开大了,怎么能拿一个女孩子的清白来开玩笑呢,连忙诚恳道歉“对不起,我错了,我马上开始料理。”问店长借来刀具和砧板,将松阪牛菲力多余的筋膜去除,两面都用刀背敲打,使得肉质便松撒上黑胡椒和海盐稍作腌制,将洋葱,黑松露切碎和罗勒,百里香,迷迭香一同放到密封袋中,倒上82年的拉菲红酒,混合成腌料,最后把松阪牛菲力也放到密封袋中拉紧封口,摇晃密封袋使牛肉和腌料完全接触,能充分腌制。完事后江云枫拿起还剩大半瓶的拉菲,问道“我们都不能喝酒,这些怎么办?”此时,薙切绘里奈擦去眼角的泪水,吸了吸鼻子,狠狠瞪了江云枫一眼,拿过红酒,塞道店长怀里,傲然道“送给你了!”完事,打了个响指,转身离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江云枫把刀具和砧板还给店家,抱起用剩下的材料,拎着密封袋,对着店长鞠躬道谢,亦步亦趋的跟着大小姐离去。

    回到奔驰s600停放的停车场,江云枫将剩下的材料塞进原本容量是1000升,现在已经被各种包裹塞满的尾箱,取出随车工具箱里的螺丝刀,打开车前盖,在绘里奈疑惑的目光中卸掉v12引擎的上装饰盖,拿过铁盘丈量一下大概位置打洞,用装饰盖的螺丝固定哎引擎上,然后改好车前盖。

    “你这是干嘛,难道你还会修汽车?别弄坏了,到时候我们谁都走不了。”薙切绘里奈略微有些担心。

    江云枫把回来时顺路买的草莓去蒂切两半混合酸奶搅拌完装到玻璃碗里和葡萄汁一起放到车载冰箱中冷藏,完事后答道“放心吧,大小姐,‘宅男六艺’之一就是修理,只要有时间,我能把航母拆散后从新组装,专业修补漏水的核潜艇!”绘里奈回到后排座,啐了一口“吹牛!快的出发,争取天黑前到达群马县!”

    “谨遵您的吩咐!”江云枫连忙坐回驾驶位,发动车辆,驶出停车场。

    轿车飞快的离开横滨市区,临上高速前江云枫将车停在服务器,从车载冰箱中拿出装有牛肉的密封袋,再从后备箱中找出锡纸,打开车前盖,用手感觉引擎上铁盘的热度,“嗯~大约50度左右,真好合适低温烹煮牛排!”江云枫打开密封袋,夹出腌制好的松阪牛菲力,用锡纸仔细包裹避免烹煮过程中汁水流出,包好后放到铁盘中央,用细铁丝绕着固定螺丝拉出交叉十字固定牛排不让其在车辆行驶过程中乱动。

    “你也真有想法。”薙切绘里奈看着江云枫一系列动作,说道“居然能想到用汽车引擎的温度来烹煮牛排,但我们都爱群马是牛排会不会已经老了?这块可是松阪牛菲力,价值三百万日元。”

    江云枫耸耸肩,答道“对于大小姐您来说,也只不过是块牛肉而已。”这个方法是自己前世在某站的视频中学到的,具体情况没试过不知道。

    “呵呵”绘里奈笑了笑,坐回后排,说道“走吧!”

    奔驰s600再次启动,顺着匝道驶入高速。正开着车的江云枫通过后视镜看到薙切绘里奈有点心神不宁,于是问道“是担心绯沙子吗?”

    “嗯。”绘里奈点点头,担心道“不知道绯沙子有没有被梁衡前辈责骂,我能感觉到梁衡前辈对药膳要求很高,毕竟是一代宗师。”

    “呵呵!”江云枫觉得是时候说出来了“绘里奈,我跟你说,其实梁衡前辈怎么折磨我不是为了那什么测试,就是单纯做给你和绯沙子看的,就是让你们知道,像学东西就要付出代价,你难道就没有感觉,一切都好像安排好一样,菜品已经内定了,食材也预留好,所以说梁衡前辈应该已经和你爷爷商量好了,就算我不过关,他也会找个理由留下绯沙子,因为绯沙子的确是个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才。”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这么折腾人”

    “说白了,就是面子问题,就算是一代宗师也不能上门就教呀,这样太掉份了,就算内心很想教也要折腾来折腾去,摆足排场才能传授,其实很多中国的老手艺人都在担心传承人的问题,害怕那些传统手艺断送在自己手里,没脸去见历代祖师,所以,遇到一个肯学的人才,梁衡前辈是不会放过的,现在面子给足了,肯定会倾囊相授,你不用担心了。”

    轿车在高速上飞驰过一半路程,江云枫就在服务区稍作休整,给牛排翻个面从新固定好,继续上路。终于在太阳西下之时赶到群马县境内,江云枫驾驶着奔驰车下了高速,来到一段没人的海边观景步道,将车停在路边,从后备箱中翻出便捷金属座椅,架在步道上,铺上桌布,摆上餐具,从后座请出绘里奈大小姐,面向夕阳坐下,自己从引擎上取下锡纸包,打开把焖烤的鲜嫩多汁的牛排放到餐盘中端到绘里奈面前,再从车载冰箱里拿出冰镇好的草莓沙拉和葡萄汁,取出一个高脚杯,倒上一些葡萄汁和草莓沙拉一起放到桌上,说道“吃牛排要配红酒,但是大小姐你还没到喝酒的年龄,只能用葡萄汁代替了。”说罢,点燃餐桌上的蜡烛,自己则手上夸着毛巾端着葡萄汁瓶像一位侍者一样,站在绘里奈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