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六十二张 透骨香

第六十二张 透骨香

    雨过天晴,初秋的清晨带着一丝丝凉意,微风吹过小院,也吹起女孩的金色秀发,抬起玉手将那缕飞扬的秀发捋到耳后,调皮的用手指戳了戳在自己大腿上熟睡男孩的脸庞,听着男孩有节奏的呼噜声,看到流到自己大腿的口水,娇嗔道“真是头猪~”

    二楼客房中,大床上新户绯沙子翻个身,伸手摸摸身边没有发现昨晚一起入睡的绘里奈,“嗯~~~”处于低血糖状态的绯沙子艰难的爬起床,半梦半醒间走出房间,扶着墙壁,一步三摇,摇摇欲坠的走下楼梯,打了个哈欠,用手揉了揉眼睛,萌萌的喊道“绘里奈大人?……”一楼走廊上,那副唯美的画面被这声萌音打破。迅速把躺在自己大腿上熟睡的江云枫一把掀翻在地,掏出纸巾擦拭干净自己大腿上的口水,完成这一系列动作薙切绘里奈总共耗时0.2秒,应变处理之及时,动作衔接之到位,堪称完美,不足的是落地的江云枫发出几声清脆的骨头错位声。

    “真是的!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不小心,看看你摔成什么样了!颈椎!腰椎都错位了!到底怎么回事?”梁衡双手在燃烧的药酒碗中沾了沾,然后在江云枫的后背和颈椎上揉搓,“啊~~轻点~~!疼~~我也想知道怎么回事,原本好好坐着的我怎么就躺地上了?”趴在按摩床上的江云枫艰难的转头问站在一旁的薙切绘里奈“大小姐,你知道我是怎么摔倒的吗?”绘里奈眼神飘忽,尴尬的说道“我怎么知道……”绯沙子也说“是呀,我刚下楼就看见绘里奈大人很吃力的把摔倒在水沟里的江君扶起来,至于原因吗,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咔嚓”“呀!!!!”错位的颈椎和腰椎被梁衡复位,激烈的疼痛让江云枫发出凄凉的惨叫,“哎呀~哎呀~小伙子伤到腰了?”一位打扮颓废的大叔走进‘回春堂’,看着正爬在床上让梁衡按摩的江云枫,又瞟了一眼一直站在旁边关心看着的绘里奈和绯沙子,似乎联想到什么,上前拍了一下江云枫的肩膀,贱贱的笑道“年轻人~注意节制呀,来日方长~”不过说话的语气和抑扬顿挫的方式,就让人觉得这句话有歧义,江云枫吐槽道“你以为我像你和宗次郎大叔一样,流连夜店,声色犬马,颓废不堪呀,我可是‘四有’青年,不像你们这种颓废样!刘师傅!!”没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湘江会馆’厨师长,刘健。

    “好了,这几天注意别再扭到了!”梁衡给江云枫贴上药膏,拍了一下背后,问道“菜,做好了没?在那?”江云枫指了一下厨房方向,说道“在厨房桌上,用纱罩盖着。”说罢,艰难的套上t恤衫,“走吧,去看看你会拿什么来糊弄我这个老头子!”梁衡带着众人来到厨房,揭开纱罩,菜品呈现在众人面前。“哎哟!武冈卤菜!”刘健兴奋的说道“小伙子可以呀,我说梁老前辈怎么半夜了还发信息要我今早一定要来,原来是让我来品尝卤菜呀,尽然还有卤铜鹅,正好我也没吃早餐。”江云枫揉着还隐隐作痛的脖子,拿起挂在靠背椅上的衣服,说道“你们吃吧,我去洗个澡,现在我浑身难受。”在二楼浴室洗完澡,把一身脏衣服洗干净挂在阳台上晾晒,换了一身干净的从新回到厨房。

    梁衡品尝过卤制的几样素菜后便问刘健“你觉得怎么样?”刘健没有急着回答,先是来到汤锅前,用手指沾了点老卤,放到舌尖细细品味,回头问靠在门边的江云枫“我捞过锅底,没见到猪大骨,你是怎么吊起这锅卤汤的鲜味的,还有明明只煮了一晚上,怎么会有老卤的感觉?”江云枫走上前打开冰箱拿出解释道“梁衡前辈着连一根炖汤用的骨头都没有,我只能用这个”拿出里面的‘浓汤宝’展示给大家,关上冰箱门,继续说“‘浓汤宝’毕竟是化学调味品,不足以完全媲美猪大骨熬煮出来的高汤,所以我在下香料前,事先用桌面上那碗泡发的黄豆拿高压锅煮出黄豆汁,配合融化的糖水一起混合,至于为什么短时间能煮出老卤的感觉,其实很简单,你们看看就知道了。”江云枫捞出香料包解开,展示在大家面前。梁衡看了看香料包,笑了笑,却说道“老头我今早想打点豆浆的,怎么不见泡好的黄豆,原来是你小子用了!”绯沙子看了看香料包,疑惑的问绘里奈“为什么呢?绘里奈大人,江君用的香料是我们帮忙拿的,他是怎么做到短时间熬制老卤的?”绘里奈咬着拇指指甲,说道“他把所有的香料都用石臼捣碎了,增大香料和卤汤的接触面积,这样的确能在短时间内熬出香味浓郁的卤汤,但不是老卤。”“没错!”刘健笑道“这只是有老卤的感觉,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卤,我店里那锅老卤变质了,正好那这锅回去,没意见把梁大师。”梁衡笑了笑,说道“拿去吧,老头子年纪大了了,可没有这家伙通宵守汤锅的精力。”拿起两只鹅退,分别递给绘里奈和绯沙子,接着说“卤铜鹅最关键的就是看着鹅腿入味了没有,丫头用你的‘神之舌’尝尝。”接过鹅腿,看上去油腻腻的,常年吃惯清淡日式料理的绘里奈不由得眉头紧锁,但老前辈的嘱托有不好违抗,只能硬着头皮,闭眼咬一口。完全没有想象中那种油腻个感觉!虽然看上去肥肉还是透明的,但是里面的油脂早就被煮出来了,只剩下一层空壳吸满了卤汁。所以呈现出灰褐色,肉质细嫩,完全不像已经煮了一晚上,原来如此!绘里奈终于明白为什么江云枫就算穿着一身湿衣服也咬牙忍着守在汤锅前,寸步不离,每卤制一段时间就捞出来放凉,然后再继续,这不光是卤制过程,还是把鹅分成十次煮熟的过程,真是费时费力,看着坐在靠背椅上处于‘低头沉睡,抬头惊醒’的江云枫,内心里默默的说了声谢谢。绯沙子对于卤铜鹅好不好吃的表现个是直观,从她那不顾形象大口大口的吃肉就知道结果是什么。梁衡看着吃的开心的两个小丫头,会心一笑,转头看见刘健居然抱着个肯光肉的翅膀还在舔,说道“行了,行了,赶紧放下,身为个长辈,在小辈面前注意下形象,别抱着没肉的骨头舔来舔去的,多不好看呀!”刘健不情愿的放下骨头,反唇相讥“你还好意思说我!身为‘七绝’之一吃了这么多卤鹅,你连一根骨头都没吐出来!”“咳咳咳”梁衡咳嗽几声,尴尬的说道“透骨香吗,透骨香!”绘里奈紧张的问道“前辈……那……测试算过关了吗?”看着绘里奈和绯沙子紧张的小模样,梁衡先是板着脸,吓得小姑娘们慑慑发抖,随后一笑,反问“你们认为呢?”薙切绘里奈和新户绯沙子先是一愣,对视一会才反应过来,欢呼一声,抱在一起,高兴的蹦蹦跳跳,撞到放有卤菜的桌子,桌角又撞到江云枫坐的那张年久失修的靠背椅,靠背椅的一只脚不堪重负直接断裂,江云枫重重的摔倒在地“哎呀!!!我的脖子和老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