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六十一章 卤铜鹅

第六十一章 卤铜鹅

    汤锅沸腾,江云枫拿起汤勺,撇掉漂浮在卤汤表面的油花与杂质,盖上锅盖,转小火慢慢炖煮,伸手从裤兜中拿出手机,准备计时,却发现手机已完全湿透,水滴沿着右手低落到厨房的地面上。“哎~~爱几点就几点吧!”叹气吐槽完,江云枫抠出内存卡和电话卡,顺手将湿透报废的手机丢到垃圾桶中。

    沐浴完毕的薙切绘里奈从二楼下来时见到梁衡对自己打着手势,示意自己过去,便跟随来到前厅,“老头子我炒了几个家常小菜给你们做晚饭,不是星级餐厅的料理,别嫌弃趁热吃吧。”梁衡指着摆着小炒八仙桌说道,随后从药炉上拎起冒着热气的紫砂水壶,取出一个玻璃杯往里面倒入散发着老姜特有辛辣味的棕色液体,再拿起一根干毛巾一并递给绘里奈,说道“夏末入秋,雨水湿气很重,你们吃完饭也喝一点着老姜红糖水去去湿气再休息,把这些给那小子送去,他还滴着水呢,放着不管会感冒的。”

    “谢谢前辈,那您的晚饭呢?”绘里奈接过玻璃杯和毛巾疑惑的问到。

    梁衡坐回柜台前,从新拿起那本古朴的线装本《金瓶梅》边看边做着批示,说道“老头子我已经吃过了,快点给那小子送去吧。”

    薙切绘里奈不知道江云枫的饭量是多少,于是便将大碗全部装满,再将每一样小炒都夹上一点堆放到米饭上面,连同玻璃杯和毛巾一起端上向着厨房走去。

    正在通过用手指触碰汤锅感觉温度来推测卤制时间的江云枫突然被毛巾盖住脑袋,疑惑的转过身来。绘里奈放下饭碗和姜糖水,对着江云枫说道“先吃饭吧,绯沙子应该快洗好了,吃完你也去洗干净,换掉这身湿衣服……”我去!身材好棒!湿透的t恤紧紧贴在躯干上,显露出那两块厚实的胸大肌,八块腹肌,线条圆润而富有力量感的肱二头肌,完美到倒三角身材,完美的人鱼线,就像绯沙子提供的漫画中男角色的一样,急忙转过身去,薙切绘里奈擦掉嘴角流下的口水,双手揉了揉已经开始崩坏的脸庞,但是好想去抚摸那每一块肌肉呀,啊~~~怎么可以这么想,难道自己真是那种女生吗?就在绘里奈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时,江云枫拉下盖在头上的毛巾,看到绘里奈的背影,哎呀!妈呀!这装扮着实让江云枫吃了一惊,纯白宽大的棉质t恤罩在娇柔的身躯上,下装穿着这天蓝色系带短裤,秀气的小脚登着人字拖,金色的秀发用皮筋随意扎着披在右肩,一副居家的随意打扮,宽大的t恤领口向左滑落,露出雪白柔嫩的左肩和粉红的内衣肩带,短裤下笔直纤细的大白腿暴露在空气中,让江云枫想化身为狼扑上前抱住就啃,“咳咳!”咳嗽几声,打破尴尬的气氛,江云枫抱起饭碗,往自己嘴里塞着食物,希望用食欲来化解本来已经沉寂多年的青春萌动,重生以来自己的定力越来越差了。

    “现在几点了,大小姐?”江云枫吃着饭问到。已经平复心态的绘里奈从新转过身来但眼神飘忽还是不敢过多注视江云枫那完美到犯规的身材,娇嗔“自己没有手机吗?”江云枫没说啥,只是指了指躺在垃圾桶中还滴着水的残骸。“哼~”绘里奈啐了一口,不情愿的从短裤口袋中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时间,惊讶道“现在是晚上九点半,已经这么晚了!”就在此时,汤锅锅盖在蒸汽的作用下发出一声轻响,江云枫脸色一变,迅速放下饭碗,转身回到汤锅前,揭开锅盖,一股多种香料和草药混合的奇异香味从厨房开始,逐渐弥漫整个‘回春堂’,坐在柜台的梁衡耸耸鼻子,嘴角微微一笑,轻声道“好小子!为了那两丫头也蛮拼的。”放下书本,拿起手机发了条微信。

    “好香呀!”薙切绘里奈看着江云枫把卤鹅从汤锅中捞出来,放到一旁的铁盘上,问道“卤制一般不是要很长时间吗?你怎么就出锅了。”江云枫拿起放在一旁提前剪断的干辣椒,全部倒进汤锅,再接清水补齐卤汤液面,转成大火,等待烧开,从新抱起饭碗,答道“还差得远呢!着只是第一道,卤铜鹅每卤制35到40分钟就要捞出放凉,然后烧开卤汤继续下锅卤制,这样的繁琐的工序我最少要重复10遍,才能保证鹅肉完全入味。”放下已经空掉的饭碗,拿起那杯姜糖水一饮而尽,长长的舒了口气,接着说“卤制时是不能离人的,要不然稍微出点差错,就会导致前功尽弃,所以今晚我是不能睡觉和洗澡了,要守在汤锅边上,哎~~真是命苦呀。”用手指摸了摸卤鹅,觉得已经降到合适的温度和干燥度,便投入汤锅中,拿起大勺伸到汤锅中把各种沉淀的调料搅拌均匀,再次盖上锅盖。

    新户绯沙子用毛巾擦拭着头发也来到厨房,走到绘里奈身边,说道“绘里奈大人,我洗好了,江君,你也去洗个澡吧。”江云枫头也不回的答道“今晚我不能离开汤锅,你们去吃完饭,吃完早点休息,熬夜可是美少女的天敌哦。”绘里奈惊讶的看着空掉的饭碗,自己可是打了满满一碗米饭呀,加上菜,足够自己和绯沙子吃两天的量,他居然这么快就吃光了,啐了一口“真是猪,饭桶!”“我可听见了啊!静坐常思己过,言谈莫论人非。就算想说你也到个我听不到的地方呀,那就当着别人面说的。”观察着汤锅的江云枫背对绘里奈吐槽道。“这么大碗饭,你怎么快就吃完了,不是饭桶是什么?”“哎!我说你……”江云枫转过身来就要说教绘里奈,看到绯沙子和绘里奈站在一起,穿着一样,只不过绯沙子是粉红色的t恤,黑色的短裤,领口向右滑落露出同样雪白柔软的玉肩和白色的内衣肩带,同样修长笔直的秀腿。绯沙子看到江云枫那发直的眼神,面色娇羞的拉起右边滑落的衣领,往绘里奈身后躲了躲,但没想到衣领却从左边又滑落下来,这次不仅是玉肩连脖子也暴露出来,江云枫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急忙转身直道罪过,罪过。都怪这青春萌动的荷尔蒙。

    薙切绘里奈也拉起自己滑落的衣领,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江云枫,说道“他一定在想很失礼的事情!男生都这样,这个年纪脑袋里全是雄性荷尔蒙!走吧,绯沙子我们离开这!”说罢,拉着娇羞的新户绯沙子快步离开厨房。两世为人的江云枫苦笑不已,三十多岁的心智还是敌不过十六岁的身体呀。

    经过六次反复的卤制,已是夜深人静,屋外的秋雨也稀稀落落,整个街区沉寂下来,四周一片黑暗,只有自己所在的厨房还亮着灯,江云枫脖子上挂着毛巾,t恤挂在一旁的靠背椅上晾干,将卤鹅第六次捞出,拿起毛巾擦了擦被炉火逼烤出的汗水,向反复烧开已经越来越浓的老卤汤中加入莲藕,打算借着卤汤制作一些卤菜来配合铜鹅。感觉到门口有人,江云枫回头一看,原来是薙切绘里奈,于是笑着调侃“大小姐,怎么还不睡觉,小心长皱纹哟。”“你这人嘴怎么这么欠呀!”绘里奈把从江云枫包里找到的t恤丢给江云枫,气道“人家来关心你,你怎么就这么爱惹人生气呢?还有,赶紧把衣服换上”“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江云枫接过丢来的衣服赶紧换上,看着炸毛的绘里奈,连忙赔不是“现在点了?”

    “已经是凌晨3点,我回去休息了”绘里奈收起手机,说罢,转身上楼。“都这个时候了,看来时间不多了,我要加把劲才行!”再次拿起已经放凉的卤鹅放到汤锅中,继续第七次卤制,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雨完全停止,只有屋檐低落的水声,天边微微发亮,梁衡前辈养的画眉也开始欢快的鸣叫,迎接着新一天的开始,黎明时分,江云枫完成第十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卤制,把卤鹅捞出放凉,先把先前分别放入卤制的莲藕,豆干,白萝卜,土豆全部改刀切好围着大盘子摆了一个圆圈。中间放上用蒜末,辣椒末,孜然,五香粉,酱油,醋,用热油逼出香味的蘸料,放凉的铜鹅斩件装盘,全部完毕后用纱罩把全部菜品盖上,汤锅离火,关掉煤气。拖着疲惫的身躯,江云枫在走廊上的长椅上坐下,自己已经快三十个小时没睡着了,靠着墙壁本来打算只是闭目养神,没想到一下就睡着了,楼梯上走下一个身影,金色的秀发在微薄晨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柔和的金光,身影来到熟睡的江云枫身边坐下,伸手小心的扶着江云枫的脑袋,慢慢的放到自己雪白细腻的膝盖上,抚摸着江云枫头上的板寸,温柔的低声说道“虽然,平时你总是傻乎乎的,一副玩世不恭,游戏人间的样子,把自己伪装成一根什么都不懂的木头,老是惹我生气,但是我知道,只要我有危险,你就会第一时间冲出来,那时夏日祭在山上神社,我说的话你其实已经听到了,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装作一副没听到的样子。”女孩慢慢低下头在江云枫耳边轻语“谢谢你为我和绯沙子所做的一切,我是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的,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末了,娇艳水润的嘴唇在江云枫脸上轻轻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