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六十章 引玉

    “哇~~没想到这么个小药铺后面居然还有个院子!”江云枫感叹的看着眼前这不算宽敞但别有洞天的小院,面积大约20平方,青石铺地,院子正中放置着一尊汉白玉石桌,配着四个同为汉白玉雕刻的石凳,院子用粉刷成白色的围墙包围,墙头装饰着琉璃瓦,左边墙根处种有一排龟背竹,一眼水井坐落于左上角,右边半边院落成林迭次的摆放着晾晒的中草药,整体给人感觉古色古香。

    “跟我来,搬东西!”梁衡招呼江云枫跟上,顺着走廊向右走,迎面推开一扇门,里面是设备齐全的家庭厨房,让江云枫端着一张桌子和菜刀砧板先到院子中等候,自己则转身出了厨房上了二楼去取东西。不一会就拿针线盒回到院子中,吩咐薙切绘里奈和新户绯沙子从厨房冰箱的保鲜柜里拿来白萝卜,莴笋,嫩豆腐,梁衡从针线盒中取出三根大小不一的针,插在桌面,依次说着要求“最大的针眼里穿5根萝卜丝,缝衣针穿4根莴笋丝,最小的绣花针我要你穿进3根豆腐丝,这是第一关。”说罢,转身回到厨房端来茶水和几盘茶点,放到石桌上招呼二女“丫头们,过来坐,我们喝茶吃点心看着他切。”绘里奈和绯沙子虽然很为难,但也爱莫能助,只能坐到石桌边,梁衡笑呵呵的被二女倒茶,指着桌子上几盘茶点介绍道“这是老头子我制作九制话梅,选用新鲜的广东话梅作原料,历经盐渍,漂洗,晒制,浸渍,晒坯,最后喷上香草油,可谓是‘十蒸九晒,数月一梅’,绘里奈,你爷爷最爱我这口了,回头你带些回去给那老家伙。另外两样是苏式小方糕和糯米卷,尝尝。”转头看见江云枫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桌上的小吃,瞬间变脸,喝道“看什么看!还不快点开始!”

    “前辈,你怎么能这样?这不是双重标准,区别对待嘛,我能不能先喝点茶吃完点心再开始?”

    “不行!有两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看着你测试,你还不赶紧表现一下,啊!快点开始!”梁衡指着江云枫喊道。

    “切~”江云枫不爽的撇撇嘴,但看着绘里奈和绯沙子那担心又抱歉的眼神,叹口气,从刀架上抽出把趁手的菜刀,拿起根白萝卜两刀分成三段,取中间最为饱满的那段,削皮修型,然后放到砧板上,左手轻轻按住,右手持刀缓缓切割,批下一层薄如蝉翼的萝卜片放到砧板上,菜刀沾水,在“剁剁剁”明快而韵律分明菜刀撞击砧板的声音中,江云枫完成了第一组萝卜丝,放下菜刀,选取其中5根开始穿针,“不行,太粗了”当穿到第3根时针眼已经被塞满,江云枫丢掉萝卜丝,调整下刀间隙又新切一组,结果这回还是粗了,只能勉强塞进去4根。历经五次调整,终于成功在第一根针中穿过5根萝卜丝,江云枫松了口气,看了一下放在桌面的手机,现在意识下午三点,自己刚才光切萝卜丝就用了一个多小时。,后面还有根针,难度一个比一个变态,自己要抓紧时间,虽然这死老头一直在和妹子说笑,没交代测试时间,但天黑了自己有没完成那就有大麻烦了,要是被赶回去,以后再远月自己要怎么面对绘里奈和绯沙子。赶紧的。江云枫抓起莴笋开始切片,今天老天爷似乎加入fff团,痛恨着带两个漂亮妹子炫耀的江云枫,适时降下一场急促的秋雨,梁衡指挥着绘里奈与绯沙子迅速的将晾晒的中药端回店里,江云枫也双手抱头,准备跑回店里躲雨,梁衡拦住江云枫说道“你是要放弃了吗?也好,现在往回赶还能在天黑前回到东京,那就赶紧上路吧。”二女闻言一惊,都诧异的看着江云枫,江云枫尴尬一笑“前辈,下雨了,我就是来躲躲雨而已。”“下雨就不能切菜了吗?你有这么娇贵吗?”梁衡看着江云枫的眼睛反问,“额……”江云枫深深的看了梁衡一眼,转身走回砧板前,冒着冰凉的秋雨,继续完成第一轮测试。梁衡嘴角不经意一笑,也转身上楼。

    薙切绘里奈看着已经被秋雨完全湿透任然在坚持的江云枫,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一种说不出口的愧疚感,原本江云枫现在可以安心的待在极星寮温暖的宿舍中玩着网络游戏,看着自己喜欢的动漫。但就因为自己的任性,他现在冒着雨,浑身湿透的在风雨中切菜,就为了让绯沙子能得到梁衡前辈的指点。新户绯沙子抱着雨伞和毛巾回到绘里奈身边,绘里奈接过毛巾和打这着伞的绯沙子一起来到江云枫身边,梁衡站在二楼走廊对着院子大声道“你们不能帮他!不然就算测试失败!”二女紧咬嘴唇,看了看江云枫有看了看梁衡,一时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没事的,你们先回去吧,秋雨湿气很重,对女孩子身体不好。”江云枫咧着大白牙一笑。绘里奈和绯沙子只能点点头,回到走廊里坐在长椅上静静看着,等待着。

    二楼上梁衡看着江云枫穿好缝衣针,正在切豆腐丝,便从裤子口袋中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手机里传来一个威严满满的声音“他们到你那了?”

    “没错,你的宝贝孙女安全到我这了”梁衡回答,

    “喔,现在才打电话通知我,看来你同意指点咯。”

    梁衡眼神中透着哀伤,苦涩的说道“如果当年不是我嘴欠,说了不该说的,老五就不会死了,打那后我就不想再教人了。”

    “哎~~~对于那件事,我一个外人不好说些什么,但毕竟事情已近过去快50年了,你也该放下了,绯沙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新户家也是世代都侍奉薙切家的药膳世家,到了近代以来也是人才凋零了,难得出了这个有天赋的孩子,你就把你平身所学传承下去吧,不然哪天你我到下面怎么面对那位大人。”

    梁衡看着在雨中用筷子挑着豆腐丝努力穿着绣花针的江云枫,笑道“绯沙子那丫头,我看出来了是个好苗子,不过我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教她。”

    “难道你要狠狠的折磨她?”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去折磨一个小姑娘,你以为我是你那种鬼畜呀!”

    “切!你个色老头还好意思说我!我知道了,那么绯沙子就拜托你了。”

    “好!”梁衡结束通话,收起手机。远在东京,薙切宅总帅办公室,薙切仙左卫门也放下电话,起身走到悬窗边,看着窗外的蒙蒙细雨,低语“想这么轻易就拐走我的宝贝孙女,没门!让你现在尝尝什么是爷爷的愤怒!”

    江云枫刚用筷子挑起豆腐丝就被雨滴击落,内心莫名开始急躁,这时梁衡缓步下楼,别走边说“平心静气,手眼合一。”江云枫深吸一口气,平静躁动的内心,右手持筷子挑着豆腐丝,左手遮挡落下的雨滴,完成了第三个绣花针的穿线。

    梁衡笑了笑,说道“第一关算你过了,那么开始第二关,你做一道菜,形式不限,这里的材料随你用,别用什么粗制滥造的来糊弄我!明天天亮了我要见到成果!丫头们,天黑了,楼上有客房,你们今晚就在我这休息吧。”

    江云枫接过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也顾不得换衣服,直接奔向厨房,打开冰箱,里面没什么有价值的食材,冰冻层倒是有一只鹅,灶台上还泡着碗黄豆,估计是梁衡忘记用来打豆浆了。心里立马就有了菜谱,把鹅从冰箱中拿出来都到水槽里解冻,泡发的黄豆带水倒到高压锅中上火加热,翻身离开厨房来到前厅药铺征得梁衡同意,在绘里奈和绯沙子的帮助下捡取大茴、小茴、公丁、母丁、香叶、桂皮、沙神,山奈、甘草、良姜、呈茄子、白子、干松、陈皮、桂子、关桂、八角、橘皮、白蔻、白芷、草果、千里香、排草等香料和草药带回厨房,炒锅倒入少许油加热,再到白糖,小火慢慢化成糖水,这时高压锅已近上气一段时间,离火减压,放上汤锅加入清水转大火等待烧开,糖水出锅放在一旁备用,高压锅泄压完毕,用滤网过滤出黄豆汁,把带回的香料全部用石臼捣碎,取出一块纱布抱起来丢到汤锅中,加入预先准备好的糖水和黄豆汁,放入适量的盐,本来应该用高汤才对,但条件限制所以江云枫只能用浓汤宝来替代,解冻完毕的鹅改刀,洗净腹腔,斩去脚蹼,先焯水取出血末杂质,在放入卤锅中炖煮。屋外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