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五十九章 抛砖

第五十九章 抛砖

    “耶!!干得漂亮!绯沙子!”玩疯了的薙切绘里奈解开安全带,爬过扶手箱和正在开着车的新户绯沙子击掌庆贺,江云枫连忙把绘里奈推回后排,伸手关掉氮气按钮,呵斥道“你们两活腻了是吧!这么快的车速还分心来击掌庆贺,绘里奈你赶紧把安全带系好!绯沙子好好开车,我们赶紧离开东京,上高速去横滨!”说罢,夺过绘里奈的笔记本电脑,拿出手机拨通了总帅的电话,把现在的情况如实上报,得到回复后点开实时路况,投影到前档玻璃上,新户绯沙子喔的一声,乖乖听着指挥成功避开了所有围追堵截。

    薙切绘里奈呆呆的看着江云枫,至从插班生测试见到他开始,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生气,以前就算把他砸伤或者打晕,也都没有责骂过自己,就像兄长一样宠溺着自己,迁就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有多危险,于是乖乖的系上安全带,坐好。就在这沉静的有些压抑的气氛中,一路疾驰临近中午才抵达横滨。

    一行人先在一处公园短暂停留,薙切绘里奈和新户绯沙子先乔装打扮一番,毕竟都是经常登上美食周刊的明星,在全日本青少年心目中都是女神级别的存在,要是就这样出现在大街上,肯定会被围观引来一大波记者,江云枫自己也找了顶棒球帽带上,自己夺得今年的秋季选拔赛冠军后不知道人气如何,还是小心为妙。乔装完毕一行人驱车先前往中华街。

    “哇吼吼~~这人气,真是爆棚呀!!”看着北条楼正门前等待就餐的食客排起的长队,江云枫吹了声口哨,“毕竟战胜了‘天下四家’之一的阳泉酒家,现在我们怎么进去?”薙切绘里奈走到江云枫身边问道,“放心,我有办法,咱们走后面直接进厨房”说罢,转身在前面带路,薙切绘里奈和新户绯沙子眼神交流一下便紧紧跟随。北条楼后厨,掌勺的厨师们都在热火朝天的赶时间烹饪着客人点的菜品,传菜的服务员来回穿梭,厨师长北条宗次郎正严格的把控着每一道即将端上餐桌的菜品质量。江云枫轻车熟路的穿过厨房,来到宗次郎身后,拍了一下宗次郎的肩膀,“原来是你小子呀!!”宗次郎回头一看笑骂道“怎么不在远月好好待着享受你的冠军荣耀,跑到我这来干嘛?”江云枫做了个禁声动作,指了指跟在自己身后的两位,北条宗次郎打量着二人,看着身材觉得似乎在哪见过,突然明白了江云枫刚才的动作含义,于是招来副手,吩咐完毕后就带着三人来到预留的包厢,关上门后北条宗次郎笑道“薙切绘里奈小姐乔装莅小店,鄙人真是有失远迎呀!”得知自己身份一杯识破的绘里奈没有在继续伪装,答道“宗次郎先生过谦了,身为徐杰明大师的高徒,应该是我登门拜访才对,怎么敢让先生出迎。”看不下去的江云枫打断了二人的互吹,问道“宗次郎叔,其实你知道梁衡前辈就在横滨,而且离中华街很近,当时你为什么对徐杰明前辈说自己不知道呢?”北条宗次郎先是一愣,随即苦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原先我是不知道的,不过去帮这位大小姐买药的过程中,一个当街看不良刊物的老不休送了我几本笔记本说是自己的毕生心血,拜托我找个有缘人继承下去,我转送给绯沙子才得知那个老不休尽然是一代药膳宗师梁衡。”

    宗次郎苦笑更盛,心想:师叔这毛病这么多年了还改不了,于是问道“那么,阿枫,你这次来横滨想干嘛?”江云枫指了指绘里奈身后的绯沙子道“不是我,是她,绯沙子想拜托梁衡前辈指点,突破自己。”绯沙子也上前鞠躬道“是的,宗次郎主厨,我希望能得到那位前辈的指点,让我在药膳领域能突破自身的极限。”宗次郎抓抓后脑勺,为难道“师叔这人脾气很怪恐怕……”“师叔?”三人似乎抓住了宗次郎话里的重点,都投来疑惑的目光。“哎!你们还没吃饭吧,坐下,我们边吃边说,放心了这顿我请!我还没好好谢过阿枫呢。”北条宗次郎喊来服务员,很快桌上就摆满精致的菜肴,给自己倒上杯茶看着吃饭的三人说道“当年,中国大陆的一代厨神收了七个徒弟,并成为七绝,大徒弟也就是我师父,徐杰明。二师叔就是梁衡,三师叔你们都见过,‘厨王争霸’和初级考试的评委孙元良,四师叔是就是现任中华厨师理事会理事长的王占元,五师叔天妒英才,英年早逝了,六师叔被厨神师尊亲自逐出师门,原因不明,不久后师尊也仙逝了。七师叔现在在菊下楼。据说当年五师叔的死和二师叔与六师叔有关系,打那后,二师叔梁衡脾气变得怪异起来,其实其他几位都知道,只是不愿打扰他而已,所以说你们贸然登门估计很难得到指点,不过既然梁衡师叔肯把自己的笔记送给阿枫,那就表示他某种程度上认同了阿枫。”

    “也就是说只要江云枫引荐,我们就能见到梁衡大师咯,看来带你来真是突显我的高瞻远瞩呢”薙切绘里奈笑道。江云枫嗤之以鼻“见到很容易,他一直都坐在那间叫‘回春堂’的药铺里,帮不帮你们还不好说。”宗次郎喝了口茶,调侃道“所以绘里奈小姐才带你来试一试嘛。”

    “……”说的好有道理,江云枫表示无言以对。

    吃过午饭后,三人驱车按照江云枫手机导航的记忆,很快就找到了那家名为‘回春堂’的中药铺。推门而入,柜台后面果然还是那个老头,不过这次不光看了还一边用笔做着批语,头也不抬的问道“客人需要点什么,随便看,选好了在和老朽我说。”江云枫嘴角直抽,上前一把夺过那本《金瓶梅》“哎啊~~客人你……”老者着急的抬头一看,发现是江云枫先是一愣,随即陪笑道“这位小友又来给女朋友买乌鸡白凤丸吗?小店这几天缺货小友留下联系方式,过几天到货老朽再通知你,麻烦把书还给老朽。”江云枫将手中的书还给老者,说道“小子这次来不是买药了,小子有位同学希望梁衡前辈能在药膳上指点一下迷津。”老者站起身来,冷着了脸说道“你们找错地方了,这来没用叫梁衡的!”说罢就转身走向内室。

    “前辈!”新户绯沙子见到心中偶像,激动的说道“希望前辈指点一下我,现在我在料理的道路上很迷茫!”薙切绘里奈也一起鞠躬拜托,梁衡转身看着两位少女,问道“你们是薙切家和新户家的丫头?”

    “是的”

    “仙左卫门那家伙身体还好吗?”梁衡面色缓和下来。薙切绘里奈恭敬的回答“承蒙前辈挂牵,爷爷身体还算硬朗。”

    “好了,别这么正式,既然你们千里迢迢的来了,我就给你们个机会”梁衡指着江云枫,说道“你!能通过我的测试,我就答应指点新户家的小丫头。”

    江云枫懵逼了,指了指自己,试探的问道“测试我?前辈真会开玩笑,不是应该测试绯沙子吗,是她来求教呀。”

    “哼!”梁衡不屑道“你也知道她是来求我指点的,既然来找我就说明她不行,那么测试一个本来就不行的人有什么意思!你是引荐人所以就测试你!过关我就教,不过关你们从哪来就回哪去!”

    江云枫看着薙切绘里奈不知所措的神情和新户绯沙子那绝望中期待着救星的眼神,一咬牙“好!!我来!”梁衡微微一笑,说道“那就跟我进来吧!”说罢,转身带着三人走进内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