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五十五章 盛宴(续)

第五十五章 盛宴(续)

    堂岛银吃完最后一个寿司,端起一杯绿茶细细品着,笑道“总帅手艺不减当年呀,仅仅第一轮就让我有满足感,‘旨味’上的造诣真是登峰造极呢。”薙切仙左卫门不然道“少奉承老夫!对于‘旨味’老夫尚算窥门问径,不敢忘自尊大,离登峰造极还差得远!”江云枫在合适的时机,扮演好奇宝宝缓解了堂岛银的尴尬,问道“‘旨味’是指什么?”博学多才的薙切绘里奈解释道“每一种食材都有最美味的理想时刻,制作寿司想要把握美味的时机很困难,这需要多年的经验来培养感觉,当米饭的温度和食材的鲜度同时处于最理想的时刻,这时捏出来的寿司才能称的上‘旨味’,明白了吗?”江云枫是懂非懂的继续问“那和总帅没捏几个双手就用冰水浸泡双手有什么关系?”这次给出解答的是薙切爱丽丝“刚才已经说了,‘旨味’的关键就是食材的温度与鲜度的搭配,如果捏寿司的双手温度高于食材本身的温度,那么就无法凭借经验和感觉来做出判断,所以制作寿司是双手要持续维持低温。”江云枫恍然大悟,点头称是。

    薙切仙左卫门从冰水盆中抽出双手,用毛巾搽拭干净,道“第一乐章结束了,那么,开始第二乐章,主材是今天送来的最高级渔获。”行云流水间将比目鱼寿司送到众人身前的小蝶中,江云枫拿起寿司,细腻的洁白的鱼肉上被精细的搭上十字花刀,刀纹深浅合适,刷上酱油显得格外诱人,送入口中,鱼肉清淡细腻,这块应该接近鱼鳍部分,更显得饱满肥嫩。第二道是文蛤,肉质紧实,富有嚼劲,爽滑,鲜美。接下来分别呈上是鱼肉味道比较重的白魽。鲜甜,爽脆,弹牙的明虾。绵密细质的针鱼。外表有嚼劲,经过按摩后内部柔软的章鱼。米醋浸泡过肉质紧实,味道较冲的鲭鱼。鲜甜甘美,一瞬间融化于舌尖,流淌入喉咙的海胆。滑嫩,外表带有一丝韧劲,内在异常鲜美的迷你柱贝。颗粒饱满,宛若鲜味炸弹的鲑鱼子。寿司的味道开始循序渐进的变得强烈,充满渔获们鲜明的个性。就像一场音乐会,从最开始的前奏轻柔慢慢过渡到主乐章昂扬。每吃进一口仿佛看到总帅在后厨为了这些美味默默付出的背影。乐谱来到了第三章。薙切仙左卫门终于端出了压轴大戏,星鳗。寿司入口,别说拥有‘神之舌’的薙切绘里奈了,江云枫也被这种极致的美味刺激的全身颤抖,肉质松软细腻,酱汁鲜甜浓郁,紧闭双眼,嘴里发出愉快的呻吟,双手握拳捶打着桌面来宣泄这种美妙的感觉,星鳗的出现使得整场‘音乐会’达到最高潮,接下来是蔬菜甘甜,层次感分明的干瓢卷和香甜,滑嫩,口感均匀,最能体现一名寿司师傅功力的玉子烧构成的终乐章,最后奉上的是产自夕张的蜜瓜。

    江云枫端起绿茶,品了一口,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询问身边的幸平创真“感觉怎么样?”“简单,纯粹,没有过多的装饰,却有着极致美味的盛宴!”幸平创真肯定的回答。“盛宴!没错!”看着在绘里奈和爱丽丝帮助下收拾桌面的薙切仙左卫门,江云枫想起了前世自己非常敬仰也有幸品尝过的一位大师,当时世界上最年长的米其林三星厨师-小野二郎。如果没记错大师已经92高龄,一辈子就是捏寿司,不停的专研,不停的挑战,永无止境的攀登着厨艺的高峰。

    就在江云枫发呆之时,薙切仙左卫门换好衣服回到柜台,笑着问道“怎么样。老朽备下的粗茶淡饭,你们可曾满意?”堂岛银没有说话,只是频频点头。幸平创真好奇的问道“总帅,想您这一份寿司要是在外面能卖多少?”薙切仙左卫门呵呵一笑“老朽从来没有到市场上开过餐馆,没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江云枫突然举手提问“总帅,您的寿司是不可多得的珍馐,感谢今晚的盛情款待,另外,可以再来一份,我想打包带走。”空气瞬间安静下来。堂岛银低头喝茶,幸平创真起身远离江云枫,走到一边,薙切绘里奈双手掩面,蹲到柜台底下,心里暗恨:这家伙怎么这样呀,吃完还想打包带走,太羞耻了,我都感觉没脸见人。

    江云枫看着纷纷和自己划清界限的众人,尤其是快躲到桌子底下的幸平创真就来气,怒道“幸平创真你这时什么意思?躲这么远想干嘛,如果我们不打包回去,今晚就要露宿街头了!”“那是你答应的,不是我。就算今晚回不去极星寮,我还可以去和小西前辈将就一晚。”江云枫上前,把已经躲到桌子底的幸平创真拉出来。道“想让我一个人丢脸,没门!说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呢?福你享完了,祸就让我一个人扛是吧?”就在两人拉拉扯扯间,纸门被轻轻推开,面容憔悴的新户绯沙子走了进来,薙切绘里奈看见欣喜若狂的跑上前,拉住新户绯沙子的手,心疼的说道“绯沙子,你怎么现在才出现呀!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你看你,这么憔悴。不就是输给叶山亮吗,输一场没关系的!”江云枫推开幸平创真,也上前说道“是呀,胜败乃兵家常事,从你们踏上赛场那一刻就注定有一个人要倒下。秘书子,你太钻牛角尖了。”新户绯沙子感受到开导语气和关心的目光,微笑道“谢谢绘里奈大人的关心,先前我带着绘里奈大人的期望,参加秋季选拔赛,却在8强赛被淘汰,感觉自己已经配不上绘里奈大人了。我来是打算来辞行,我想去旅行一段时间寻求知我突破。”“我不同意!!”薙切绘里奈激动的说“我不允许绯沙子你独自一人去旅行!我们从小到大一直都在一起,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呢……”说着说着就哭泣起来,身为世家大小姐的绘里奈从小就没有朋友,只有绯沙子陪着一起长大,关系明面是主仆,实际早就姐妹一样,现在听闻新户绯沙子要离开自己,绘里奈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绯沙子看着哭泣的绘里奈顿时不知所措。

    “要去旅行,那也得吃饱饭才行呀!”一直没说话的堂岛银这时突然发声,起身脱掉西装外套,露出把衬衫都快撑破的兄贵身材,道“就让我和江云枫各自制作一道料理给你尝尝,再考虑要不要去旅行吧。”江云枫从裤兜离拿出纸巾递给新户绯沙子,对着梨花带雨的绘里奈使了个眼神,说道“对呀,先吃饱饭再说嘛。就让我和……等等!”急忙转身询问“我和堂岛前辈你?”

    “没错,就是我们两,一人一道料理,由新户绯沙子同学做评判,你要是输了,就同意我用你决赛的创意在远月度假村推出新菜。”堂岛银环抱双手笑道。

    江云枫又问“那要是我赢了呢?”薙切仙左卫门哈哈大笑,道“要是你赢了,老夫就专门再为你制作一份寿司,让你打包带走!”

    江云枫一咬牙,一跺脚,为了不露宿街头,只能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