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四十二章 煮饭仙人

第四十二章 煮饭仙人

    就在二人打着嘴炮时,司仪川岛丽宣布了规则和料理时间,锣声响彻整个天月之间,总帅薙切仙左卫门起身中气十足的宣布“料理!开始!!”。

    一个便当好不好吃最关键的是米饭的好坏,前世,日本有一位名叫村嶋孟的老者,86岁高龄,一生只做一件事-煮饭。当年,老者到北京宣传他的‘银饭’正值江云枫也在北京参加特级大师考试,得知此消息后江云枫便登门拜访,老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当面煮了一锅饭,品尝后江云枫发誓这是自己一生到现在为止吃过最好吃的饭,饭粒圆胖松软,雪白喷香,给人一种简单而质朴的幸福。老者呵呵的笑道“小伙子,普通的米饭称作‘饭’,商家只注重效率所制作的快餐只能算‘饲料’,不是君临万物之上的人类,该入口的东西。”江云枫被大师的这份执着,和一辈子的坚守所折服,日后在特级大师考试期间,一有空闲就到老者的店铺帮忙,功夫不负有心人,终得老者一身真传。

    要煮出‘银饭’第一步是选米,江云枫手指在众多的大米中划过,最终停留在产自中国东北三江平原的大米,捏起一粒送到嘴里。是黑龙江五常市种植的稻花香大米,被封为‘中国最好的大米’。“就是它了!”江云枫高兴的搬起米桶带着之前拿到的猪里脊肉和鸡蛋走回自己的料理区,薙切爱丽丝看着搬着米桶的江云枫嘲笑道“江君,你还没开始吗?我可是已经煮好饭咯。”江云枫头也不回的应道“这么执着于效率,制作出来的便当只能算作‘饲料’。我会用我这一双手让你欲罢不能的!”

    “哦!!是吗?我期待着。”

    米选好,就进入第二步,淘洗,把五常香米装到木盆中放清水淘洗两遍后,沥干放置15分钟,然后再加入清水,浸泡40分钟。江云枫调好计时器,放在木盆边上,便开始抓紧时间准备配菜,因为一旦开始煮饭,自己就不能离开灶台,要一直看着火焰。将猪里脊改刀切成条状,用刀背敲打使得里脊肉纤维松动,擦干水分,去除筋膜,放到大碗里加入叉烧酱、蒜、姜、生抽、黑胡椒粉、盐、料酒,洗净双手开始揉搓,按摩。场上的观众都被江云枫那奇怪的举动所吸引,后台休息室中等待着下场开始的田所惠看着电视转播询问前来给自己加油的幸平创真道“创真君,既然要腌制江君干嘛还不停的揉搓里脊肉呢?”幸平创真尴尬的笑道“我也不知道呢,估计这是阿枫的新方法吧。”禁不止好奇的川岛丽来到江云枫身前,询问“江同学,你为什么一直在揉搓腌制的里脊肉呀,腌制不是应该静置不动吗?”江云枫抬头对川岛丽露出一个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惹得小姑娘小脸绯红,答道“每一个食材都是有情绪的,要想让它变得好吃就要让它全身心放松,吸取更多调料,你看就像这样。”说着右手托起一条里脊肉,左手不停的拍打,按摩。川岛丽神情尴尬不已。评审席上薙切绘里奈一巴掌捂住自己的额头,这家伙又开始不正经了,真是的!都到正赛了,认真的不行嘛!主位上的薙切仙左卫门左手托腮看着江云枫的手法,微笑的轻声说道“这小伙子还真要有想法,腌制叉烧要完全入味最少需要12个小时,比赛时间只有2小时,他不停的揉搓是希望通过挤压使得里脊肉收缩膨胀过程中吸入更多的调料,但这种方法效果有限。”薙切绘里奈紧张的问道“爷爷,那他该怎么办?”薙切仙左卫门看着自己孙女那小模样,调笑道“怎么?担心自己男朋友了。”

    薙切绘里奈就像被踩了尾巴的小猫咪,瞬间炸毛“没有~!!……完全没有!!他、爷爷别瞎说,我只是出于对同学的关心而已!!!”

    仙左卫门赶紧安抚小猫咪道“好好好!爷爷知道了,你们这些小年轻呀,怎么就不能坦然面对内心的真实想法呢。”

    “爷爷还说!!讨厌你咯!!”绘里奈开始撒娇。

    “爷爷不说了,不说了啊。”仙左卫门抚平绘里奈已经开始翘起来的头发,说道“接下来,他只能通过烤来里脊肉进一步入味。”

    “烤?用微波炉吗?”

    “不是,要用铁签穿着里脊肉在明火上炙烤,这样才能边烤边补调料。”

    “喔~~”

    江云枫刚刚把肉都穿在铁签上,计时器响起,浸泡时间到。比赛时间已经过去一小时了,看来自己要一边煮饭一边烤叉烧,一心二用,伤神呀!苦笑后深呼吸一下,动作迅速的倒掉浸泡大米的水,把大米倒入自己带来的那口厚重的铝锅中,放到事前用火砖搭建好的灶台上,加入新鲜的山泉水,用手指测量水量后点燃下方的煤气炉,开始煮饭。计时器调整15分钟响一次,自己好根据计时器来调整火力。拿着小板凳,江云枫坐在炉灶前,就着煮饭的炉火炙烤着叉烧,边烤边通过铝锅上的透明玻璃窗口观察锅内大米的情况。第一个15分钟过去,锅内水杯烧开,大米随着沸水在上下翻腾,江云枫急忙关小炉火,旋转厚重的锅盖,使得蒸气能从锅盖一铝锅之间的缝隙中少量溢出,不至于顶开锅盖导致蒸气大量流失,影响最好后蒸饭,煮,只是开始。蒸,才是升华!锅内米粒经过一段时间煮制,颜色已经开始泛白,不再跟着沸水翻腾,而是沉淀在锅底随着气泡跳舞,江云枫嘴角一笑,重置了计时器,坐下给手上的叉烧涂上蜂蜜继续烤制。薙切绘里奈发觉江云枫从米粒上锅点火后,气质就不一样了,没了往日那种玩世不恭,放荡不羁,嬉皮笑脸,整个人就像山间一汪清泉,沉静而又稳重,散发着一股子仙气。让自己的少女心加速跳动,血液不听大脑控制不停的向面部毛细血管汇集,她脸红了。

    天月之间屋顶中央的大银幕也转播出江云枫那在炉火映照下的帅气脸庞,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汇集在下巴形成汗滴,滴落到地面上,江云枫没有去擦,只是用坚毅的目光注视着铝锅和炉火,会场内所有女生都看着画面尖叫不要,但此刻的江云枫已经进入忘我境界,周围的一切都被遗忘,全世界就只剩自己手上烤着的叉烧和火炉上煮着的饭。薙切爱丽丝完成自己的便当后也被眼前的画面吸引,这才发现原来江云枫不嬉皮笑脸,认真忘我的做一件事是真的好帅,心里暗道:决定了,这次赢了你就让你做我的跟班二号,凉君那种万年睡不醒的家伙,一点都不好玩。

    计时器再次响起,锅内的米饭已经沉寂下来,江云枫关掉炉火,让铝锅完成‘银饭’的最后一步升华,蒸!起身,抓过毛巾擦了把满脸的汗水,走到案板前把烤好的叉烧切成小块,再用小锅将腌制叉烧用的料汁加热,倒入些红葡萄酒烧开,再勾入水淀粉制成酱汁,一会好淋到叉烧上。在剩下不多的时间中,江云枫快速的将黄瓜,生菜,小罗卜切碎制成沙拉,比赛最后5分钟,江云枫终于揭开煮饭的锅盖。摄像机机头随之跟进,一锅松软可口,粒粒分明米饭呈现在全场观众面前。引得全场一片哗然。薙切爱丽丝也震惊不已,原来单纯的煮饭克一做到这种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