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十五章 夏日祭与青涩的回忆

第三十五章 夏日祭与青涩的回忆

    江云枫离开‘回春堂’又来到一家超市,买了些红糖,红豆,红枣后便返回别馆。推开别馆大门就听到厨房中传来薙切绘里奈尖叫“这些东西根本就不能吃,简直是侮辱食材!!”江云枫急忙放下手上的东西,跑进厨房,原来是临近中午,自己又外出买药,姐姐江雨桐就自告奋勇的准备午餐,看到厨房如同经历了一次战火一样,烧焦的锅子,墙壁上飞溅着不明液体和食物残渣,就能联想到江雨桐做出来的午饭是何等的毁天灭地,江云枫叹了口气,将还在互相指责的二人赶到客厅,拿出自己买到的‘乌鸡白凤丸’取出一颗捏碎外层蜡丸端着杯温水一起递给绘里奈说道“吃了它,别嫌弃味道不好,毕竟是药,对你有好处。”“喔~”薙切绘里奈乖乖的接过药丸和水杯,忍着怪异的味道吃了下去,江云枫欣慰的抚了抚绘里奈的金色秀发称赞道“真勇敢,好孩子会有奖励!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到厨房看看还剩点什么,今天的午饭就将就着吃点吧,回头我给你们熬点红豆沙。”边说边向厨房走去。绘里奈痴痴的看着江云枫的背影,扪心自问。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他递过来的药自毫不犹豫就吃了下去?抚摸自己的头发也没有反抗?被称赞很乖有奖励还很高兴?难道,这就是绯纱子给的漫画里说的‘恋爱’的感觉吗?好羞涩呀!!绘里奈想到这了嘴角泛起甜甜的微笑,脸红不已。

    江云枫重新回到处于毁灭状态的厨房,在废墟中找到一包吐司面包,一盒鸡蛋,一些蔬菜,一包培根。都还是搬过来当天去超市买的,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存放在冰箱最里层才幸免遇难,不然今天中午可真是巧妇难为无米炊了。拿起唯一幸存的平底锅,倒入食用油上灶台加热,放入培根煎制,吐司面包切片,上放上芝士和切达干酪送入微波炉加热,这边,平底锅中的培根也已煎熟,江云枫将培根夹出,放到一旁备用,就着锅中培根煎出的油开始煎荷包蛋,“叮”的一声,微波炉加热完成,取出吐司,芝士和切达干酪都已融化,散发出浓郁的奶香,此时,荷包蛋也煎制完成,江云枫便将西红柿和生菜洗净,西红柿切片放于吐司面包片上,再放上培根,盖上生菜叶,荷包蛋,江云枫觉得这样太过于单调,又从冰箱中拿出新鲜的水果,也都切片码放在面包片上,从一片狼藉的料理台上找到还算完好的沙拉酱瓶,从破碎的瓶口中取出沙拉酱涂抹在另一片吐司上,然后盖上,完成。江云枫将三明治装盘安对角线切开三明治以方便两位姑奶奶食用,端起回到客厅,递给还坐在客厅里玩大眼瞪小眼游戏的二位,说道“厨房的惨状你们都懂。能吃的东西不多了,我就找到这么多东西,稍微加工了一下,将就着吃吧。”绘里奈迫不及待的拿起一块三明治就往嘴里送,看来大小姐真的是饿极了,“恩~”绘里奈一脸幸福的边吃边说“我第一次发现,三明治这么好吃!没想到你还会做西餐。”江雨桐也吃着三明治赞叹道“弟弟的手艺就是比姐姐我厉害,随便加工一下都能做出这么好吃的食物。”“呵呵!人饿了,什么都好吃。”江云枫也拿起一块三明治,边吃边向厨房走去。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道“对了!上午我无去商店街买药的时候得知,今晚这里会举办夏日祭还有海滨烟火晚会,我们一起去逛逛吧?”

    “喔,是吗?(咀嚼声)也好,(吞咽声)我还没见过夏日祭呢!”绘里奈吃完三明治后擦拭干净自己粘有芝士的手指兴奋的回答。江雨桐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喂喂喂!薙切大小姐,你家规有多严呀?居然没见过祭典?”

    “要你管!多嘴!”

    “好好,算我多管闲事,我去收拾厨房,然后在门口熬红豆沙,你们好好休息,养足精神,今晚好疯玩!”

    花了一个多小时,江云枫终于把厨房恢复到战前,然后拿着炭炉抱着装有泡发的红豆的砂锅来到别馆门前,一边看着沙滩上的比基尼美女一边点燃炭炉开始熬煮红豆沙。客厅里薙切绘里奈躺在沙发上午睡,不知是去逛夏日祭的兴奋还是‘乌鸡白凤丸’药效起作用,脸色也不再惨白,江雨桐则坐在另一半研究着东京大学学生手册。

    江云枫揭开砂锅盖,观察红豆已经熬煮到状态,便加入去核的红枣,用勺子开始搅拌防止红豆粘锅。“也!这位不是那时去考远月的两位庶民考生之一吗?”一道刺耳的声音传入江云枫的耳中。抬头发现原来是插班生考试当天和创真再远月门口遇见的那个黄毛。

    “你是……哪位呀?”

    “真是的!庶民就是庶民!好吧,本公子就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二阶堂佳明,是二阶堂餐饮集团的继承人,我就说吗?像你这样的庶民怎么可能考上远月!”二阶堂佳明嘲讽道。

    江云枫用关爱智障人士的眼神看着二阶堂佳明。“真是失礼!庶民!你这是什么眼神!”二阶堂佳明回想起当天落跑的自己,恼怒的斥责着。一把抱过身边的女伴,挑逗了一下女伴的下巴,惹得一阵娇嗔。继续嘲讽道“的确,我也没能考上远月,但是我现在可是法国蓝带学院的高材生了!而你!庶民只能在这种海边小店打工,你看看你连个女朋友都没有!看在我们曾经同为远月插班生的份上,我就格外开恩让你到我家旗下的分店去洗厕所吧,薪水也比这种小店高啊,以后你可以在女生们面前吹嘘自己是在二阶堂集团工作,哈哈!!”二阶堂佳明身后的跟班和保镖们也放声大笑,附和着肆意嘲弄江云枫。

    面对人生赢家般的二阶堂佳明,还是单身的江云枫无法反驳,真能苦笑摇头。门口的嘲笑声吵醒了正在午睡的薙切绘里奈,带着起床气来到窗前正准备教训那个不开眼的家伙,竟敢打扰本小姐午休。却发现是插班生考试时落跑的二世祖在带人嘲笑江云枫,顿时就来气,这打算开门去教训这群不开眼的家伙。肩膀却被按住了,回头一看是黑着脸的江雨桐。二人眼神交流片刻,便达成共识,自己经常上美食周刊,到处去名店品尝菜品,人气也不比当红明星差,贸然出现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到时晚上的夏日祭就吹了,还是让江雨桐出面吧。

    江雨桐上楼换了身衣服,化了点淡妆,然后从后门离开。嘲笑虽然刺耳但是江云枫不打算反驳,自己两世为人,心理年龄都40多了,面对这些吵闹早就能一笑置之。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惊呼。一位身着白色雪纺短裙的绝美女子带着白色太阳帽闲庭信步的向着江云枫走来,在海风微微吹动下纱裙扬起更显得大白腿修长,肤若凝脂,仿佛兮如轻云之闭月,飘飘兮如流风之回雪,去收投足之间都带有摄人心魄的美,一路走来所有雄性生物都对其行注目礼。江云枫内心中有一万只神兽跑过,有句mmp不知当不当讲,暗道:姐,你这是闹哪出呀!

    随着江雨桐的脚步,二阶堂佳明的保镖一脸猪哥样自动的让开道路。二阶堂佳明也一样,和这位女神相比,自己身边在这个简直就是庸脂俗粉。江雨桐来到江云枫身边,也坐在小板凳上拿出纸巾温柔的为江云枫擦掉被炭火烤出的汗水,用自己的太阳帽帮其扇风,心疼道“哎哟!我就是说说而已,你也真是的,没必要亲自为我熬红豆沙呀,”江云枫刚想说点什么就被姐姐的‘大型猫科动物瞪人法’吓得把到嘴边的话又给吞了回去。二阶堂佳明整理自己的形象,风度翩翩的对江雨桐发出邀请“美丽的小姐,不是在下可否邀请您共进晚餐呢?”江雨桐起身抱住江云枫,举起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温柔的回答道“这位先生,请您不要当着我家先生的面,对身为妻子的我发出这样的邀请好吗?”

    “呵呵,小姐真会开玩笑,像他这样低等的庶民怎么可能?只有像我这样二阶堂餐饮集团的继承人才能配得上美若天仙的您!”

    江雨桐顿时就不高兴了,来到二阶堂佳明身前,双手抱胸已‘女王之俯视’看着对方,不屑道“我家先生是没你有钱,但是他正在通过自己双手的劳动来养活我,而你呢,二阶堂少爷,要是没有二阶堂集团,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你……!”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二阶堂佳明受不了众人的指指点点,撂下几句狠话便带着跟班和保镖灰溜溜的逃走了,围观群众见没戏可看也逐渐散去。江云枫唉声叹气道“姐!你这是干嘛?还有那结婚戒指又是怎么回事?”江雨桐摘下无名指上的戒指笑道“我可爱的弟弟被人嘲笑,身为姐姐的我当然要为弟弟做出反击呀,至于这戒指?呵呵,在粗点心店有卖,镶嵌的是玻璃,150日元一个。”将戒指丢到一旁的垃圾桶中,又一把抱住江云枫接着戏谑道“呐呐~刚才我说你是我先生的时候……你脸红咯!好可爱喔!!!只要你买一个戒指来,不管是多少钱的,亲自戴在姐姐左手无名指上……姐姐就真的做你妻子喔!”说完在江云枫脸上轻轻一吻,巧笑嫣然般转身进入别馆,江云枫看着姐姐的背影,摸了摸被亲吻的脸颊苦笑着摇了摇头,坐下继续熬煮红豆沙。

    夕阳落到海平面上,霞光将海浪染成金色,使得整片海滩波光粼粼。华灯初上,沿海街道上各色小摊都开始运营,居民们也都穿着浴衣出门,夏日祭正式开始。薙切绘里奈喝着红豆沙,江雨桐则帮着把金色秀发挽成发髻,再给其戴上细边框眼镜,乍一看很难认出眼前的美少女就是远月的女王,三人这才出门。

    薙切绘里奈就像个好奇宝宝般在街道上这也瞅瞅,那也瞧瞧,江云枫只能跟在大小姐身后,生怕起走丢了,不然薙切仙右卫门和新户绯纱子还不活剐了自己,大小姐已经不满足于看看,开始一家家的边品尝边指出不足,喂喂喂!大小姐你难道没看见那些被你数落的店长脸都黑了吗?江云枫赶紧上去付钱外带赔礼道歉。

    “小伙子,你有这样的女朋友会很辛苦的呀,听叔一句话,别看她长得漂亮,换一个吧。”店长们都这样劝说。

    “呵呵……”江云枫只能苦笑一声,然后紧跟大小姐脚步到下一家付钱,道歉。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男人们抬着神龛开始游街,夏日祭气氛达到顶点,拥挤的人群冲散了一直在一起的三人,姐姐江雨桐不知去向,江云枫现在只能把绘里奈护在墙角,双手撑住墙壁支出一个空间,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拥挤的人潮,以免绘里奈受伤,被保护着的绘里奈抱着各种小吃呆呆的看着在苦苦坚持的江云枫,不知为何心里好暖,又好心疼。神龛远去,人潮也稍微松散,“呜呼……”江云枫松了口气擦掉额头的汗水,对绘里奈说道“刚才很拥挤,你没受伤吧?”绘里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的看着江云枫笑了,很真实,没有虚假,也很甜,江云枫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受到重击,前世无数次的重温动漫和漫画都没见过绘里奈这样发自内心的笑容,决定了!这个笑容由我来守护!看到街边有位流浪歌手在卖唱,于是江云枫便上前给歌手1万日元,希望他能将吉他借给自己唱一首歌,歌手先是一愣,看到江云枫身后的绘里奈顿时就明白了什么,没有接过递来的钱,将自己的吉他交给江云枫并祝福道“小伙子!祝你成功!”

    江云枫明显感觉到流浪歌手好想误会了什么,嘛,不管了。抱着吉他,对着绘里奈说道“secretbase~你给我的所有。”拨动琴弦前世‘未闻花名’那首感人至深的ed被江云枫在食戟世界演奏出来。

    已知花意,未见其花。

    已见其花,未闻花名。

    再见其花,泪落千溟。

    优雅又动人的旋律飘荡在庆典的街道上,原本喧闹的人群纷纷安静下来,倾听着江云枫的‘诉说’,薙切绘里奈捂住自己的嘴,难以置信的看着已经弹奏到副歌部分的江云枫,眼角闪烁着幸福的泪水,曲终,人未散。人们吹着口哨,鼓掌祝福这对年轻的男女,绘里奈被周围的人起哄的脸色通红,上前拉着江云枫就跑离现场,一路跑到山顶神社,绘里奈才稳定自己的情绪转身对江云枫说出自己内心深处最想说出的话,与此同时,海滩上烟花也腾空而起,在空中爆炸,绚烂的焰火照亮四周的夜空,巨大的响声也掩盖了绘里奈本就不大的声音,江云枫此时正看着天空中的焰火,注意到绘里奈似乎说了什么,于是便问道“大小姐,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没听清,再说一遍吧。”薙切绘里奈面色冰冷用穿着木屐秀足狠狠的踩了江云枫一脚,转身向山下走去,听到身后的惨叫绘里奈嘴角泛起微笑,细声娇嗔道“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