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 > 第三十四章 大隐隐于市

第三十四章 大隐隐于市

    老一辈们拉郎配的戏码最终在姐姐江雨桐快要暴走的情况下草草收场。隔天,北条宗次郎要带领女儿美代子和岳父徐杰明去给妻子徐静扫墓,然后护送岳父回国顺道让北条美代子到中国去完成祭祖和回归族谱,这就意味着北条楼虽然赢得‘厨王争霸’的总冠军但因为家庭原因要停业,所以江云枫等人要继续住在总店就不太方便,宗次郎索性就让江云枫搬到北条楼的海滨别馆居住,顺便也能度假。赛事结束后薙切绘里奈评委的工作就此结束,新户绯纱子则应要备战‘秋季选拔赛’先行返回远月,幸平创真也要回家准备开学,于是绘里奈也就以度假为借口,也跟随江云枫从酒店看到海滨别馆。

    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绘里奈就不爽,自己的玩具又要被抢走了吗?他姐姐江雨桐虽然各方面都比自己强,最终只能是姐姐,中国人的伦常道德是不会承认姐弟结婚的,哪怕没有血缘,但北条美代子就不一样了,起初只是个小店主厨的女儿,虽然身材完爆自己,但是自己的高贵身世只能让其仰视,但是昨天过后这一切发生了戏剧化的转变,北条美代子不再只是小店主厨的女儿了,还是世界中餐界七大元老之一粤系徐杰明的外孙女,龙首陆明的侄女。背后有‘天下四家’之一阳泉酒家和整个粤系撑腰,足够跟自己叫板甚至实力能力压远月,果然,美代子才是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造成这一切后果的都是那个该死的江云枫!成为我的专属物品不好吗?为什么要反抗!加之生理期的到来让绘里奈从清晨起就心烦意乱,看什么都不爽,又不敢去指责江雨桐,于是就把自己全部的醋意和妒火都发泄到江云枫头上。

    被已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指责江云枫也是一头雾水,这位大小姐到底怎么了?嫌弃这个,讨厌那个,什么早餐豆浆不够甜,包子馅咸了,甚至给她个苹果,没洗都要被骂。看着像木头一样傻愣愣江云枫,难道还不知道本小姐今天生理期,又吃北条美代子的飞醋,心情很不爽,需要照顾和安慰吗?绘里奈更是心烦,生理期伴随着疼痛让她捂着小腹,蜷缩别馆客厅的沙发上,脸色有些苍白还流着冷汗。中午时分,江雨桐首先发现绘里奈的异常状态,呼唤江云枫过来照顾,自己着出门去帮绘里奈购买生理期所需要的物品。江云枫看到绘里奈痛苦的表情也深深自责,自己怎么这么粗心。于是在绘里奈的尖叫声中,以公主抱将绘里奈抱回她房间,轻轻的放到床上,转身出门去倒了杯温水回来,扶起娇弱的绘里奈慢慢喂着,然后拿着干毛巾温柔的帮绘里奈擦拭额头的汗水,或许是天气炎热亦或者喂温水和擦汗的原因,绘里奈霞飞双颊,更显得娇艳欲滴,用欣喜的目光注视着江云枫,心想:这木头终于开窍了?谁知,江云枫却关心的问道“是不是很疼,我去烧点热水,弄热毛巾给你敷敷吧。”绘里奈嘴角抽搐,果然自己还是太天真了,娇声斥责道“夏天用热毛巾热敷,你脑子有病呀!出去!!”将江云枫赶出自己的房间。来到大厅的江云枫正好碰到购物回来的姐姐,于是便说道“绘里奈我抱她会房间休息了,姐,你去看看她,我见她还是很痛苦,我去给她买点中药。”说罢,便出门远去。

    看着手机地图,江云枫赶往离北条楼别馆最近的一家中药铺。沿海的街道因为当晚要举办夏日祭的缘故,节日气氛浓厚。来到手机地图上显示的‘回春堂’,走进店铺,江云枫看到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坐在柜台后面,一手捧着本线装古籍仔细研读着,一手抚这自己的山羊胡,是不是还点头称赞,颇有些世外高人的感觉,不过要是能把那本线装本《金瓶梅》换成《伤寒杂病论》,将更有说服力,江云枫咳嗽一声,尴尬的问道“老先生,这里有‘乌鸡白凤丸’吗?”老者淡定的将手中的《金瓶梅》放下,观察江云枫良久,和声道“有!小友女朋友痛经吗?是要香港的还是北京的?是大丸还是小丸?”

    “额……要北京‘同仁堂’八丸装的。”

    “好,小友稍等!”老者起身走向内室。不一会儿,便拿着两盒印着‘同仁堂’标识的乌鸡白凤丸和几个本厚厚却很有年代的笔记本回到柜台,一起包装好递给江云枫道“我这只有两盒,不过应该够用了,这些笔记本是老夫毕生整理出来的药膳食谱,能对小友女朋友痛经的问题有所帮助,也一并拿去吧。”

    江云枫肃然起敬道“药我可以付钱拿走,老前辈毕生的心血小辈不敢妄想。”

    “呵呵,没事,老朽已是80好几的人了,也没几天日子了,既然有缘小友就一并带走吧,万一哪天老头子我蹬腿了,可不想帮我毕生心血带进棺材。”

    “既然前辈这么说了,可惜晚辈没多少药膳天赋,不过晚辈同学中有日本药膳世家的传人,晚辈可以将前辈的心血转交给她吗?”

    “随你!只要能将它传承下去,日本人,中国人都无所谓。”老者豁达的笑道。

    江云枫付完钱恭敬的鞠躬后提着大塑料袋离开了‘回春堂’。内室又走出一位老者,如果江云枫还在一定会惊讶,来者赫然是孙元良。

    孙元良看着远去的江云枫悠悠的说道“梁衡师兄,你就这么棒自己毕生的心血送给那小子了?”

    “呵呵,我看那小子将来必成大器,交给他不会错的,总比失传了好呀。”老中医梁衡再次坐下拿起那本《金瓶梅》继续研读。

    孙元良眼角直抽,指责道“师兄!你能不能改改这习惯,都一把年纪了,别当街看这些东西呀!”

    “哎呀~我已经改正了,别整天婆婆妈妈的,你都快跟王占元一样了,以前一天到晚到晚在我耳边说个不停。”

    “是呀~你改了!年轻是当街看‘花花公子’,现在七老八十了当街看《金瓶梅》。”

    “胡说!‘花花公子’怎么能跟《金瓶梅》相提并论,前者是资本主义毒害我们的思想,使我们堕落的不良刊物!而《金瓶梅》这是我们中国的古典文学,所以说,元良呀,师兄早年就教导你,要多读书,加深自身修养……”在孙元良咄咄逼人的目光下,梁衡声音越来越低。

    “说!接着说呀!让我听听曾经每一期‘花花公子’都没错过统统买下的梁衡师兄教导师弟我什么是古典文学!”

    “哎呀~元良呀!好汉不提当年勇,你我都一把年纪了,何必动怒呢,走走走,师兄给你泡茶,上好的洞庭碧螺春。”梁衡尴尬的笑着,将《金瓶梅》收到柜台下,再在大门上挂上“准备中”的牌子,推着孙元良走向内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