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网游小说 > 二次元岛主 > 第十二章 可怜的嫌疑犯

第十二章 可怜的嫌疑犯

    不管什么网游,总是会遇上氪金大佬,顾樵创办的这个《勇者OL》也是如此。只不过可惜的是,人家是自带道具,两个开发商只能干瞪眼。

    袁三少爷的道具箱,着实不可小看,也不知道他的手下们给他出了多少主意。如果不是因为大型活物被龙汐禁止携带入内,估计他的行李中还会有许多专业追踪的驯养魔兽。

    “厄运之书,只要拿到嫌疑犯的毛发做成书签夹在书中,他就会遭受难以想象的厄运。而每一次遭受厄运,诅咒之书就会自动缩短和被诅咒者之间的距离,直到最后会面。只有用手碰到厄运之书之后才能解开厄运,不过运气不好的话在我找到他之前就因为倒霉而挂掉了。”

    靠,这玩意还真是狠。不过现在是追捕而不是追杀,万一搞出人命来就不好了。袁三一听,随手就将厄运之书丢掉,像是哆啦A梦一样从袋子里掏出第二个宝贝。

    “毒舌之境,能够说话的神奇魔镜,可以回答你的所有问题。不过它的话十分之恶毒,通常在你寻找到正确答案之后却发现已经背离了原来的目的。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某国的王后为了找到失踪的公主而使用魔镜,结果虽然找到公主但她已经因中毒而陷入永恒的睡眠。”

    尼玛,你家手下不会都是黑魔法师吧?怎么一个个用的都是这种邪恶物?就没有那种和平一点,只找人不伤人的道具吗?虽然是犯人,但犯人也有人权,一不小心成了睡‘美人’,上哪去给他找个真爱王子解除咒语?

    听了这个要求,袁三继续在袋子里翻来覆去地找,一些明显会伤害到人的道具也没有再拿出来,最后终于找到一个似乎合乎标准的道具。

    “地狱犬的遗骨,可以召唤地狱恶犬的一次性道具,只需闻一下想要寻找的人或物的味道,就可以追踪到天涯海角。不过被追踪的人在没有被找到之前,只要一睡觉就会梦到被地狱恶犬撕咬,噩梦连连难以入睡。”

    好吧,只是一些噩梦而已,总比陷入永眠或者丢了性命要强一些。那个可怜的通缉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不知道死了多少遍,希望落网之后会痛改前非改邪归正吧。

    获得同意之后,袁三就找来一个破碗,把那根骨头用石头细细地砸碎并磨成粉末状。叽里咕噜念了一堆怪异的咒语之后,一股子阴风忽然出现在破碗之上,将那些粉末卷的不知所踪。

    地狱恶犬,被召唤来了。

    还好,被召唤而来的魔兽同样是透明不可见的,也没有办法对人类产生物理伤害,除非给它进行画皮。不过顾樵肯定是不会这么做的,这种魔兽不可控,谁知道会什么时候突然暴走。

    就这样,童婳带着袁三以及那只幽灵犬,传送到任务下达者的身边。

    ………………………

    苏幕遮是一名网络警察,平时没事的时候喜欢看些动漫,对二次元了解颇多。也正是他,在网络上看到了顾樵和童婳的COS武术表演,从此成了二人的小粉丝。后来侠义盟开放,他第一时间进去了,然后就带着试一试的心态将一个已经十年还未归案的通缉犯做成任务单提交。

    当然,苏幕遮并没有奢望对方能够完成这个任务。毕竟是很久以前的案件,而对方也是个谨慎的人,一直隐姓埋名生活,想要抓到是很困难的。实际上,他都不觉得自己的任务会被接受。

    然而,对方还真接受了,而且就在第二天,神秘面具人、C城的英雄袁三少爷,就这么出现在他的家中。

    “什么人!你是怎么进来的!?好小子,警察的家也敢偷!?”

    苏幕遮显然是把袁三当成了小偷,上前就要制服他,虽然是当网络警察,但是在警校的时候也学过格斗,一般小毛贼根本不是他对手。

    然而,这可不是一般小毛贼,而是来自异界的土豪玩家。一个反擒拿,苏幕遮就被袁三压在地下,双手反剪在身后动弹不得。

    “不要乱叫,我是侠义盟的袁三少爷,接了你的任务过来的。”

    表明了身份之后,袁三松开了苏幕遮。虽然他还有点不相信,但随后就收到了侠义盟传来的邮件信息,再加上袁三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也只能将信将疑了。

    “你们真的要接这个任务?”

    “废话少说,有没有嫌疑人的东西留在你们警局的,我需要线索。”

    别说,还真有。这个嫌疑犯的老家就在这边,犯事也在这边,因为一直抓不到局里没少挨批评,已经成了局里的一个老大难。不过那些证物放在证物室,他一个小网警无权调出,而袁三不是警察也无权进入证物室。

    没有气味就不能追踪,袁三差点就急了,而这时耳边却传来顾樵的声音:“别冲动,问他是不是可以带你去嫌疑犯家中,说不定可以在那里找到一些嫌疑犯的专用物品。”

    事情是苏幕遮招的,他只能奉陪到底,虽然很奇怪这个面具人为何会如此对案件上心,也只能请了个假,陪着袁三一起去乡下一趟。

    这一趟没有败走,在嫌疑犯的老家中确实还有一些遗留物,虽然已经不够清晰还有杂七杂八的干扰项,但最终地狱恶犬还是锁定了目标,嗖的一声跑了出去。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它会以全力冲刺的速度朝嫌疑犯所在的地方而去,因为是幽灵状态根本不费力,所以它完全可以几天几夜不合眼地奔跑。即便躲得再远,估计没几天也就抓到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了。

    在这几天中,袁三一直通过间谍虫传回的画面监看地狱恶犬的行动。他迫不及待地要把嫌疑犯追捕归案,然后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人送到警局,享受那一刻的风光。

    而谁也不知道的是,嫌疑犯惨了。

    这个背负三条人命的家伙,在远离故乡的地方改头换面,活的还算不错。然而就在这几天,每一天他都整宿整宿地做噩梦,只要双眼一闭就会有只恐怖的恶犬撕咬他的身躯,并将他丢入炎热火狱。

    晚上睡不着,白天也没闲着,几十个小时没有睡眠,再加上疑神疑鬼,他的精神都已经快要崩溃了。这时候若是有人告诉他自首就能获得安宁,不用袁三出手他就自个进去了。

    这些折磨,也算是当年错事的利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