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万界第一商 > 第474章 风皇竹

    “风皇竹,竟然是风皇竹,运气不错,看来今天得活动活动筋骨了。”商天机闻言,低声喃喃,控制九天祥云迎着白衣女子所在的帆船飞去。

    风皇竹,在九鼎秘录上商天机就有看过相关的记载,那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灵根,同样是一种难得的炼器材料,而且还不是一次性的炼器材料,用了之后就是没有了。

    只要风皇竹的根茎不腐,放在天地灵气浓郁之地,过一段时间就是会重新长出来,就如同是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另一茬过一段时间就是会重新长上来。

    更为重要的是,风皇竹是纯风属性材料,可以用来点亮斗天图中的风之魔神,而且是点亮风之魔神最好的材料之一,这就不由得商天机不动心了。

    “你是谁?”

    帆船中的白衣女子正着急该如何摆脱后面战船追击,忽然是看到商天机驾驭着九天祥云带着玉天霜她们降临在她的帆船之上,脸上马上就是露出戒备之意。

    要知道,她的帆船可以她风家花了大代价炼制出来的通玄宝器,就算现在是被打破了不少,但也不是寻常修士想追就能够追得上,要不然她早就被后面的人给追上了。

    现在商天机竟然是能控制着一件法宝稳稳的出现在她面前,这就有点可怕了,而且还是在她逃命的紧要关头出现,这就不是可怕,而是吓人了。

    不仅是白衣女子,其身边的花发老者风老更是暗暗戒备了起来,白衣女子境界还低,看不出玉天霜她们的修为境界,但他却是能感受到玉天霜她们的恐怖,甚至他在玉天霜她们身上是感受到了一股能威胁到他的气息,而且还是致命威胁的那种。

    “我是谁不要紧,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帮你的就是了,你身上是不是有风皇竹?”商天机笑道。

    “你是青蛟岛的人?”白衣女子眼露杀意忽然大盛,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她身上有风皇竹的消息可是没有几个人知道,商天机一出现就是道出了风皇竹,这想让她不想歪都难。

    “我虽然是没有听说过什么青蛟岛,但如果我猜得不错,你说的应该是后面追杀的人马,不过我却是不属于他们,我只是一个路过的人,刚才恰巧是听你说到风皇竹,而且风皇竹刚好就是我需要的宝物,要不然我可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商天机道。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们将风皇竹交给你,你就能帮我们挡下后面的人?”花发老者出口,他可是知道玉天霜她们的可怕,自然是知道商天机不是青蛟岛的人马,要不是商天机一上船就直接动手,而不是和颜悦色的跟他们多说废话了。

    “不错,正是这个意思。”商天机满意点头,花发老者能这么识相最好,要不然他也只能是直接离开,然后等他们一行人被后面的人灭了再重新出现了,毕竟趁火打劫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他实在是干不出来啊。

    “只要你能帮我挡下后面的人,风皇竹我愿意交给你。”白衣女子本是心思灵巧之人,见花发老者都开口了,一些事情马上就是想通了。

    “挡下他们太麻烦,我直接帮你把他们给灭了,玉天霜,你们出手吧。”商天机大手一挥,直接将后面战船上的人判了死刑,既然是决定出手了,那自然是要斩草除根,要不然放虎归山,必然是后患无穷。

    轰轰

    玉天霜她们对商天机的决议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凌空飞起,随之都是一掌拍出,几声轰隆之声响起,后面几艘战船除了为首的一艘有某种力量守护,其他几艘连同船上的修士一道化为了碎片,沉入大海,从此消失在世上。

    “你们是谁,竟敢阻挡我青蛟岛办事?”一身穿鳞甲皮衣的青面修士从为首战船,也是后面最后唯一剩下的战船飞起,本来就是有点青的脸庞变得更加青,那是铁青的青。

    本来他以为这是一趟轻松的差事,没想到最后临了临了横路杀出几个煞神来不说,还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将他的战船打碎,甚至要不是他本体强悍,再加上刚刚突破修为,说不定现在他也是和其他战船一样,直接就消失在这个世上了。

    “寒天世界。”

    “森罗冷狱。”

    “满天飘雪。”

    “六月飞霜。”

    玉天霜她们可是不会跟他多少废话,先前用来对付红衣的公子的神通直接使出,幻化可怖异象朝青面修士轰杀而去。

    “青蛟变,蛟龙翻海。”青面修士亡魂大冒,直接幻化出本体,化为一头青头蛟龙,利用自身优势,搅动大海,借大海之力抵抗玉天霜他们的攻击。

    “小姐,你注意安全,敖青本体是一头王级蛟龙,虽然他只是初入王兽境,但妖兽身躯本来就是比修士强悍,不是那么好对付,我去帮帮她们,助她们一臂之力。”

    花衣老者被青面修士敖青追了这么久,心中的火气早就是积下了,甚至已经是到了爆发的边缘了,而且敖青所在的青蛟岛灭了他风家,他是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啃其骨。

    先前没有把握对付敖青也就算了,现在见敖青被玉天霜她们压着他,岂能是按捺得住,直接凌空飞起,趁机痛打落水狗。

    半个时辰后。

    在玉天霜她们,还有一个比起玉天霜虽然是差了一点,但同样是出手恐怖的花衣老者攻击下,敖青是遍体鳞伤,血肉模糊,身上的鳞片不知是掉落了多少片。

    “我很啊”敖青由于受伤过多,气息变得越来越弱,感受到自身的状况,不由得悲愤呼一声。

    先前要不是忌惮和他有一样修为的花发老者,担心花发老者临死反扑给他造成某种伤害,再加上他想玩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就风清清这条破船,早就是被他拿下了。

    没想到最后玩着玩着,在他眼中的老鼠没有捉到,反倒是他这只猫倒是要折进来。

    ps:第三章,求订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