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万界第一商 > 第469章 法相真君

第469章 法相真君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飞龙在天,冰之龙,冰冻水雾。”商天机冷笑一声,花衣老者躲在暗中不出现,他是奈之不得,但现在既然是出现了,还想在他眼前溜走,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刷

    只见商天机凌空飞起,一记飞龙在天打出,掌出灵光现,有飞龙显化。

    而且有商天机调动斗天图中用九天冰心点亮的冰之魔神的加持,飞龙直接变为了一具栩栩如生,张牙舞爪,看起来完全是有寒冰雕铸的冰之龙。

    冰龙所过之处,有凛人寒气在散发,由水雾形成的迷雾直接变得一堆堆冰渣,掉了入海,刚用迷雾之珠隐遁入水雾,以图脱身,但还没有遁出多远的花衣老者也是随之被逼出原形来。

    “冰龙虽然是能刻制我的迷雾,但凭借区区一条冰龙就抓住我,简直是痴心妄想,血遁。”花衣老者很恨的看了商天机一眼,最后眼中闪过狠意,直接燃烧自身精血,使出了可能是会伤害修士本源,但却是最有效果的保命之法血遁。

    咻

    下一刻,燃烧了大量精血的花衣老者,直接化为一道血光,消失在原地,而且是眨眼之间,就要消失在商天机的视线之中。

    “倒也是果断,不过像在我面前溜走,还差了一点,空间神魔,加持我身,咫尺天涯。”商天机一脸不屑,催动了斗天图中的空间神魔。

    在空间神魔加持下,商天机虚空横行,一步踏出,虽然不是真正的咫尺天涯,但也是一步几里,看似是在随意走动,眨眼就不知是走出多长的距离了。

    “小子,你竟然是身怀空间神通,而且以你现在的修为,竟然是能将之施展出来,这绝对不可能。”

    花衣老者正在使用血遁之法朝某个方向激射而去,忽然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人跟上了,于不经意之间转头一看,看见商天机是紧紧是跟在他身后,而且照商天机的速度,用不了多久就是会跟上来,惊得差点从空中掉了下来。

    “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你不知道只能是代表你的见识短浅,孤陋寡闻。”商天机冷笑。

    花衣老者虽然是有元神巅峰之境的实力,但身体早就是被酒色掏空,而且一身实力好像完全是用丹药堆上来的,战力和境界严重不符,不说是他是有斗天图伴身了,就算是一个只有炼灵境修为的天骄来,只要肯付出一定的代价,都是能直接将之斩杀。

    要真是让他从眼前溜走了,那才是真正的笑话,哪怕是花衣老者使出了血遁之法都是不行。

    “哼,空间神通有如何,凭你区区元神境修为就想抓住我,那绝对是不可能,我打不过你,但能打得过你的人有的是,鬼儿子,你个乌龟王八蛋,要是再不来救我,你老子就是要被人给宰了。”

    花衣老者冷哼一声,知道再这样下去,不用多久,他就是得死在商天机手下,使出打不过就逃,逃不掉就叫人的终极保命之法,凄厉大叫,而且有特殊秘法的加持,他的呼叫之声传得很远很远。

    “找死”

    距离话音花衣老者不知是有多少里之外的一个小岛,有一正在修炼的中年人被惊醒,一双似乎是能看破虚空的眼睛猛的张开,似乎是能看到老者被追杀的画面,眼中燃起怒火,直接腾空而起。

    “敢暗算我,今天不说是把儿子叫出来,就是把你的祖宗叫出来,你也得死。”商天机对花衣老者的脸皮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人家一般都是小的打不过叫老的,老的打不过叫跟老的,他倒好,直接叫儿子,连老脸都是不要了。

    说话之间,商天机花费了几息时间,又是几步踏出,将他和老者的距离拉近了一点,而且商天机现在这种速度,再过几息的时间就是可以追上花衣老者,将之拿下。

    “小子,以我儿子法相境巅峰的实力,哪怕你是有人空间神通在身也得死,到时候那几个小娘子也跑不了,呜呜”

    花衣老者似乎是觉得把他儿子交出来了,而且忽然是感觉到他儿子已经是在赶来的路上了。底气又是足了不少,色心不死,又是把主意打了玉天霜她们几个身上,转头叫嚣。

    不过,花衣老者话还没有说完,就是好像是被人捏住了脖子,发出呜呜之声,事实上花衣老者也确实是被人捏住了脖子,那是商天机出的手。

    原来,商天机在花衣老者发出求救声不久,凭借元神境修士强大的第六感,不仅是花衣老者感应到士有人来了,他是感觉到了,为防止出现什么意外,直接调动丹田真元,将空间神魔完全催动,无视空间阻碍,降临在花衣老者身边,将之抓住。

    而且花衣老者本身的战力就是不怎么样,加上使出血遁之法又是消耗了不少精血,气息虚弱,在商天机手下没有什么反抗之力,直接被商天机抓住,随之被封印了丹田和修为。

    “死到临头了还不知,你最好是祈祷敢过来的不是你儿子,而是你儿子派过来的某个手下,否则人家都是儿子坑爹,你就是坑儿子了。”商天机提着花衣老者的脖子,就如同是提着一个死狗,悬立虚空,单手背负,冷冷的道。

    刷

    不多时,虚空灵光闪现,有一面容和花衣老者是有三成相像的中年修士踏空而来,出现在商天机前方不远处。

    “呜呜”花衣老者见到中年修士,嘴中马上就是发出呜呜之声,双腿在半空中乱蹬不已。

    “小子,我不管你们先前有什么过节,把他放了,自废修为,本君可以饶你不死。”

    中年修士眼中杀意毫不掩饰,他这个爹虽然是不成器,整天仗他的名头欺男霸女,甚至是好无节操,要不是有他的威慑,一些违背伦理道德,有违人常之事都是干得出来,

    但不管这么说,那都是他爹,是他的亲爹,父辱子受,岂容他人将之像死狗一样将之提在手上。

    ps:求订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