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万界第一商 > 第442章 打发叫花子

第442章 打发叫花子

    “统领,那小子进去了。”盗盟一直在暗中关注着商天机,商天机这一动,他们立刻就知道了。

    “告诉我们盗盟的人,进入猎场除了要助三道公子夺得魁首,最主要的是要注意那小子,谁要是能在猎场中活捉那下子,本统领重重有赏。”金统领眼中凶光一闪,自从上次在地下城失利,害盗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盗盟最高层已经是有人对他不满了,要是现在能将商天机拿下,绝对是大功一件。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要是在猎场中出了什么事,就算你背后有什么恐怖人物撑腰,最终也是会把账算到了东王朝身上去,你们进入不用争夺名次,给我全力对付那小子,一定要将龙虎酒酒方从他身上给我掏出来。”有暗中对商天机不怀好意的修士,心中冷笑,直接做出某些安排。

    “东王,那小子进入猎场,现在暗中盯着他的人可是不少,要不要先下手为强。”东王宫中,有一个影子正在向东王汇报。

    “有多大把握?”东王言语之中有要对商天机下手的意思,就商天机身上的那些宝物,不说其他,就单单是那三天的收获,差不多就是可以媲美他东王朝小半个国库了。

    商天在东王城众目睽睽之下他不好下手就算了,现在商天机进入了猎场,就算对商天机下手而有什么消息传出,别人最多是怀疑,而不会将账算到他东王头上,要是有机会,他自然是不会放过商天机这头肥羊。

    “猎场有太祖设下的规则,不久可以限制其他修士,我东王修士也是一样,再加上狩猎之令和那小子身上的诸多宝物,要是出手,最多是有三成的成功机会。”影子道。

    “三成”东王沉吟,双手背负,来回踱步,心中在计算着得失。

    “商道友,猎场和兽域一样,共分九层,自里面向外,每层有想对应等级的妖兽,传言猎场最深处的第九层,有东王太祖囚禁的帝兽,你要是想争夺魁首,我们可以直奔第五层,而且你尽管吩咐,为你赴汤蹈火,我在所不惜。”

    猎场之内,跟着商天机一起进来的钱不苟将他得到一些关于猎场的信息娓娓道来,胸脯拍得啪啪响,一对眼睛在不断的滴溜转动,心中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钱不苟,我说你也太贪生怕死了吧,凭我们三人的实力,去什么第五层,金爷有一件宝物,可以直接将我们带到第九层,我们到第九层看看帝兽传言是真是假,要是真的,我们直接将之干掉,那魁首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金梅乾紧随商天机身后,牛气哄哄,说道他好像是一个小指头就是能将帝兽戳死一样。

    “我是进来看风景的,武会魁首什么的对我来说那是浮云,是过眼云烟,不重要,你们要是想争就去争,我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商天机笑道。

    “商道友,你要是这样说,那我们就不能好好聊天了,武会魁首是什么,那是机会,是进入东王武库挑选宝物的机会,而且是还不止是挑选一件,你这猎场进都进来了,你竟然是跟我说你不想争魁首?”钱不苟有些恨铁不成钢了。

    当然,别误会,钱不苟那不是恨商天机没有追求,而是商天机要是不争夺魁首,就可能是遇不上什么危险,要是商天机没有危险,他就是没有机会对商天机落井下石,下阴手,哦不,是挺身而出。

    “你以为以我现在的身家,还会在乎东王宝物中那几件宝物吗?”商天机不为所动,淡笑的道。

    “商道友,你要知道,传言东王宝库之中是有一截九龙道木,那可是天级天地灵物,就算在诸天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了,现在它就这样活生生地出现在你面前,你竟然是不主动去争取,这简直是要遭天打雷劈啊。”钱不苟言语之中极具怂恿之意。

    “九龙道木虽然不错,但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那不是我的目标。”商天机罢手一笑,九龙道木正是先前暗影卫探察到可能是在武会上出现的天级木属性天地灵物。

    要是在没有得到不死道木之前,商天机一定是会不惜一切代价也是要将之拿下,但是现在嘛,不说是要出手争夺可以拿到九龙道木的机会了,就算是东王现在让他进入宝库中拿,他都是不一定会去。

    因为谁都不知道他进了东王宝物,东王会不会趁机对他动手动脚,万一东王要不怀好意对他用强,那他就是想哭都是没地哭去。

    而且和他真正的目标比起来,不说是东王宝库中的宝物,就算是整个东王宝库都可能是不值一提。

    “连九龙道木都不要,看来经过前几天的收获,你小子的确是富的流油啊,刚好我们几个现在手头紧,要不你借我们几个钱花花?”有一肩膀趴着一头绿皮蜥蜴的绿衣修士带着一票人忽然出现,而且是一经出现,隐隐之间,就是将商天机一行人给围了起来。

    “金道友,现在有人要跟我借钱了,你是不是该表示表示。”商天机面对面前来者不善的诸多修士,风轻云淡的出口对金梅乾笑道。

    “这个是必须的,不就是钱吗,金爷身上最不缺的就是钱了,你要几个钱是吧,几个太少了,金爷都不好意思拿出手,金爷给你十个,而且不用你还了。”金梅乾还真就是从身上掏出一些诸天币来丢给绿衣修士,甚至是直接表明是白给,不用还了。

    “你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呢。”绿衣修士差点没被气死,感觉好像是被侮辱了,就他现在这种架势,他说是借钱,但明眼人都是知道他真正是要干什么了。

    现在商天机和金梅乾不仅是一唱一和,还真是把钱拿出来,不知道是商天机和金梅乾的智商有问题,还是说商天机和金梅乾在装傻充愣侮辱他的智商。

    ps:求订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