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万界第一商 > 第346章 得理不饶人

第346章 得理不饶人

    轰

    在诸多修士的催促嘲笑,外加用言语进行人身攻击之中,黄金问知让黄金屎发酵了半盏茶的时间,然后忽然撤掉了盖在了黄金屎外面的罩子,一股浓郁醇香,引人遐想,极度冲击人嗅觉的味道随之炸开,在云梯台顶爆发开来。

    “怎么回事,我怎么好像是看到了有无数美味正在向我飘过来,要将我淹没。”

    “嘶,怎么会,我怎么有种要立即上去将那东西拿到手,然后狠狠的将之给吃掉,老天,那可是屎,你不能这样玩我啊。”

    “不行,忍不住了,哪位道友帮忙将我打晕,要是我真的是因为忍不住而要上去将那坨屎抢下来吃掉,不管最后能不能抢到,以后我在诸天之中,直接会英明扫地,以后就别想出来见人了。”

    诸多修士闻香,口水狂咽,甚至有的修士由于口水分泌得太多而来不及咽下,直接从

    嘴角流了出来,要不是黄金问知手中的黄级屎本质实在是不敢让人恭维的话,说不定就是有修士忍不住动手开抢了。

    “怎么样,怎么样,本大爷就问你们服不服,想不想吃,要是想吃的话,上来好好求求半大爷,说不定本大爷一发善心,就会让你就近闻一口了,至于吃,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本大爷的万里飘香黄金屎可是诸天之中的绝世好屎,岂是你们这群土包子想吃随随便便就能吃得到的。”

    黄金问知趾高气扬,如斗胜了的公鸡,心中那个爽快劲就别提了。诸多修士现在的表现,才是正常的出牌套路啊。

    “得意什么,不就是一坨屎吗?”

    “不管它如何香味迷人,但也改变不是它是一坨屎的事实,不说是求你了,就算是你将之送给我,我都是不会吃。”

    “敢说我们吃屎,这也是现在,要是在诸天之中,我马上就出手教你怎么做人,免得你以后因为说错话而被打死。”

    诸多修士忍住狂喷的口水,狠狠的将黄金问知奚落了一遍。

    虽然他们心中的想法虽然确实是如黄金问知,但一些事大家彼此心知肚明,心照不宣就好,现在黄金问知直接就将之说出来,这不是赤裸裸的打脸吗?

    “哼,不想吃,你们咽什么口水,我还告诉你们,要是今天我身上带的配料足够多的话,黄金屎还真就能香飘万里,而且其香味是更加迷人,直接能将你们给香死,甚至说不定连可能已经是要绝迹的远古天狗都是能够让我给引出来。”

    黄金问知言语得意,直接诸打多修士的脸,丝毫是没有被诸多修士的奚落所影响。

    “道友,万里飘香的神异之处你也展示了,现在将它收起来吧,不知你觉得我刚才的提议如何?”

    颜如玉在香味之下,也是有点失态,但很快就是调整了过来,随之出口说道。

    “琅琊阁第七层的宝物虽然确实是不错,但要换我的万里飘香黄金屎还差了一点,要是进入琅琊阁第八层的挑选宝物的机会,那还差不多。”

    黄金问知说话之间,打出一个印诀,将黄金屎重新封印了起来,这倒不是颜如玉出口要求的缘故,而是他自己觉得,要是再任由黄金屎那迷人的香味飘出来让诸多修士不要钱的闻到,那他就是在吃亏,而且是吃了血亏,亏到姥姥家了。

    “道友,我琅琊阁第八层最低价值的宝物都是仙物,要是在远古有天狗出没的远古时期,万里飘香黄金屎是能兑换到仙物,但在现在,它可不值这个价。”

    颜如玉虽然是想将万里飘香屎拿下,看能不能真的是将远古天狗给引出来,但要是为了那虚无缥缈,可能早就已经是死绝了的远古天狗而搭上一件从琅琊阁第八层拿出来的宝物,那就有些不值得了。

    “不行就算了,你要是真的要换,我还不一定舍得将之换给你,还有谁的蛋没有砸,要拿出来的砸的没有,要是没有的话,现场的宝物就归我所有了。”

    黄金问知本来就有点不舍得将万里飘香黄金屎给兑换出去,所以颜如玉没有答应他的要求,他眼中没有露出什么失望之意,转口问对诸多修士,要看看还有没有谁要砸蛋,或者说是要送宝物给他。

    不过,黄金问知开出来的万里飘香黄金屎,在颜如玉的开价之中已经是堪比半仙物了,还没有砸蛋的修士都是觉得要是自己上场的话,那就相当是在给黄金问知送宝物了,所以最后没有一个修士是要继续出手。

    “既然没人了,那今天就算是我赢了,那个气运小王子,就麻烦你将太白玄金给我交出来,先前都说了,什么气运小王子,在本大爷的面前,都是渣渣。”黄金问知得意不饶人。

    “哼,不就是开出一坨屎吗,有什么好得意。”气运小王子冷哼一声,他也是个输得起之人,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赖账,将太白玄金砸在了黄金问知脚下。

    “不就是一坨屎,你说得倒是轻巧,有本事给我开一坨来,你现在连一坨屎都赢不了,那岂不是说你连屎都不如,不过你现在这种表现我可以理解,毕竟你不仅是煮熟色鸭子飞了,还搭上了自己宝物,有点脾气也是应该的。”

    “再问一句,还有没有谁要继续上场,你们是不知道无敌的寂寞啊,我是多么希望能有一个人上来将我打败,让我尝尝失败的滋味啊。”

    黄金问知丝毫是不在意气运小王子的态度,将太白玄金捡起来起,随之出口,言语之间,气死人不偿命,一副人生无敌,寂寞如雪的样子,要多气人有多气人。

    “我这个暴脾气,我怎么那么想打死他呢。”

    “照他的意思,我们这些参加斗蛋的修士,那就是连屎都不如了,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有谁能够在他身上留下追踪印记,出来琅邪星市,我直接调动力量弄死他。”

    诸多修士差点暴走,要是他们的目光能如刀,而且是刀刀割肉的话,估计黄金问知现在在顷刻之间,就已经是剩下一副骨架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