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万界第一商 > 第319章 摆摊卖酒

第319章 摆摊卖酒

    一个时候后,将琅琊星市的一些基本物价了解清楚,商天机来到了琅琊星市一个无主的摊位之前。

    摊位之上,有一个光幕在保护,其中间有一个掌印的方尖碑,经过先前的打探,商天机知道方尖碑的作用,直接伸处手掌,穿过光幕,印在方尖碑掌印之中。

    “琅琊星市,普通摊位,一百块侯级诸天币一天,是否租用?”下一刻,商天机耳边响起了一道轻灵的声音。

    “是。”商天机对此早有所意料,神情之间没有露出什么意外之色。

    嗡

    话音刚刚落下,光幕在颤动之间,方尖碑开始变形,最后变成了一个漏斗,商天机见状,直接将身上最后剩下的一百块侯币放入漏斗,漏斗随之下陷,没入地底,光幕打开。

    自此,在这一天之内,琅琊星市这个无主的摊位,就暂时是属于商天机的,商天机可以直接在摊位在上摆摊。

    不错,是摆摊。

    因为商天机打听到,在琅琊星市一些店铺中,有不少让他眼热的宝物,但那些宝物都是要钱啊,刚好他现在身上就是没钱,所以只能是先摆摆摊,卖些东西,赚些钱再说了。

    至于卖什么,商天机现在身上能大量拿出来出售的宝物,除了灵酒,就是丹药了。

    经过打探,商天机知道琅琊星市之中,灵酒更为稀缺,所以商天机一挥手间,一个个装满灵酒的紫色葫芦,就出现在摊位之上。

    不错,是紫色葫芦,而不是先前的青色葫芦。

    紫色葫芦是商天机在地球参加华夏武道交流大会时,从杜九娘身上得到的葫芦种子经过神药园种植而成,而且经过这些年的培养,紫色葫芦已经是形成规模,完全足够商天机用来装酒了。

    而且经过特殊手段,每一个紫色葫芦身上有一个古纂酒字,这完全是商天机独有的酒葫芦,可以被当着商天机的标志,让人以后一看到紫色酒葫芦,就会想起商天机手中的灵酒来。

    不仅是标志,紫色酒葫芦经过特变异,用来装酒,时间一长,灵酒会变得更加的醇香,这也是商天机会用它们来装酒的原因。

    刷

    商天机屈指一弹,几个酒葫芦的葫芦口随之打开,在其特殊手段的加持下,阵阵浓郁的酒香在附近随之散开,飘向琅琊星市更深处,然后商天机就是稳坐钓鱼台,等肥羊上门了,哦不,是等顾客上门。

    “什么香味,怎么会这么香?”

    “酒香,这是酒香,难不成仙酒阁又是研制出什么新酒了不成,不对,也可能是有新的酿酒师降临星市了,我得去看看。”

    “不行,受不了,这种灵酒,必须要喝上几口。”

    不多时,随着空气的不断飘散,琅琊星市之中的一些酒鬼就是闻到了酒香,肚中馋虫随之被勾起,闻香寻来,甚至一些不太好酒的修士,也是受不了酒香诱惑,直接起身。

    很快,凭借那些存在的鼻子,也是直接就找到了商天机的摊位,看起稳坐摊位,眼中尽是淡定之意的商天机。

    “欢迎诸位光临我摊位,本摊位专门出售各种灵酒,其中有行军酒,虎血酒,虎骨酒,烈焰酒,雪山冰莲酒,百花酿,紫玉葡萄酒,还有其他种类的灵酒。”

    商天机一看生意来了,开始招呼,说话之间,手指连弹,招手之间,一团团散发着诱人酒香,或洁静如冰,或浓稠如浆,或碧绿如涛的灵酒,直接漂浮在半空之中。

    而且每种灵酒的出现,都是引起阵阵咽口水的声音,诸多酒鬼更是看到了什么绝世宝物,眼光之中满满的都是占有之欲。

    “摊主,你手中还有多少灵酒,我都要了。”

    “什么,你都要了,你都要了,那我们喝什么,要不要我们现在到琅琊斗战台上好好的较量一下,或者是出了琅琊星市,我直接横跨星空,到你家找你好好的聊聊天。”

    “就是,你都要,显得你有钱还是怎么的,要不拿出来给我瞧瞧。”

    有一修士实在忍不住,随之扑了上来,要将商天机手中的灵酒全部拿下,但直接引起了众怒。

    而且从那些修士稍微露出来,如大海般浩瀚的气息,要不是有摊位光幕的保护和有天机楼的存在,商天机说不定在他们无意之间露出来的气息之下,直接就会被掀飞。

    “诸位别急,灵酒我身上还是有不少存在,应该是能够满足你们的需要,不过我摊上的灵酒,无论等级如何,统一售价,五千王币一葫,诸位要是想要购买的话,请先准备好准备好诸天币。”

    从刚才了解到的信息,灵酒在琅琊星市之中,是稀罕物,除了在星市中央是有一个仙酒阁在出售之外,其他地方,几乎是没有,所以商天机直接将他在九鼎古界出售灵酒时的价格提升。

    而且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的,本来商天机心里的价位是以行军酒的一千块诸天币为标准,将单位从先天币换成王币,也就是一千块王币一葫。

    本来是要一千王币,商天机就已经是觉得自己够黑了,但现在一看这些都不像是差钱的主,直接开到五千王币,有钱不赚,那脑袋简直是被驴给踢了。

    “什么,五千块诸天币一葫,而且是王币。”

    “摊主,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手中的灵酒,最高等级应该是二级士酒,一级先天酒都是有不少,甚至是连凡酒有,你竟然是要五千块王币一葫,这也太黑了吧。”

    “五千王币一葫,这就是把我给卖了,也买不了多少葫啊。”

    诸天修士被商天机给吓了一大跳,五千王币一葫最高等级是二级士酒的灵酒,这就不是天价了,这简直就是摆明了说你们是肥羊,我宰的就是你们,这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特别是刚才叫得最欢的修士,脸都差点绿了,他自持是有点身家,但按照商天机一样的狮子大开口,他那点身家完全是不够商天机啃几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