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万界第一商 > 第258章 天香树种

第258章 天香树种

    “店主,不知牛黄解毒丹能不能解沉魂散之毒?”这时,一个只有十五岁,身上衣服由于长期清洗而变得有些发白,甚至是在商天机的感应中,只有筑道境修为的女孩,怯生生的走了进来。

    “这女孩是谁啊,竟然要解沉魂散之毒,沉魂散是灵魂奇毒,虽然等级不是很高,但那可是号称鬼见愁,就算是一些无上大帝对它都是束手无策的存在啊。”

    “她叫纪小青,是我们东域东王朝号称是纪枪王的纪家家主之女,本来应该是一个受众人宠爱的小公主,可惜前几年纪枪王无故沉岁后,她在纪家就受到某些人的打压,日子开始变得不好过了。”

    “纪家,在东王朝可是那几个赫赫有名家族其中的一个,看她的意思,纪枪王陷入沉睡就是因为中了沉魂散了,也不知道谁有这个能力,竟然是能再纪家之中给一个堂堂王者下毒。”

    有修士认出了小姑娘的身份,直接爆出了一些内幕。

    “楼主,沉魂散直接作用于灵魂,中毒者虽然不会直接死亡,但要是没有相应的解药的话,会由此陷入沉睡,具体能支撑多长时间,要看中毒者的修为如何。”小玲珑给商天机传音解释道。

    “不过,沉魂散虽然是有些凶名,但牛黄解毒丹可是药神女按照传承记忆炼制出来的解毒妙药,就算是放到诸天之中,都是稍有名气的存在,要解沉魂散之毒,完全是没有什么问题。”

    “沉魂散可以让修士陷入沉睡,寻常修士畏之如虎,寻常帝者都可能是奈之不得,不过沉魂散对本道人来说,还不算什么,区区灵魂之毒,一颗牛黄解毒丹直接就可解。”商天机语气淡然,深色傲然,好像丝毫没有将沉魂散放在心中。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爹爹终于是有救了,炎黄前辈,我就要牛黄解毒丹,不知它怎么卖?”纪小青神情激动,但其言语之中,却是有点信心不足,好像是担心牛黄解毒丹太贵了而买不起一样。

    “我炎黄楼之中的所有宝物只换不卖,你可以用你身上的各种灵药矿材,典籍功法,或者是其他宝物来换,至于牛黄解毒丹,一颗寻常拳头大小的玄级下品灵材可以换一颗。”商天机温和的笑道。

    “当然,玄级灵材只是一个计算标准,具体如何,就要看你能拿出什么宝物来了。”

    “玄级灵材那可是用来炼制通玄宝器的材料,牛黄解毒丹虽然听起来是不错,但也只是四转灵丹而已,和玄级根本就搭不上边,但却是要一颗拳头大小的玄石才能换一颗,这也太贵了吧。”有修士低声的道。

    “炎黄前辈,这是我爹留给我的符篆,你看能不能换一颗牛黄解毒丹。”纪小青有些不舍的从脖子上摘下一枚挂在脖子细绳上的符篆,将之递给商天机,一脸希冀的道。

    “七妹,我们家族那么多长老都是奈何沉魂散不得,牛黄解毒丹具体功效如何,谁都不知道,你可不要被别人给骗了。”这时,一个身穿锦袍的青年走了进来,别有意味的道。

    “我要买牛黄解毒丹,那是我的事情,不着你管。”纪小青有些厌恶看了青年一眼。

    “你的符篆要是单轮等级的话,要换牛黄解毒丹完全是绰绰有余,不过你爹没有告诉你这道符是什么符吗?”很快,商天机在小玲珑的解说之下,也是知道纪小青拿出来的符篆的作用了。

    “我爹只给我说过这是保命神符,让我在有危险的时候,将它给催动就能解除危险了。”纪小青情绪不是太好的道。

    “那你身上还没有其他宝物存在?”商天机问。

    “没有了,这是我身上最后的宝物了。”纪小青有些失望,听商天机的意思,好像是她的符篆等级虽然是有点高,但商天机并没有看上。

    “不一定是要符篆法宝,就算是种子幼苗也可以,只要是我认为有价值,能入得了我的眼睛就行。”商天机笑道。

    “炎黄前辈,这是我娘留给我的,看起来像是一个种子,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种子,你看行吗?”纪小青想了想,慢慢的从身上掏出一个贴身收藏,由于长期的把玩,表面变得有些光滑,大概是有一个玻璃珠大小的黑色物品来。

    “楼主,这是极品玄级天香树的种子,天香树的叶子可以用来制作各种香料,而且由天香叶制作出来的香料是极品之中的极品,就算是放到诸天之中,都是会受到一些修士的追捧。”小玲珑话音适时的在商天机脑中响起。

    “可以。”商天机对纪小青点了点头,天香树种虽然只是种子,但其等级可是极品玄种,要是再进一小级的话,那就是珍稀异常的仙种了,要换一颗四转牛黄解毒丹,完全是绰绰有余了。

    “多谢前辈。”纪小青一脸激动,说话之间,就是要将天香树种交到商天机的手上。

    “慢着,七妹,我怎么不知道你身上是有种子存在,种子你不会是从家族的宝库之中偷出来的吧。”不过,纪小青刚要将种子交到商天机手上时,就是被锦袍青年一个急步上前抓住了手腕。

    “这可是我娘留给我的,你放开我。”纪小青面露怒意,想要将手抽出来,却是发现没有丝毫的办法。

    “就算是你娘留给你的也不行,牛黄解毒丹的效果如何谁都不知道,做为你的堂哥,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娘留给你的宝物让人给骗了。”锦袍青年一点放开纪小青的意思都没有,神情之间,完全是一幅我为了你好的样子。

    “那人是谁啊,照他的意思店主的牛黄解毒丹就是假药了,敢在游商的店铺之中明目张胆的说游商的货物是假货,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估计有人等一下要倒大霉。”有修士幸灾乐祸,一幅有好戏看的样子。

    “我认识他,他是纪家现在代家主第二个儿子,人称纪二公子,在东王城内都是能够排得上号的天骄。”有修士认出了锦袍青年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