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万界第一商 > 第226章 城主令

    “剑一,狼女,啸月,金刚,按照计划,东西南北四个城门,你们分别负责一个,将剩下的落花卫全部斩杀。”商天机没有迟疑,快速出口说道。

    “楼主放心,有我们在,落花卫一个也别想跑,剑卫听令,跟我杀。”剑一领命,率领诸多灵海境剑卫直奔落花城的东门而去。

    狼女动作也不慢,几乎是在剑一率领剑卫出动的同时,就是率领诸多灵海境的狼牙卫朝着落花城西门御空而去。

    啸月和金刚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眼中都是露出了一丝惊惧和庆幸之意,要是商天机先前将大杀器用来对付它们的话,估计现在它们是连灰灰都不会留下,直接化为虚无了。

    最后,啸月和金刚也是不敢再给商天机脸色,仰天长啸一声,分别率领诸多啸月银狼和裂天金刚,朝着落花城的南北两门杀去。

    与此同时,商天机也没有闲着,大手一挥,一个以隐身状态出现的巨大虚幻光门,随之出现在虚空之上。

    紧接着。

    天机楼之中诸多早就已经是接到商天机命令,在整装待发的诸多筑道境剑卫和狼牙卫,分别骑着裂天金猿和啸月银狼从光门之中蜂拥而出,朝着落花城中商天机早已经是给他们指定后的位置杀去。

    这些事情说起来很长,但从商天机将大杀器引爆,到下令剑一他们出击,再到让光门显化,放出天机楼之中的诸多筑道境剑卫,也不过是一两个呼吸时间之内的事情。

    “大家快看,那是什么?”

    “不好,是啸月银狼和裂天金猿,而且为首的都是有帅兽境的修为,难道是城主府是某个恐怖的妖兽出手抹除,现在派出啸月银狼和裂天金猿来屠城了吗?”

    “什么狗屁妖兽屠城,没看到那边是有修士存在,后面还有一大群修士骑着啸月银蓝和裂天金猿吗。”

    “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战卫,身上清一色的战甲战衣战靴不说,竟然是能以啸月银狼和裂天金猿为坐骑。”

    几里远的距离,以剑一他们现在的修为,几乎是不用花费什么时间,就到达落花城的上空了,落花城的诸多修士,随之看到了剑一他们的存在,发出了阵阵惊呼之声。

    至于落花城之中的诸多修士看见剑一他们的反应如何,那就不关商天机的事情了。

    在剑一他们开始行动后,商天机让小玲珑将九天祥云收起,直接带着进入隐身状态的小玲珑,药神女和百草童子横空而行,降临在落花城城主府上空。

    商天机见到。

    此时落花城的城主府方圆一里之内已经是被夷为平地,除了最中央之处是有一枚悬浮在半空,周身有闪烁着某种灵光的白色令牌之外,原先城主府所在之地,再无其他一物。

    不过,城主府方圆一里之内虽然是被夷为平地,但落花城城主府一里之外的一些建筑物却是因为一道光幕的阻挡,并没有受到波及,保持得完好无损。

    而且此时光幕之外,聚集着诸多被惊动,眼中充满了灼热之光,恨不得立刻冲进去将光幕之中白色令牌拿到手,但有由于光幕的阻挡而不能达成目的的修士。

    “落花城中,果然是有某种力量在守护。”商天机见状,低声喃喃,大手一摄,一道白玉之光在手中一闪而过,随之将光幕之中的白色令牌拿到手。

    当然,此时光幕之外和商天机一样,修为是在炼灵境,而且对白色令牌有觊觎之心的修士大有人在,他们比商天机先到一步,都是对光幕之中的令牌没有办法,单凭商天机现在的修为,即便走的神魔之道,也是断然不可能这么随手的一摄,就能将白色令牌拿到手。

    商天机之所以能这么简简单单的将令牌拿到手,那是小玲珑暗中催动天机楼力量的缘故,商天机大手一摄,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小子,大胆。”

    “该死,你是谁,竟然是敢在我面前将城主令拿走,快将城主令放下,否者死。”

    “将快将令牌交给我,饶你一命。”

    一些对白色令牌有觊觎之心的修士见到令牌眨眼之间就是从光幕之中消失,然后随之出现在商天机的手中,直接怒了。

    说话之间,就是有几个和商天机一样,修为是在炼灵境,甚至是有两个半步元神境的修士,直接凌空飞起,出手对商天机发动攻击。

    “找死。”药神女冷道一声,玉手一抬,一掌打向了两个凌空飞起的元神境修士的一个。

    “敢抢我楼主哥哥的东西,看我怎么打你。”百草童子手中青色木杖抽动,打向了另一个元神境修士。

    商天机几步踏出,全力出手,迎向了其他剩下的炼灵境修士。

    噗噗

    眨眼之间,几道血雾凭空出现,刚刚飞上来要对商天机出手的几位修士,猛的倒飞而回,直接受了重创。

    “嘶,这么强。”

    “以赵家主和王家主半步元神境的修为,在我们落花城都是数得上号的存在,在简简单单的一击之下,就是受创,那两人竟然是这么恐怖。”

    “看来城主令是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

    诸多修士见状,脸上都是露出丝丝惧意,甚至是有几个修士已经是悄悄的退走了。

    “还有谁想要城主令尽管上来,不过谁要是再敢出手,那就是仅仅不是吐口血这么简单了,而是要做好死的准备。”商天机面色一冷,双眼逼视诸多修士,沉声的道。

    在商天机这一眼之下,无人敢跟与之对视,就是那两个元神境修士也如此,虽然他们是心有不甘,但药神女和百草童子随手的一击,已经是将他们给打怕了。

    “出手就要做好死的准备,真是好大的口气。”这时,一道充满不屑之意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在诸多修士耳边响起。

    话音落下,一个商天机完全是看不出其修为深浅,身穿白色长衣的中年修士,直接出现在商天机的视线之中。